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钧甯 36 岁,她不完美,但懂得享受。她找到松一点、慢一点的哲学:失去会让你得到更多,不管是感情或工作,每一个机会都是最好的安排。

当演员已经成为了张钧甯的真实,她懂得脱下角色的枷锁,拒绝浮华世界的诱惑,认真慢活,让自己的人生比戏剧更精彩。

张钧甯 活出自己的人生金句

初夏的上海气候宜人,阳光透着梧桐树洒下了美好的光影,永嘉路上游人如织,但钧甯的心情肯定与他们相差甚远。她清晨就有广告通告,傍晚开始还得拍摄封面,即便已经工作一整天,应当疲累的她状态依旧极好,晶亮的眼神里有光,肌肤一丝瑕疵也没有,纤细的身型更是穿什么都好看。

张钧甯说,如果有时间的话,她今年想去北欧走一走。但可能很难吧,她笑说,自己已经超越了所谓的“九九六”,也就是从早上九点到晚上九点,一周工作六天,“有些时候,可能一个月休息不到几天。”


皮革压纹外套、金色短裙、皮革短靴,all by Chanel。图片|来源

跟角色学习

这样繁忙的行程已经成为钧甯的日常,已经三四年没有真正休过假的她,2019 年依旧行程满档,估计会在今年上档的都市刑侦剧《不说再见》里的欧可欣,就是让她大呼过瘾的一个角色。“欧可欣是黑道老大的女儿,是一个很外放的人,爱干嘛就干嘛,她的情绪也很直接,跟之前诠释过的角色不太一样。最有挑战的地方,是要变成那样个性的人,因为她很打开,我则是很有礼貌的人、会想很多,但她只顾自己想怎么样,揣摩的过程真的满好玩。”

今年即将上档,中美合作的二战戏剧《长河落日》,钧甯也非常期待,她在里面的角色是个不专业的特务,透过事件的发生逐渐成长。“这是一个充满爱的角色,她也很直接,拍戏的过程里跟着她一起成长,自己还蛮感动的。在工作上,现在越是遇到这样的刺激,我就会越兴奋,遇到越大的团队才会发现自己的不足。”

这几年戏剧产量极多的钧甯,又因为《武媚娘传奇》和《如懿传》里清丽温顺的古装扮相和细腻演技大获好评,但说到自己的真正性格与徐慧和海兰的差异,她说:“最像的应该是重情重意,因为我一直都是满有义气的人,不像的话,《武媚娘》的徐慧后来价值产生偏差,为了争取爱情伤害了友情,我自己道德观还蛮强的,做不出来心狠手辣的事。海兰的话,也是做出很绝对的决断,我不确定自己做不做的到。”


皮革压纹外套、金色短裙,both by Chanel。图片|来源

跟自己比较就好

从古装剧到摩登都会爱情剧,她总是拿捏到位。钧甯在满档的工作行程中,也逐渐活出了属于自己的样貌,在时光的淬炼中累积姿态。沉浮半生,世事如何,现在的她看得更为清淡,她理解了年纪的增加并非坏事,形而上的成熟,成为最适合她的词汇,对一切事物更包容,唯有对自己的要求依旧高标。

她坦言最近在筹备的新电影,就让她非常沮丧跟焦虑,“剧组找法国的默剧大师帮我们上课、请声音指导老师训练口条,我第一天就被飙得很惨,但是后来觉得蛮好的,这样才会更加的专注在演员应该训练的基本功,然后把自己归零,有更多的观察、尊重、学习。有时候几场戏演完,知道自己演得不好,我会很沮丧,但是后来想想,这些沮丧的过程也蛮好的,会把自己打到谷底,然后就会重新往前进。不用跟别人比,妳的对手就是自己。我一直都是一个很慢的人,以前会有点慌,但现在知道没关系,我不用也不必跟别人比较。”

“我很早就放弃完美这件事了。”张钧甯笑着说。这么多年来,背负着媒体给她的“完美小姐”头衔,处女座的她早已看开,“大概三十出头的时候我就放弃,我现在觉得不完美比较好玩,没有一个人、一件事情会是完美的,知道这样,才会更开阔地去学习,妳会放过自己,放过别人,生活会比较有趣。”


针织色块上衣、洗旧装饰丹宁裤,both by Chanel。图片|来源

松一点,放一点

钧甯说,自己的自私和任性可能全都用在接戏上了。倘若跟她接触,你会知道私底下的她特别替别人着想,不管是唯有在拍戏上,选择角色时特别自我。“我会想看到不一样的自己,选择特别有感受的角色,唯有这样的工作会带来意外的惊喜,不管是反派或是正派,每一个角色走了会留给我一个礼物,譬如说欧可欣教我做自己,徐慧或海兰,教我可以再果断一点。”

