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到底该不该跟公婆同住?真实经验分享:家庭愈来愈多元,我们也要更灵活的去适应每一个不同的“家”。

文|张沄真                                     

十个女人里面,大概有九个半不愿意跟公婆一起住。剩下那半个,脑可能也剩半个。而我,就是那个爱到只剩半颗脑的小傻子,一不小心开始和公婆一起住的生活,却也意外在这样的日子里更加了解自己。

对很多家庭来说天天上演的“婆媳”大战,对我来说却像是上个世纪的传说。我很幸运地出生在一个非常尊重女权的家庭里,我妈妈有自己的工作,薪水比爸爸还高,因此我从来不觉得需要压抑自己,也不觉得结婚之后就必须为夫家牺牲什么。我爸妈都没有和父母同住,他们和对方父母之间的感情也都很好。(延伸阅读:读《媳妇的辞职信》:拿回选择权,承担责任才能找回力量


图片|来源

因此当我跟老公结婚,决定要住在公婆家时,我没什么抗拒,纯粹因为我家的房子住不下他,但是他家住得下我。就生活面来看,住在公婆家能减少吃、住方面的开销,也多了带小孩的人手。我从学生时期跟老公交往以来就经常到他家小住,公婆对我都非常好,我也很喜欢他们。此外,我知道很多婆媳问题,是起因于家事到底该谁做,这让我更加放心,因为公婆并不会要求我要照顾他们,更何况我自诩是个做家事能干勤快的“好媳妇”,家事对我来说不成问题(毕竟还是受到社会上传统父权的洗脑)。

却没想到,婚后我有的不是婆媳问题,而是“公媳”问题。更没想到造成问题的,是我的“能干”和公公的“善意”这些乍看之下好的特质。

我是家里的大姐,有个比我小七岁的妹妹,因此“能干”“很会照顾人”一直是我引以为傲的特质。我公公也是和我很像的人,但他却让我发现“能干”原来也可以是一种很吓人的特质。举例来说,婚前我老公的房间都是我公公在打扫的,因此婚后公公还是习惯进来我们房间打扫,甚至把我的内衣裤拿出去洗,这让注重隐私权的我大受惊吓,好一段时间每天都非常早起先把衣服洗完才敢出门。但即使是这样,我公公还是会更动我晾好的衣服,照着他认为比较好的方式晾。这些生活大小事让我觉得非常不受尊重,生活空间受到压迫,但因为是“善意”的,有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拒绝,让我压力非常大。


图片|来源

我变得像一只闯入别人地盘的猫,出房门前总是探头探脑,竖起耳朵仔细确认外面客厅没人,才敢踏出脚步。即便在我们房间,我也总是潜意识里听着房门外我公公的一举一动,无法好好放松休息。我开始不知道怎么跟公公说话,因为他的善意我不想要,可是我不知道怎么拒绝。我才发现,“能干”和“善意”的反面其实都是“控制欲”,我公公习惯掌控他的家,我也习惯掌控我的生活,两个都想控制的人碰在一起,当然会有问题。我们都是习惯付出,却不懂得接受的人。

最后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是“划分地盘”。家里有养猫的人一定知道,如果新养了一只猫,它需要一小块自己的空间,让它安心,也让旧猫适应它。猫都如此,何况是人?天真的我以为搬进新家的生活是 Happily ever after,却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和生活习惯,新猫想加入旧猫,除了讨好表示善意之外,也需要张牙舞爪一番,才能确立自己的地盘。于是我花了一段时间坚定地跟我老公、公婆沟通,最后终于让他们了解,我们虽然住在一起,但是我可以照顾自己,也需要自己的空间。(延伸阅读:关系再亲密也想有自己的空间:结婚不是没了自己人生

回过头来看婚前的我,会觉得自己就是个被传统价值观洗脑,完全没在用自己的脑思考的傻女孩。其实我公公的个性我在婚前就知道了,但我们的社会将家人之间的摩擦过度地集中在“婆媳”问题上,而且总认为这些“婆”“媳”一定是本身就不好相处才会导致家庭问题。我以为我跟我婆婆很要好,但我却反而跟公公有摩擦; 我以为我很能干,但那却不是我公婆需要的媳妇特质。“好公婆”、“好媳妇”都好像有既定的样板,但其实每个人的个性、生活习惯都不一样,拿着样板去生活,最终一定和你期望的不一样。

现在的家庭价值观正在不断的被突破,家庭成员的组成也越来越多元,好处是我们越来越自由,有越来越多的选择,但另一方面也要求我们更灵活的去适应每一个不同的“家”。进入一个新家庭之前,你必须先思考,你究竟需要怎样的生活,你愿意负担的责任有哪些?要接纳新成员的家庭也必须思考,他可能会在我生活中带来怎样的改变?最重要的是,给自己和对方一些时间和空间,就像新猫和旧猫一样。

祝福每一个要进入新家庭的人,都能顺利度过磨合期,找到大家都能自在的生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