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初恋之后,曾经我们跨越了所谓的性别,真正的爱过对方的灵魂。若非爱过你,或许我不会开始问:“为何爱人要有性别之分?”

文|灵芝多醣体

前阵子占尽各大媒体版面,甚至轰动到 CNN 报导的新闻焦点莫过于同志婚姻法案的通过,这势必为台湾人权历史上打开崭新的扉页,而我也不由得感慨万千,不禁忆起,那段青涩岁月结识的同志好友,我和他之间的故事。

我的同志前男友,没错,他也正是我的初恋。

在高中第一次对他留下深刻印象是在返家的公车上,当时我和另一名同志闺蜜一同搭车回家,偶遇了坐在末排带着耳机的他,当时脑中对他只有模糊的印象“同班同学、干净的气质、脸上有青春痘”这样像大数据似的关键词印象,由于车上人满为患我们只能挤到他旁边的后排走道、手紧握车顶的扶手,和他打了声招呼后我便继续和闺蜜聊天,中间空档眼神一瞥,看见他手机萤幕音乐显示播放中“彭佳慧—大龄女子”我不由得笑了出来,回过头对他道“哪有男生在听大龄女子的啦!你也太酷了吧。”“啊没有啊就满好听的啊哈哈哈”语毕正好到了转运站,我对他尴尬的笑了一下,便和闺蜜下了车,记住了他。

之后上学的日子,我总是特别注意这个男孩,他没有同龄青少年吊儿郎当的浮躁,却仍有同样青涩的气息,随着时间推移我也渐渐对他上了心,像是一有邀约就马上出门,可能我上一秒还在床上呈平面状态,也一起讨论功课,因为自己在学业上的优势,常常为他解惑,一来二往之间慢慢的混入男孩的朋友圈,最后也成了不可获缺的死党,我们都成了另一个人一半的形状似的,一有想法就第一时间与对方分享,他的喜好彷佛也成了自己的喜好,这段时间特别美好,也特别难受,就像杨丞琳的暧昧一样,一举一动都变得小心翼翼,而我深知没有资格对这段感情谈判。(推荐阅读:【为你点歌】我们之间,好朋友式的暧昧


图片|来源

“唉,我跟你说个秘密,你不要跟别人说喔。”手机讯息显示,确认是他的讯息立马回覆。“好啊!当然不说。”对于可以拥有我和你共同的秘密,就好似我跟你正栖身在一叶扁舟处于汪洋一般,正感到窃喜时,冷不防的显示一句话让我像煮沸的热水停止加热,瞬间冷却了下来,背脊瞬间发凉蔓延全身,感受到人们口中说的瞬间被抽空的感觉。

“我好像是双性恋,偏喜欢男生的那种。”

“很奇怪吗?这是我第一次跟别人说,老实说我不知道算不算,但是我也不确定⋯⋯”

我的手指停留在半空中许久,试图平复自己的情绪,我该回应点什么?我该怎么回?我该怎么办?好多问题瞬间塞满我的脑袋,我却不知道从何解决,我深吸一口气轻巧的送出这句话。

“不会啊,我很多朋友都是啊,不会奇怪啦!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你最好的朋友啊。”

“真的假的!我好感动,这是我第一次跟别人提到,但因为是你我还比较敢说,但我还在摸索,我也不知道之后⋯⋯”

他回的后半段我都无法聚焦在手机萤幕上,眼神呆滞,手指不停颤抖,但我只能本能的回复那些无关痛养的对话,讲的轻描淡写、佯装自己温暖又善良,告诉他没事的,但他却听不到我那一夜浴室里,水不断打在身上,被水声掩盖下微弱的哭泣声,说来好笑,或许是心带动身体让我不想面对,隔天我竟然发烧了。

之后的日子还是和往常一样,只是这份感情被尘封进了心的最深处,小心翼翼的掩埋着,和他的相处也仍旧如同往昔一般,一起讨论功课、聊一些无所谓的青少年话题,彷佛那天他说的那些话被藏进潘朵拉的宝盒里了,或许只是不小心的被打开又随即阖上,不了了之,而我对他的关于感情的想像也如大梦一场般,只是还没开始就潦草结束。

直到学期末的那周,我们如往常互相传讯息闲聊,他突然提前班上有个同学告诉他误会我们两个在一起,隔着屏幕的我笑了出来,只是既尴尬又心酸的笑,想回他一句这也是我曾经幻想的,但再也不可能了,但接下来他却回了一句话,让我无处安放的情感又再次燃起星星之火。

“那我们要不要真的在一起?”

我能够感受到我全身上下微弱的颤抖,指尖瞬间冰凉但脸却爬满红晕,我克制住自己,快速的回传,“你不是说你是双性恋?还偏男?你认真?对我不是朋友的喜欢?”

“我其实也不太确定,但是对妳是真的喜欢,因为看到你跟别的男生在班上打闹,我会有点吃醋⋯”

我内心激动无法言表,不自觉的扬起嘴角。

“好啊⋯”

“这样算我们第一天?”