从外表上完全看不出来已经三十六岁,在这个女人最美好、最娇艳的年纪里,她懂得享受生活,也乐于体会自己心境上的转化。“现在跟二十几岁时最大的差别就是知道怎么放松。我在工作上的追求依旧满坚持的,但在心态上,所谓得到跟失去,跟以前不太一样。以前会觉得失去很糟,得到很好,现在才知道,失去之后会让妳得到更多,所以不见得是件坏事,不管是感情或工作的每一个机会,我愈来愈相信这些都是最好的安排。”(延伸阅读:做个快乐女汉子!张钧甯:33 岁,无所畏惧是我最大的温柔


混色阔肩外套、洗旧装饰丹宁裤、双色皮革跟鞋,all by Chanel。图片|来源

流在血液里的正能量

最近出书的钧甯妈妈,郑如晴在《凿刻家貌》里的〈一张街头问券〉写到当初钧甯出道的故事。大二那年,在东区逛街的她,因为帮忙一个做问卷调查的男孩填资料,半年后,接到后来跑去经纪公司当助理的男孩电话,邀请她参加广告试镜,就这样开启了不同的人生。当初妈妈反对钧甯进入演艺圈,但最终还是依了女儿的心意,仅仅告诫:“表演只是一个工作,并非一个光环”,这样的教诲,钧甯一直记在心里,也成为她人生最重要的礼物。(延伸阅读:专访作家郑如晴:我不只是张钧甯妈妈,我是作家,我是主体

“妈妈还蛮开放的,在学习和人生过程上不太干涉我们,但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给了我非常正向的三观。她是一个充满生命力的人,从来不放弃,也不会因为生命里的坎坷对世界失去希望,她把这个正向的能量给了我,我觉得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件事。”钧甯顿了一下继续说,“我们人生里都会遇到一些不好的事,但都会过去,这些东西其实可以成为你的养分,可以再期待未来,不要因为现在的挫折而放弃。”

会喜欢易经的哲理以及打坐的她,也是因为受到妈妈好友影响,对钧甯而言,易经里的大智慧,默默地在演艺之路辅佐她继续前进。“易经里所有的星象都有定数,但是这些定数不是好跟坏,它只是现象,现象是中立客观的,好或不好端看自己的心态。心态是好的时候,中性的事情就会变成好的,反之亦然。人生的轮回更是如此,当你不在运上面,其实更是重新学习跟沈淀的机会,只要准备好了,人生就能再次绽放。”喜欢这个想法的钧甯,让所有的事情变得客观,也知道命定或命运并不能决定好与坏,唯有自己的心态才能够决定最后结果。


涂鸦印花洋装、金色皮革压纹圆顶帽,both by Chanel。图片|来源

我想要好好地爱一个人

钧甯做什么事情都是全力以赴,大胆的事情也没少做过,不管是高空弹跳、转山、吃虫、跳飞机或者是加入《跟着贝尔去冒险》⋯⋯,在冷静理性,甚至带点拘谨的外表下,她有颗大胆无畏的心,当问到做过最大胆的事情时,钧甯笑了,她说,应该是一见钟情吧,那种没有办法抵抗的一见钟情。

虽然行程被工作占据,就算好友陈意涵已经进入人生的下一阶段,钧甯说她还是不着急,自诩为工作狂的她,因为工作而得到满足,同时也深知恋爱的缘分会出现在该来的时候。“我一向对感情都挺随缘的,缘分是上天注定的,看怎么珍惜跟把握吧。缘份也会让妳学习很多东西,得到跟失去,有时候不要那么在意,但过程是很重要的。爱的时候就全力以赴,要不然就不要爱。我想要好好的爱一个人,很简单的,没有轰轰烈烈的火花,会把别人放在心上,这样就好。”

聊到感情,钧甯也分享了她最近的一些体悟。“身边的高中、大学同学会跟我说,她们觉得自己太早结婚了,到了这个年纪才觉醒自己要的,但身边已经有了老公孩子,可能要为孩子放弃追求梦想。我想跟所有女生说,不要害怕年龄的事,不要害怕社会给你结婚生子的压力,其实我们应该自私一点,在这世界上看的更多、更远,再仔细思考做的每一个选择,要相信自己一定值得最好的。”

拍完最后一卡,钧甯已经工作超过了十二个小时,但她依旧用心回答影音和采访的每个问题。她说,自己疲倦的时候,喜欢运动和打坐,很多时候只要专注在呼吸上,再怎么困难的事情也能迎刃而解。“我的人生哲学一直都是一样的,一切不顺利的事情都会过去,有时候跌倒也蛮好的,人生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也没这么糟,因为你可以重新认识自己。失败可以让妳归零,然后再重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