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日本兴起了 #KuToo 运动,要求禁止公司强制规定女员工穿高跟鞋,而在美国,纽约房地产天后芭芭拉.柯克兰却说:“自己不会雇用穿着高跟鞋的面试者,甚至连履历都不会看!”这样的筛选方式是否太严厉,甚至是另一种歧视吗?她为何这样说?

今年一月份日本模特儿石川优实以类似反性骚运动“#MeToo”推起“#KuToo”标签,要求日本政府禁止公司强制规定女员工穿高跟鞋上班,并提倡废止女性在工作场合必须穿高跟鞋的文化。

“#KuToo”在网路引发热烈回响,在二月成立一个连署网站,终于在6月2日,将连署结果送进日本政府厚生劳动省雇用机会平等课,然而日本厚生劳动大臣根本匠在国会会议上回应表示,女性在工作场合穿高跟鞋是“必要且适当的”,再度引发国际各界关注。

打破“#MeToo”沉默“#KuToo”在日本的社会意义

高跟鞋一直被视正式和专业的象征,而这点在日本的高度性别化的企业文化中更为真实,石川优实创立的“#KuToo”标签,是将日文鞋子(kutsu)和疼痛(kutsuu)的发音结合,并比照反性骚运动“#MeToo”的形式。(延伸阅读:性别快讯|日本女性发起 #KuToo 运动:抵制穿高跟鞋上班限制


图片|来源

石川优实之所以会号召脱下高跟鞋运动,来自于切身的职场体验,曾在殡仪馆兼职工作的她,在担任接待员一天工作下来,大部分时间里都是站着,由于在此工作的女性被要求穿 5 至 7 公分高的黑色露趾高跟鞋,让她经常是踩着受伤的脚趾完成工作,然而同样工作场域的男性同事却是穿着平底鞋,感受到明显的差异之余,石川优实发了推文抒发心情,不料引起网友们疯狂转发,最后在大家的鼓励之下创立了#KuToo 标签。

比起欧美、亚洲其他国家,当全球卷起“#MeToo”浪潮时,日本女性在父权社会下过去对于“#MeToo”运动相对沉默,在本次由日本当地发起的“#KuToo”显得格外有张力,日本女性挺身而出,捍卫自身权益,为上班族女性无法脱下高跟鞋的束缚表达不满。这次的“#KuToo”不只是日本,在国际上再次掀起讨论。

上周日本国会会议上,“#KuToo”成为议论的焦点,最大在野党“立宪民主党”众议员、LGBT人权运动者尾辻加奈子认为,强制女性穿高跟鞋上班的规定是“过时”的,对于女性的在衣着上订定规范是与性骚扰没两样的,再者,根据根据职业伤害调查报告也说明18岁至26岁女性受到职业伤害的多数原因就是高跟鞋。

然而,厚生劳动大臣根本匠却回应表示,社会普遍认为,职场上穿高跟鞋是必要且适当的,目前不会禁止企业在此部分的服装规定,但若是强迫受伤员工穿高跟鞋,那就属于滥用权力。不过,同时也声称,目前虽然不会进行修例,但能体会女性对高跟鞋的想法,希望也能构想让职场工作更简易的装扮样貌。

高跟鞋的革命:从男性权威象征到束缚女性

如今高跟鞋被视为束缚女性的穿着之一,不过事实上,高跟鞋的诞生时,最初是由男性所穿着的。追溯高跟鞋的历史,高跟鞋在数世纪以前是波斯王国马术的专用配件,随后传入欧洲,而在王室掀起一股潮流,成为贵族与男子气概的首选配件之一,而欧洲女性开始穿高跟鞋时,并非要展现柔美,相反的是把高跟鞋当作增加男子气概的配件,到了十八世纪中高跟鞋的女性化趋势也退出了男性的世界。