“应该是吧哈哈哈哈”


图片|来源

之后的日子也和往常一样,只是不再有暧昧的苦涩,更多的是如少女漫画女主角一样,全心付出这份感情,事事以他为中心,他的一句话我可以记得很久,可以为了见他二话不说飞奔出门,为了他存了好久的零用钱只为给他买生日礼物,好像日子就这么简单美好,我像颗卫星只为他旋转。他也为了我精心策划生日惊喜,即便他不善表达我也能看出他的用心,互相记得对方的喜好,心里有个位置总是写着他,但唯一的一点是交往了一个月,我们没有其他青春期情侣之间的肢体碰触,我只当他是害羞腼腆,像木头一样木讷吧,所以第一次拥抱也是我主动张开双手,他也腼腆的给予我回应,这是我们第一次肢体接触,而第一次亲吻、牵手也都是我主动。

当时我只觉得感情没有分谁先谁后,既然他害羞那我比较活泼我先跨出第一步就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之后的日子过了好久,我还是依旧如往昔一般,对他的情感与日剧增,但他却好像停滞了下来,从前听人家说女人对感情是从 0 慢慢增加到 100,而男人则是 100 慢慢的往下递减这件事没有太大的感觉,而如今却产生了微妙的感觉,心里默默的记着。(延伸阅读:我想要爱你如初!心理学告诉你四个如何长久相爱的方式

我感受到他不如往常般的情感,整日脑袋里只有他,想着为什么他不再和从前一样,却一方面不断说服自己他只是个性木讷而已,开始有了小争吵,告诉他对于他和别的女生太好,我会吃醋,第一次他承诺会注意,但他也没有对别人有想法,真的只是朋友罢了,但之后的日子我还是像个可怕的偷窥者一样,时常注意他的动向,搞的自己神经兮兮,就像Taylor Swift 的〈I Knew You Were Trouble〉的 MV 前面自白里提到的,

“I think that the worst part of it all wasn't losing him .It was losing me.”

我想在感情里最糟的部份,并不是我失去了他 而是失去了自我。两个人话题逐渐越来越少、看着他觉得又爱又恨,我沈甸甸的心像失了方位一样摇摆不定,最后我们也无法像从前一样,我感受到两个人在一起的不快乐,那即便我心还沸腾着,也该吿一段落了,于是我提出了分手,他说着抱歉、感受到他满是愧疚的神情,我却无动于衷,但心就像一层层旧壁纸残破不堪,当晚我打给我的母亲,笑着跟她说能不能帮我明天请假,她惊讶的回问怎么了吗,我告诉她分手了,能不能让我任性一回?他安慰着我并答应我的请求,一边遍告诉我在外地读书要保重身体、别熬夜,感情的事就别再留恋了,字字温柔的抚慰我受伤的心,挂断电话后我便失声哭了出来。

和我关系很好的朋友得知这件事后便安慰我陪伴着我走了出来,我也随着时间一久渐渐放下一切,我们也没有交恶,而就成了最初我们是朋友关系时候,那样轻松自在的相处着,好像我们的曾经都随着年岁消逝在风里,过了一阵子的某日我的同志闺蜜告诉我,他曾经在我们分手后问过我的前男友是不是同志?他当时回了不知道,他看他眼里写满不安和挣扎,也就没再追问,过了一段时间后他再问他第二次,他坦然的说是,对我感到很抱歉。


图片|来源

这段感情最后无疾而终,却也像伤口愈合一般,留下浅浅的伤疤,提醒我曾经爱过,在分手的那段日子,我最大的疑惑是,为何爱人有性别之分,我们爱着不仅仅是对方而已吗?

却总感觉大众既定印象下的爱,有意无意地被性别框架住,不论异性恋或是同性恋再者双性恋等,好像异性恋就该爱着与自己异于性别的人,同志就该爱着和自己相同性别的人,双性恋则就两者皆可,爱人在我心里仅仅是单纯爱着彼此的灵魂罢了。对我来说性别好似一条模糊的边线,一旦碰触却又清晰可见,思前想后的无法明白,却在某日忽然明白根本与性别无关,而仅仅本能的感受而已,天性使然,就像生物本能反应一样直观。

我只记得我们都曾经爱过彼此,在爱的时候毫无保留的爱着对方,给与对方最好的一切,跨越了所谓的性别层面,真正的爱过对方的灵魂,只是男孩在某日发现他不再是过往的他,像是长久垄罩在身上的光晕,当模糊的光晕褪去,他发现了他的天性,本能是爱着男生的身体,即便曾经爱过我的灵魂,但终归不敌本能的召唤。

突然想到前几年看到灭火器乐团主唱杨大正和妻子郑宜农离婚的新闻,新闻报导写到婚后的某日他的妻子向他出柜,她一直很努力的在爱他,但最后发现她爱他的灵魂但身体终归爱的是女生,旁人看到新闻皆惊呼连连不解为何,但我想我或许能懂的她的挣扎,就像当年他逐渐冷却的感情并非感情淡了,而是他终归发现了自我,还有他先生的放手和谅解,我能理解他对她最后的温柔,就像是看见我和他的影子,当时我们曾经纯粹为了爱情努力的模样,如此美丽。

在多年后的今日,看到新闻上通同婚法案的通过,过往的故事历历在目恍若昨日,我发自内心快乐地笑了出来,心里感受很微妙,或许揉合是当年的美好和遗憾,内心感慨万千却不知从何拾起,只在心里默默地道,“谢谢你让我学会了怎么样爱一个人,或许拙劣、满是伤痕,但他很美好过,作为男同志的第一任也是唯一一任女友,满有趣的,对了恭喜你,祝福你往后的日子能找到对的人,祝你幸福。”(延伸阅读:同婚合法化:在社会分歧之时,我们该重新思考家庭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