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要停留在女性价值建立在子宫的时代。每一个妳,都值得拥有自己的权利。

文|杨雅筑 / 心曦心理谘商所 谘商心理师

“我是一位女性,当我选择不进入婚姻时,我的母亲反对。她坚持,女人应嫁鸡随鸡 嫁狗随狗⋯⋯她自己也是女人,她明明在婚姻中也很辛苦,为什么她不能理解我?”

当时的妳还未婚,却被剥夺自己人生走向的权力。她彷佛要使妳噤声、服膺于一段婚姻 / 生儿育女,才能使妳的人生能“圆满”、“修成正果”;否则,都被视为离经叛道、幼稚、不成熟、没定性⋯⋯。

当你被视为一个行动子宫的时候,你的感受如何?

女性自小受父权思想驯化,随着年岁渐长,往往也无意中深深吸收内化父权对女性的压迫,并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对其他陌生女性、女性友人、女儿、甚至是媳妇等伸出父权的手、吐露出父权的言论。

所以,你一定也很常看见,婆婆往往也曾是婆媳关系、婚姻关系中的弱势 / 受迫者,但却会在成为妈妈、婆婆的某一天,升级成为压迫者的翻版,把自身的委屈重新演化施加于下一代的年轻女性。要求身边的女性晚辈,应压缩自我,无私的将自己献身于婚姻、家庭、夫家,只有为人贤妻、为人良母、为人巧媳,才能将女职发扬的淋漓尽致。但身而为人的价值,仅止于进入婚姻、为人伴侣、生育子女吗?

为什么人生选项只能被限缩且硬生生划分为二:妳是无私奉献好女人、或是自私自利坏女人?

那限缩于为人伴侣与生育子女,作为女人还是个完整的人吗?或是一个行动子宫?(延伸阅读:我值不值得被爱,和我的子宫无关


图片|来源

我略去了阴道 / 阴蒂是刻意的,因为女性的性欲始终是被阉割的,自幼至长至年老皆如此。妳应守身如玉、爱惜羽毛、温良恭俭让、安分守己,否则就是淫荡放浪。

女性的性是不被看见的,女性的性是极度被压抑驯化、只为婚姻内生殖而存在的,否则就会被冠上“未婚生子”、“随便”的女性。

男性的性却是非常被鼓励的,男性跃动的欲望被视为理所当然,为人妻应满足为人妻的床第义务,否则丈夫出轨就是老婆没把先生服侍好;男性丰富的性经验甚至可被恭维“万用钥匙”,相反地,当女性性经验多于一人、或于婚姻外,则会被以“北港香炉”、“公厕”、“臭鲍”称之。

女性不是只是一个性器官

女性除了被压迫的性与生殖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面向,都应被重新看见。身而为人的价值,不是每个独一无二的自己吗?

每个独特的灵魂都有自己的力量与动向,有人追寻金钱、有人追寻名声、有人追寻权势、有人追寻意义、有人追寻情感⋯⋯。但为什么当你降世成为女性的那一刻,似乎已经断定了,你的人生价值的完满在于“结婚了没?”、“什么时候生小孩?”、“女人吼,还是要生小孩,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

我不是只是一个子宫,我是一个完整的人

请看见我,我的想法、我的心情、我的力量、我的脆弱、我的选择⋯⋯,这不是片段的、碎裂的、被切割的,这些都是我的一部分,请以一个完整的个体来看待我。

可以把一个人的身体、灵魂、思想、感受、决定还给女人吗?还给我们的阿嬷、妈妈、阿姨、婶婶、姊姊、妹妹、侄女、女儿⋯⋯。

那是自由、那是人权、那是平等,那是自在的婆媳关系、平等的婚姻关系、共享的亲子生活、互相成全与尊重的职涯发展,让每个性别都同等拥有选择婚姻、家庭、养育、独身、职涯等权利。


图片|来源

没有人需要被婚姻家庭的单一价值绑架。如果有适合的对象很好,如果没有适合的对象也没关系,如果有家庭很好,如果喜欢独身也很好,如果想暂时一个人也很好,如果想等待爱情也很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时间。(延伸阅读:我是女性主义者,该如何跟异男谈一场平等恋爱

这是每个人的决定,让我们把每个人的权利还给每个人,让我们的形象都被看见,让我们的声音都被听见,让我们找到自己独一无二的价值、如我所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