高跟鞋在商场成为许多女性受限的装扮,许多人认为,女生被要求穿高跟鞋就和男性被要求穿西装打领带一样,然而,高跟鞋对女性足部所造成长期的伤害却也是血淋淋的事实。

引起国际关注的高跟鞋运动,KuToo 并非首例,2015年坎城影展(Cannes film festival)爆出“不穿高跟鞋就不能走红毯”,奥斯卡影后茱莉亚罗勃兹(Julia Roberts)隔年为抗议主办单位的限制,最后直接以赤脚走红毯。

2016 年时英国女演员索尔普(Nicola Thorp)到知名的金融产业报到当柜台接待,穿着平底鞋的她被要求回去换上高跟鞋,索尔普当时拒绝要求后,未拿到工作薪水就被打发走了。随后她发起网路运动,要求英国政府立法,请愿得到广大回响,获得超过 15 万人连署。最后公司被判定违反了法律。相关单位也指出,法律需要加强,打破性别歧视的职场规则。

根据日本商业网站 Business Insider Japan 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日本 60%以上的女性都经历过强制要求在工作场所或求职时穿高跟鞋,或是曾见证其他人被迫穿上高跟鞋,此调查向 207 名人询问工作场所服仪规定,其中包括 184 名女性。超过 80% 的女性受访者表示,他们因穿高跟鞋造成健康问题,四分之一的人在工作场所行为研讨会上被告知,穿着高跟鞋是一种基本的礼貌。

立法委员余宛如在看到“#KuToo”后在脸书写下她的深刻感悟,“每次跟日本国会女议员交流时,她们几乎都穿裙子,后来才知道在日本的正式场合,女性要穿裙子才够正式,让我这个都穿裤子的显得不懂礼仪,没想到她们上班,还要穿高跟鞋,在日本当女生真是辛苦,我觉得她们国会女议员,应该要一起穿球鞋,来表达支持这样的诉求,让女性身体可以从这样的社会规训中释放。”

身为女性,穿着裙子、高跟鞋本是一种自由,优雅、美丽是主观意识,穿着风格也是个人自由,然而,受到社会框架限制,当女性被迫这么穿时,身体自由受到无形的压迫,是时候该释放了!

比起让自己看起来得体 找到“适合自己的鞋”更重要

在日本发起了一场高跟鞋革命,反观美国,意见领袖却是强调衣着要适当的表达出个人,究竟穿什么衣服适合你?房地产天后芭芭拉.柯克兰(Barbara Corcoran)身为一位房地产专家、女性企业家,在近日于“Business Unusual”Podcast 节目上回答听众问题,有观众询问:“如何在面试时让主管留下好印象?”


图片|来源

柯克兰说:“自己不会雇用穿着高跟鞋的面试者,甚至连履历都不会看!”这样的筛选方式是否太严厉,甚至是另一种歧视吗?柯克兰分享自己的观点:“虽然可能是对的,可能是错的,但是根据观察经验,如果今天能得到这份工作,这样的人不会非常努力。

高跟鞋在职场中一直备受讨论,专业、体面,却对女性身体造成影响,的确是穿了一双“不适合”的鞋子,柯克兰认为在面试中表达真正的自己才是最重要的,这也是为什么她对高跟鞋的应试者不以为意,柯克兰仍然强烈建议工作者在重要会议场合中换成更适合的鞋子。

是时候改变了 日本企业这样做

以礼仪为名却对女性健康造成伤害,对于日本的企业来说也是时候改变了,部分公司开始让员工脱下高跟鞋。日本航空公司预计在 2020 年要启航的国际线中长航程低成本航空 ZIPAIR Tokyo,在 4 月发表制服时,不论男女空服员,脚下穿的都是黑色或白色运动鞋,改变过去大家对空服员穿着高跟鞋服务的形象,日本航空希望藉此减轻空服员的疲劳感提升工作效能。(推荐阅读:一定要有腰?空服员的工作任务里没有“扮演性感”

另外,同样是给人以穿着高跟鞋职场形象的保险业者,也采取行动支持,日本住友生命保险公司已在 2018 年起奖励穿球鞋上班的员工,更于 6 月起始推动“每天都是休闲日”,藉此提升员工的健康意识,更有助于向客户推广产品,不只是内勤人员,竟连需要接触客户的员工都享有同样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