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片行世上一个时代的事?它保留了音乐的记忆,风和日丽创办人相信:“好好听音乐,好好活下去。”

在你我身边,有许多人怀抱着美丽的梦想,他们努力耕耘、默默实践,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诚品 30 周年,我们以 10 位筑梦者的故事,邀请您与我们一起在“梦与想像之境”,继续踏实前行。

你现在还会去唱片行吗?是否很久没听过实体唱片的歌声了!笑称自己开了家“伪唱片行”的风和日丽创办人-查尔斯,清新可爱的实体唱片行里,可以买专辑、收集周边,畅听众多本土的独立好音乐,以美味咖啡与饮料佐味,偶而还有爱撒娇的店狗“托托”来到身旁。查尔斯说,“只是听自己喜欢的音乐,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如果可以给喜欢的台湾创作歌手一些帮助,那我们就尽力做。”风和日丽多年来挖掘了许多台湾原创音乐,从自然卷、929、黄玠等,众多创作歌手及乐团,目前已是台湾颇具指标性的音乐品牌。


查尔斯创办风和日丽多年来,挖掘了许多台湾创作歌手及乐团。图片|来源

从咖啡店角落开始贩售音乐,要卖台湾找不到的专辑

查尔斯小时候家里常放音乐,耳濡目染很早养成爱听音乐的习惯,从西洋流行乐、民谣、摇滚乐和嘻哈歌曲等来者不拒,从卡带、黑胶收集到 CD 与线上专辑。现今韩流盛行,查尔斯也会从 K-POP 歌曲了解趋势。而会开唱片行也是很随性发生,因为爱买唱片常被问起专辑哪里买,当时线上音乐尚未发展,便和好友林暐哲老师幻想着一起开家唱片行,播着自己喜欢的音乐,更要卖台湾找不到的专辑!一开始还是先借用朋友在青田街咖啡店的角落,贩售起自己从国外引进的独立品牌音乐,风和日丽便如此展开序曲。


妈妈总开查尔斯玩笑说,“不然你去开唱片行好了!”如今成真。图片|来源

面对创作者分饰两角,要当经营者、也要当爱乐人

比起偶像团体,查尔斯更偏爱深具个人特质的音乐,以前就喜欢李宗盛、罗大佑等创作歌手,他们的魅力在于歌曲不是他人编写、被包装改造过的形象,歌曲本身就是在唱自己的故事,真实情绪的投射特别让人感动!这种精神也在风和日丽成为音乐品牌后体现。查尔斯知道,“面对创作者,我通常有两个角色,一个是经营者,一个是买唱片听音乐的爱乐人。”他选择音乐的方式很简单,如果听到这首歌会想买下来,或马上想去看表演,这样的创作者就能合作。(延伸阅读:创作没有灵感,因为你遗失了生活

查尔斯分享,以创作者为核心不修改作品旋律、文字、唱腔或任何一个音符,也不批评指正,“因为这些音乐都是创作者自己的”,并强调“歌手要自己去面对他的作品,不应干涉、不然就不纯粹了!”风和日丽的诞生便是对主流唱片的不认同,查尔斯想用自己的方法做唱片,而喜欢这个风格和步调的创作者,便也可在风和日丽得到良好的资源与帮助。


查尔斯以创作者为核心,不修改作品任何一个音符,“因为这些音乐都是创作者自己的”。图片|来源

不透过唱片行也能卖音乐?台湾首度将歌手演唱放入书店

查尔斯认为会听独立音乐的人,好像不太是一般听流行乐的大众,如果不去做些和主流操作不同的事,如何做出差别呢?当时还没有“文青”这个词,但他已观察到有一群听创作音乐的朋友,喜欢聚集在相同的氛围空间分享。于是查尔斯去这些人喜欢去的咖啡店和书店等,并将音乐与表演加入融合,证明不只有透过唱片行才能卖音乐。

查尔斯首度将创作歌手放入书店现场演唱,第一站就在诚品尝试,他骄傲地说:“这是台湾第一次有歌手在书店巡回演出吧!”查尔斯深知小公司没有很多资源,就得找对的人、对的地方和对的话题。如近期负责黄玠的新歌,便从中找出有趣的元素,产生主题“我的朋友都结婚生小孩了”。接着在新歌尚未发布前,风和日丽制作了三支短片,拜访三位黄玠已结婚生子的音乐人朋友,果然话题一出歌迷反应热烈!善用议题又不失音乐本质,找到方法让人注意到创作本身,这便是查尔斯觉得最辛苦也是最有趣之处。


查尔斯首度将创作歌手放入书店现场演唱,第一站就在诚品尝试!图片|来源

无须抵抗时代发展,厌世当道也能用音乐带来力量!

查尔斯感叹,现在发行音乐太容易了!数位时代已改变唱片生态,线上音乐串流快速发展,过去最难的唱片发行与实体行销都已不太需要,如今好音乐可透过网路宣传地更快;同时,听众选择也越来越多,找到好音乐、听音乐都变成一件容易的事。未来台湾创作的挑战,是要跟全世界比较,这是一个真正音乐无国界的时代。

我们无须抵抗科技的进步与发展,反而要慢下来好好想清楚,要怎样把音乐做好,把有内容的音乐作出来,才是最重要的事。查尔斯比喻,就像现在年轻世代普遍认同厌世的价值、对人生否定,以前谈“好好听音乐,好好过生活”,但现在要讲“好好听音乐,好好活下去”。呼应大环境的情绪,但还是希望用音乐带给大家能量。(延伸阅读:【音乐好女生】在末日,还是关心着音乐事 欧阳靖

查尔斯认为,无须抵抗科技的进步与发展,反而要慢下来好好想清楚,要怎样把音乐做好。图片|来源

对浪漫灵魂太难的 30 年想像,长成“有机体”天天天晴

“我没有想过要做什么(音乐),没具体想像未来,没有目标、也没有计画,只是直觉想做甚么、能做甚么,就努力把它做到最好。”说到30年后的想像,查尔斯眉头一皱!对他而言,要用自己浪漫的灵魂去计画未来是件太严肃的事了。他只期许未来风和日丽能长成一个“有机体”,让所有爱音乐、有想法与热情的人都可以独立运作,藉由这个平台去完成对音乐的想像。

如果要给后辈建议,查尔斯认为经营音乐品牌、作音乐经纪等,现在已不是太容易的事,除非找到创新的做法。如果想要做就必须确定这是自己真正喜欢的事,好好想清楚自己的价值所在,知道自己要做甚么;当然,更得真心喜爱音乐,还是要相信在未来台湾的音乐创作里,依然会风和日丽、天天天晴!在台湾这块土地上,查尔斯以一个“突破现状”的乐迷角色,发掘许多在地音乐的感人故事,将把台湾本土音乐的创作精神继续传唱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