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为你挑片,从《说来有点可笑》看青少年忧郁:没有谁的烦恼比较高尚,我们内心的疑问,都不可耻,都很重要。

文|念子

正视自己的情绪,罹患精神病并不可耻

“我觉得我的问题不算是那么严重,但我就是感到忧郁。”

相信每个人都曾有这样的感觉,轻微的忧郁还可以自行排解,但如果重度的话就会严重影响生活,甚至演变成忧郁症。


图片|《说来有点可笑》剧照

主角克雷格是个 16 岁的高中生,出生在很平凡的家庭,爸爸是工作狂、妈妈有点脆弱,还有一个天才妹妹,而他是明星高中里的平庸学生,暗恋朋友的女友,在群体里也不太出风头,有着升学的压力。这些看似是一般的高中生的烦恼,但对克雷格来说,却是无法排解的焦虑,连睡觉都会做自杀的恶梦,以至于他到医院求助精神科医生,并主动要求住院,希望能够解决忧郁情绪带给他的困扰。

克雷格住进医院的精神病房后,发现这里和他想像的不同,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便要求出院,但医生告诉他,给自己五天,并叫他好好利用在这里的时间。我们在面对忧郁情绪的时候,时常会希望找到立即见效的方法,像是透过吃药,把负面情绪快速排解,而这样的方式,往往只能有短暂的效果,这一刻觉得自己好了,药效退了又陷入低潮,这样的负面循环,对整体精神状态并不会有直接的改善。精神病的治疗,是一个长期的抗战,在医院的日子里,克雷格尝试打开心房,透过和病友的相处、艺术治疗、与医生的谈话,一步步处理内在的情绪,让自己从可怕的忧郁解脱,最后甚至帮助了其他的病友。

忧郁症并不是住院五天就能够彻底根治的疾病,而是要透过不断的自我对话、适时排解忧虑以及持续的治疗,才能够将心理状态调整过来。不过,人们对精神科却有着误解,“我不想让大家知道我有看精神科。”、“有精神病的人都很脆弱。”、“精神病等于神经病。”


图片|《说来有点可笑》剧照

克雷格住进医院后,要求父母不要把他看精神科的事情告诉学校,避免影响他的暑期申请计画,而朋友们知道他住进精神病院后,只是嘲笑和揶揄,剧情反映出社会对精神科有着很大的刻板印象,把其视为一件丢脸的事情,导致许多人不敢向外求助、就医,却又没有办法解决自己的问题,便不断承受着忧郁、焦虑的痛苦,事实上,精神疾病就像是蛀牙,每个人都有可能得到,也有机会治愈,但如果放着不管,只会越来越严重,最后变得无法收拾。

我也曾经非常抗拒看精神科,国一时我的强迫症发病,每天拔头发,拔到头上出现圆形秃,地板上满满都是头发,而我的母亲,虽然为此感到很忧心,却从未带我去看医生,我自己也很抗拒,那时觉得,看精神病就像是被判了死刑,贴上永远撕不下来的标签,“别人会怎么看我?”这样的想法在脑中挥散不去,就这样持续了整整十年,到了大学毕业,我才第一次踏进了医院诊所,向医生说明我的病况并开始接受治疗,一个月后,在不用药的情况下,我摆脱了纠缠十年的病魔,正式向强迫症道别,一个月看似很短,但我却花了十年踏出对就医的恐惧。(延伸阅读:忧郁症男人:自傲又自卑,是不是我还不够好的轮回

这部片的片名是《It’s kind of a funny story》 ,中文翻译成《说来有点可笑》,我想是指克雷格认为自己因为芝麻绿豆大的小事,而罹患忧郁症,是一件可笑的事,而他的朋友也认为这很可笑,但事实上,任何精神病,都并不可笑,甚至攸关人命,不要觉得自己的烦恼不算是烦恼,而应该去瞭解内心真正的想法,为何而焦虑?忧郁的情绪会维持多久? 应该如何面对及排解?没有谁的烦恼比较高尚,只要会影响自己的心理状态,就值得我们去正视,不要管其他人的眼光,因为只有自己能对自己的情绪负责。


图片|《说来有点可笑》剧照

不过我认为,这个片名也有正向的含义,在医院治疗的过程,克雷格遇到各式各样的病友,其中一个病友巴比,时常用有趣的方式带着克雷格在医院内闯荡,和他聊天、鼓励他搭讪女生等等,克雷格也在巴比低潮时期给予他陪伴,这样互相扶持的关系,让两人都从中获得了能量,而这建立在对彼此的理解,能够体谅对方,在正向、负向的情绪里,以不同的相处方式去面对、处之泰然,两人的关系因此更为紧密,也让克雷格在住院的时光,拥有了很多美好的回忆。

有时候在面对病友时,不要以自己的想法先入为主,而是站在对方的状态,给予体谅与支持,这样的关系会比说:“你就是想太多了!”来得更有帮助。(推荐你读:只会加油、努力、好起来?面对忧郁症患者,关心请换种方式

罹患精神病并不可耻,但不去了解它,甚至是误解它,就会引发严重的后果,不论是自身有精神病,还是身边的亲朋好友,我们都应该以开阔的心胸去接受它,最重要的是,主动去解决,人因无知而恐惧,当你知道以什么样的方式去面对,也就没有那么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