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迪士尼的坏蛋,不是“又胖又老的女巫”,就是“有点娘娘腔的男生”?从《小美人鱼》的乌苏拉到《阿拉丁》里的贾方,假如“坏蛋”只有这两种样子,童话里的反派是不是也带着某种刻板印象呢?

陪伴每个孩子成长的迪士尼动画,在近几年逐一翻拍成真人版电影,除了公主、王子选角之外,真人反派也时常是众人关注的焦点,例如安洁莉纳裘莉主演的《黑魔女 2》、2020 即将上映的《花木兰》也将由巩俐来担任大反派女巫。另外还有尚未释出消息的《小美人鱼》乌苏拉、101 忠狗系列前传《库伊拉》。


图片|《花木兰》

回想迪士尼的经典反派角色——她们是把孩子关在阁楼上饿三餐的无良继母,就是对权力汲汲营营的皇后女巫,她们躲在阴暗的角落,深不见光的海底、森林、树洞,十指伸出骨瘦如柴,面色或蜡黄苍白,或者擦着大红唇膏、鲜艳却诡异的紫色眼影,一张开嘴就能露出如野兽般的獠牙⋯⋯她们的欲望是永远填不满的洞——汲汲于年轻貌美、渴望掌权。


图片|《白雪公主》


图片|《小美人鱼》

这些角色,绝大部分由女性扮演,即便不是女性,也仍旧被刻画成带着阴柔特质的“男性”,例如《阿拉丁》里的贾方、《青蛙公主》里的霍博士,他们总是有着勾人的双眼,同样细长的指甲,纤瘦身形,强调其阴性气质,行为举止与传统的“阳刚气质”大相径庭。


图片|《青蛙公主》

为什么童话里的反派都是女性、阴柔化?

在迪士尼电影里,除了公主有一套公式:天真、浪漫、清纯无瑕,而相较于反派的阴性化,童话里塑造出的英雄及王子也有一套公式,他们有着宽阔的肩膀、方型的下巴、健壮的肌肉,表现出所谓“男子气概”应该要有的行为:他们会射箭、骑马、打仗、搏斗。尽管王子与英雄并非迪士尼公主系列里的主角,但迪士尼的动画片仍针对英雄角色制定了固定模板及规范。

根据迪士尼动画师 Ollie Johnston、Frank Thomas 的说法,迪士尼的动画电影里有 55% 的反派是女性与被阴性化的男性、其中有 25% 的外貌形象是瘦弱的。[1]

为了凸显戏剧张力,建立明显的善/恶对立,迪士尼在正义及反派的角色设计上呈现了某种“常规”与“越轨”(normative and deviant)。当英雄成为了常规,所谓的越轨,就代表着邪恶,而这样的邪恶包含了性别气质上的,以及女性外貌上的批判。

男性反派既不像英雄王子一样阳刚,没有强壮的肌肉、没有粗犷的嗓音与行为,一如《阿拉丁》贾方与《青蛙公主》霍博士、《狮子王》里的刀疤、《小飞侠》里的虎克船长。陈颖在〈非普通邪恶:迪士尼反派与酷儿阅读〉中,从纪录片 David Thorpe 的 Do I Sound Gay? 延伸谈动画电影里的反派角色,他们的声音在设计上通常被阴柔化与男同志化:

在迪士尼动画中, 邪恶与阴柔透过反派角色的阴柔化被划上了等号。这个邪恶与阴柔的对等既是后天建构,便非真实如此,甚至有制造污名之嫌──在流行文化中,阴柔形象多属反派所有,因而被认定为邪恶或负面;同样的,邪恶或负面也被定性为只有阴柔一种呈现方式。——陈颖〈非普通邪恶:迪士尼反派与酷儿阅读〉


图片|《狮子王》


图片|《阿拉丁》

而女性反派,她们通常面色枯黄、垂垂老矣,有着肥胖身材,化着诡异的妆容,一如黑魔女梅菲瑟、101 忠狗的库伊拉,小美人鱼里的乌苏拉——在社会的性别角色设定里,她们不具异性吸引力,更甚者,不能被视为女性。


图片|《小美人鱼》

不符合性别规范的他们,被视为不正常且逾矩的,于是反派被形塑残酷、自私、贪婪,外貌身形不是又老又胖,就是嬴弱不禁风。

当反派角色阴性化,阴性气质容易与邪恶等负面形象做连结。Amanda Putnam 提到 [2],迪士尼的电影试图营造反派的人,如果是男生,都会是娘娘腔、掐着莲花指、声音尖细;如果是女生,则是被“男性化/雄性化(masculinized)”,她们渴望权力地位、有野心。当角色的塑造与性别连接,容易污名化二元外的性别气质:

迪士尼的电影中,恶徒不仅因他们邪恶的欲望与选择,还因为逾矩的性别行为被形塑成坏人。藉由创造似跨性(transgendered)的邪恶角色,迪士尼构建了对跨性别隐含的评价,明确地与残酷、自私、野蛮、贪心连结。

当动画里充斥着刻板形象,迪士尼会在真人版创造改变吗?

迪士尼从 1937 年上映第一部动画《白雪公主》,至今已 82 年,过去对于“坏人”形象有刻板描绘,真人版还会复制角色形象吗?若从近期迪士尼真人版,《黑魔女》、《阿拉丁》⋯⋯乃至有消息释出的《花木兰》、《库伊拉》,兴许是电影与动画在戏剧化的程度上无以对比,所以角色展现出的气质、外貌与动画会有所差异。

即便我们无法确切得知,迪士尼是否有改变反派阴性化的野心,但很可以肯定的是,迪士尼企图改编剧本,从反派的第一视角出发,建造更立体的角色,例如《黑魔女》从梅菲瑟背景故事到欲望的争夺,了解她的每个决定不全然是绝对的善与恶,反派掌握了话语权,能全面诉说自己的故事。在相当程度上,迪士尼是打破了动画片里的善/恶对立。

当我们对迪士尼的童话提出疑问时,也别忘了,迪士尼童话世界有其美好,动画里展现出的无私、勇气及善良,为无数个孩子,包括成为大人的你我塑造了很棒的典范。从近期的迪士尼动作,可以感觉到他们不断在颠覆童话里的既定刻板印象,或许,我们能期待不久的将来,迪士尼能够一步步的创造多元且平等的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