为了拯救 40 名难民,德国女船长在义大利被捕,她说:“她知道他将面临牢狱之灾,但是重来一次还是会毫不犹豫做一样的事情。”救援非法的行动恐面临长期审判,而性别与种族歧视的争议更在其中。

为拯救 40 名难民,6 月 29 日强行停靠义大利南方兰佩杜萨岛(Lampedusa)而一度被捕的德国籍女船长拉奎特(Carola Rackete)表示,即使知道将面临牢狱之灾,重来一次仍会“毫不犹疑”的做一样的事情。(延伸阅读:被爱遗忘的中东:伊朗、土耳其、以色列的同志难民

立场右派的义大利副总理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却对此不甚满意,称拉奎特的举动是“战争行为”(an act of war),并指责拉奎特是个海盗、歹徒,且“又白又富的德国女人”。(rich, white, German woman)


“海上观察3号”的德籍女船长拉奎特 1 日下船。图片|来源

不顾巡逻艇阻挡 强行进入义大利港口

德国非政府救援组织“海洋观察”(Sea-Watch)的船只“海上观察3号”(Sea-Watch 3)的船长告诉英国《卫报》:“人们的生活比政治游戏还要重要”。

31 岁的拉奎特 6 月 12 日在利比亚海岸外的充气筏救出难民,并前往义大利的兰佩杜萨岛。

拉奎特透过无线电,告诉义大利海岸警卫队:“先生,下午好。我不得不通知你,我必须进入义大利的水域”,并在之后两个星期不断表示,船上的人员的健康条件逐渐恶化。

义大利警卫队仍拒绝拉奎特的请求,多次重申:“Sea-Watch,你无权进入义大利水域!”。拉奎特则下定决心直接驶进港口,回应:“将在两个小时左右抵达港口”,随后她不顾军用巡逻艇的阻挡,未经允许下进入兰佩杜萨港。


立场右派的义大利副总理萨尔维尼。图片|来源

当地民众鼓掌迎接 少数喊死亡、性侵威胁

根据证人说法,拉奎特拒绝将船上人员带回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难民或将面临被监禁和酷刑的危险,因此她转而开往义大利的兰佩杜萨岛。

在拉奎特抵达时随即遭到逮捕,当地约有百位民众到场支持并鼓掌欢呼;部分群众则要胁要强奸及谋杀,试图污辱她。拉奎特表示:“我专注于当地兰佩杜萨的民众,他们向来帮助移民,且前来支持我”。

拉奎特指出,希望自己的举动为欧洲移民问题带来具体的解决方案,数十个城市愿意帮助难民,他们应该在没有国家政府的阻饶下自由行动。


德国籍女船长拉奎特。图片|来源

萨尔维尼呛:若是德国才不会宽容

即使拉奎特已被释放,救援非法移民的行动仍可能面临长期审判。根据义大利法规,若船只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驶入义国水域,可能面临高达5万欧元(约新台币175万元)的罚款,也可能对船员采取刑事诉讼或没收船只。

萨尔维尼近日痛批拉奎特、判释放拉奎特的法官维拉(Alessandra Vella)以及法国和德国政府处理手法,并表示:“海盗船长的行为是犯罪。她试图撞上军用巡逻艇,使船员的生命陷入危险”,萨尔维尼更表示,若一名义大利船长对德国警察做出一样的事情,“德国可不会如此宽容”。

拉奎特否认试图撞船的指控,并表示:“萨尔维尼代表一种现象,即是右翼政党的崛起,不幸的是,整个欧洲,包含德国、英国在内皆在没有事实基础的情况谈论移民问题”。

对话没有中间地带 义大利陷入分裂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导,义大利罗马路易斯大学(LUISS Guido Carli)法律和移民政策教授海因(Christopher Hein)指出,两人(拉奎特、萨尔维尼)的核心观点凸显意见的两极化,“义大利社会存有分裂”。

海因指出,这种现象存在已久,并非始于本次事件,但却因此“变得更加明显及严峻”。英国伯明翰大学专门研究移民和难民问题的义大利教授西戈纳(Nando Sigona)指出:“对话的中间地带几乎完全消失了”。(延伸阅读:“一句谎话,一船人命”地中海千里求生却寻死的难民悲歌

西戈纳表示,萨尔维尼“一直在寻找一个重要时机来吸引注意力,以达到攻击非政府组织和人道主义组织的目的”,此次“海上观察3号”提供他一个机会。


图片|来源

不论立场支持反对 义大利热议拉奎特

出生于靠近丹麦的德国小镇普雷茨(Preetz)的拉奎特,童年时父母环游世界,随后定居德国北部的小镇汉比赫伦(Hambühren),并前往附近的极地研究机构学习导航技术。

拥有环境保护硕士学位、擅长 5 种语言的拉奎特,2016 年决定加入由德国非政府组织“海洋观察”(Sea-Watch)的“海上观察3号”(Sea-Watch 3),因为她“很幸运地拥有航海许可,其中几少人愿意这么做”

现在“没有房子、没有车子,不在乎稳定收入且没有家人”的拉奎特表示:“没有什么阻止我投入其中”。

海因指出,拉奎特“年轻、勇敢、女人,还是德国人”,现在义大利每个人都在谈论她,无论评价好坏。

海因表示,拉奎特致力于人道主义救援活动的形象,与义大利由男性掌握议会绝大多数成对比。

多名船长数次救援难民 面临牢狱之灾

早在 2004 年,德籍船长施密特(Stefan Schmidt)找到一艘载有 37 名难民的船只,在救援这些人之后,将其带往义大利而因此被捕,“像拉奎特一样被义大利当局禁止”。

施密特表示:“当我看到拉奎特被警察护送的照片”,“我想,我以前也是这样,15年前我也在那里”。当时施密特在狱中度过五天获释,过了5年的审判后才被宣告无罪。

同样遭遇的另一名德国女船长克莱普(Pia Klemp)则因救援 6000 名难民到达义大利,或被义大利求处面临 20 年刑期。2018 年 3 月西班牙的船长雷格(Marc Reig)也因为救援 218 名利比亚难民到义大利西西里岛,船只被扣押、船员遭受调查,随后才被释放并撤诉。

雷格表示,现今主要的欧洲国家更关心的是保护边界,而非不是人们的生活,义大利即是显着的例子。听闻拉奎特被捕后,认为“这将是而漫长的过程”。


图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