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 20 多岁年轻人在“地狱通道”扎营、日记写满陌生人名字和电话— 她是朱莉亚・阿尔布(Julia Albu),她 80 岁,人生第一次一个人旅行。


图片|来源

2017 年 6 月,朱莉亚・阿尔布(Julia Albu)在 80 岁生日这一天,发动她的爱车—1997 年出厂、20 岁的老爷车 Toyota Corolla —引擎,从南非开普敦自宅出发,展开一人一车加起来 100 岁的冒险旅程,一路穿越非洲北上,目的地是定居英国伦敦的女儿家。(延伸阅读:年龄不是限制!79岁英国奶奶的舞蹈让你反思人生的意义


朱莉亚从东非北上的路线图。图片|来源

一年后,朱莉亚顺利抵达英国。在历经这段旅程后,朱莉亚有感而发的说,“有太多人不明白,伴随年老而来的是自由”、“在这趟冒险之前,我也不知道。”

决定踏上 12,000 公里路程之前,朱莉亚就跟一般8旬妇人没两样,以室内活动为重心,喜欢烹饪、阅读和编织。每天早上她会听广播,有一天谈话节目提到前南非总统祖马(Jacob Zuma)收藏许多奢华名车。

“我被激怒了”,朱莉亚说,她立刻拿起电话 call-in。“我快 80 岁了,我的车‘崔西’(Tracy)是 20 年的 Toyota,她跑起来美极了。我们可以开心地一路开到伦敦,所以有这么多新车的祖马,哪里比得过我呢。”

丈夫突离世,体会到人生无常,决定把梦想付诸实践

在空中热情回应的鼓舞下,朱莉亚透过广播宣誓,她要开车去白金汉宫,跟英国女王喝茶。虽然一开始是玩笑话,但梦想的种子悄悄发芽了。跟她同居33年的老伴突然辞世,让她惊觉“人生其实没有多长了。”

6 个月后,80 岁生日当天的破晓时分,朱莉亚和崔西上路了。“我迫不及待要出发”,她说。“崔西看起来很漂亮,从椅垫到遮阳板,都是粉红色印花。”为了让朝夕相处的旅伴有多一点家的感觉,她特别请装潢店朋友帮忙,用她喜欢的花色改造崔西的内装。


朱莉亚请装潢店朋友帮忙改造崔西的内装,在车门内侧可以看见她喜欢的粉红色印花。图片|来源

在哈雷车队欢送下,朱莉亚驶离南非寒冷的冬天,进入东非国家波扎那,品味非洲探险的第一站。


出发前一刻,哈雷车队正准备为朱莉亚开路,她在车内拍下这一景。图片|来源

“我们慢条斯理沿路前进,突然一头大象差点撞上可怜的崔西。还有那些可怕的坑洞。不过我觉得这一切都很迷人,不管是流进车窗的热气,或是路旁的面包树。我知道这趟旅程会非常顺利,因为我遇见的每个人都这么亲切。他们都叫我‘Gogo’,也就是祖母的意思。”

旅程刚开始几周,朱莉亚通常在路边搭帐篷睡觉。虽然精神上不服输,但她的体力却吃不消。她的家人飞过来伸出援手,女儿和她一起开车到辛巴威,儿子陪她穿过马拉威。不过大部分旅程,只有她和崔西。

这些辛苦时刻,不但没有消磨意志,反而让她更专注在非洲大地的美好。当她说到维多利亚瀑布有多么壮丽时,她的眼睛亮了起来;当她提起路边小贩的炸老鼠、辛巴威女童念书给她听、卡车司机分享的食物、从藤蔓摘下熟透的番茄时,她的嘴角也跟着上扬。


朱莉亚和崔西在非洲大陆上奔驰,累了就停在树荫下享用咖啡和新鲜的蔬果。图片|来源

“我从来没有感到寂寞,即使只有一个人”,她说。“我喜欢我的孩子来看我,喜欢跟他们每个人相处的亲密时刻。但你不要忘记,崔西也跟我一样是上了年纪的女士,这是我们两个人的旅行。”

老人受尊重,沿路没被刁难,还处处受礼遇

上了年纪对朱莉亚是考验,也是祝福。“老人智慧是宝”的观念深植许多非洲文化。非洲国家海关以难沟通闻名,但她几乎没遭遇任何刁难。沿途遇见的卡车司机,开始跟她熟识起来,通关时总是让她抢头香。(延伸阅读:90 岁奶奶用极限运动庆生:宁可消磨殆尽,也不要生锈腐烂

旅途中朱莉亚也学会把年龄抛在脑后。在坦尚尼亚一个蜜月度假区,她脱光衣服在月光下裸泳。在衣索比亚,她和 20 多岁的年轻人在“地狱通道”之称的盐原扎营。她的旅行日志写满人名和电话号码,有些是当地人,有些是志同道合的旅人。


朱莉亚开着崔西造访金字塔、方尖碑,也去了帝王谷。图片|来源

朱莉亚的5个月非洲壮游在埃及结束,她去了古城亚斯文、到帝王谷看金字塔,也进了热闹的开罗市区。最后一天,她把车开到尼罗河畔,用瓶子装了些混浊河水。她打算把这瓶水放在壁炉上,跟坦尚尼亚白尼罗河和衣索比亚蓝尼罗河收集的河水一起展示。

告别开罗,朱莉亚搭机返回开普敦,在家乡休息几个月后,她又搭上飞往欧洲的班机。她和从非洲搭渡轮过来的崔西会合,开始欧陆自驾之旅。她从希腊出发,开过阿尔巴尼亚、克罗埃西亚、斯洛维尼亚、奥地利、德国和荷兰,然后在 2018 年夏天,81 岁的朱莉亚终于抵达伦敦。

“我好想跟女王喝茶,尤其是告诉全世界之后”,朱莉亚说。不过,她抵达伦敦时,正好是皇家赛马会期间。“我不确定,他们会不会看在我大老远来到白金汉宫的份上答应我。”虽然女王忙看赛马没空喝茶,但朱莉亚的行程并未在伦敦画下句点。她又跨越海峡来到义大利,准备搭船到突尼西亚,再次穿越非洲大陆,把崔西开回家。

有太多人不明白,伴随年老而来的是自由,继续精彩冒险人生

可是朱莉亚却在阿玛菲海岸病倒,紧急搭机回南非就医。在医院经过一番折腾,她透过脸书报平安,说她正在康复中。可能是衣索比亚河川的蜗牛,让她生了病。

在出版社催促下,朱莉亚现在正埋头写书,要跟更多人分享她和崔西的冒险故事。对朱莉亚来说,年纪大不代表“坐在沙发上等死”。“有太多人不明白,伴随年老而来的是自由”,她说。“在这趟冒险之前,我也不知道。”

朱莉亚的旅程暂时写下逗点,崔西呢?她回家了吗,还是被留在义大利?想知道崔西的精彩故事,不妨上朱莉亚的脸书粉丝页一探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