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落幕的格拉斯顿柏里音乐节,从 1970 年举办至今,继承嬉皮与摇滚精神,也被誉为“英国的伍兹塔克”。不过主办人爱蜜莉伊维斯,近日指出音乐圈长期忽略女性,即使她筹办音乐节近二十载,“很多音乐界主管还是不想跟我合作,他们还会说:‘我要先跟妳爸爸(83 岁)说话。’”

刚于 6 月 30 日落幕的格拉斯顿柏里音乐节(Glastonbury Festival),是世上最大摇滚音乐祭之一。从 1970 年开始,就是嬉皮文化跟摇滚乐的重要产地,每年吸引近 15 万人参与。包括史提夫汪达(Stevie Wonder)、大卫鲍伊(David Bowie)、绿洲合唱团(Oasis)、电台司令(Radiohead)都曾登上其主舞台,更被称为“英国的‘伍兹塔克’”。

音乐节创始人,是酪农场主人麦可伊维斯(Michael Eavis)。1969 年,他与妻子因为看了一场齐柏林飞船(Led Zeppelin)的表演,深受感动。隔年,他将自己的乳牛农场拿来举办音乐节,也成为目前世界规模最大的露天音乐节。(延伸阅读:【玩音乐】嗨翻一夏世界音乐节大搜查!

爱蜜莉伊维斯:“二十年后,他们还是想要先跟我爸爸说话”

许多年前,麦可伊维斯宣布退休,将音乐节主办交由女儿爱蜜莉伊维斯(Emily Eavis)接管。在最近一场 BBC Radio 4 的专访中,爱蜜莉才揭露,音乐圈中长期以来对女性的歧视。包括不重视女性意见、高层主管全是男性、演出比例永远是男多于女。政治圈、音乐圈、电影圈,时常不乏这样的案例。


图片|来源

爱蜜莉指出:

很多音乐界主管依然不想与我共事,就算已经主办了快二十年,他们还是会说:“我要先跟妳爸爸(83 岁)说话。”

今年 40 岁的爱蜜莉,有着近二十年的音乐节筹办经验,她在访谈中坦承:“演唱会圈,一直以来都是由男性支配的,我常常和一整桌的男性开会,有一些男性很好,但有些男性,就是拒绝接受他们必须跟我合作的事实。”(“The live music world has been so male-dominated,” she told BBC Radio 4’s Desert Island Discs. “I go to meetings with just tables of men. Some were great, and some just refuse to accept that they had to deal with me.”)

“人们总是不把女性的话当一回事,尤其是我不只是一个女性,我还是‘某人’的女儿。但我的父亲已经早已将这个责任交付给我,并且训练我到足以承办这整个活动。”

头号名单男多女少:女音乐人一定假唱、政治正确才上榜?

许多音乐祭粉丝,常私底下戏称:“女歌手不会登上音乐节的头号名单(Headliners)。”即使有,往往也只是为了政治正确。根据《卫报》整理,从 2007 年开始,有 82% 的头号名单都是男性。碧昂丝在 2011 年、爱黛儿在 2016 年,也曾经成为“唯一一组”女性头号名单。

而即使音乐节主办,在头号名单放上女性名字,却还是时常招致乐迷讪笑,认为这些女歌手、乐团,“称不上真正的表演者”。以 2019 年为例,珍娜杰克森(Janet Jackson)入选头号名单,被放在杀手乐团(The Killers)、治愈乐团(The Cure)前面,就引发粉丝群嘲,认为怎么会将主流女歌手,放在摇滚天团的前方。


图片|来源

“她应该是假唱吧。”

“是场灾难”

“她登上这个名单,只是把家族名声拖下水。”


图片|取自推特

 然而,她的现场表演,得到《卫报》评分 4 分高分。也有粉丝指出,这些黑特者,只是看不惯“他们的音乐节”头号名单上,出现一个女人。相较于男性,作为女性音乐人,似乎往往需要更努力,更完美无瑕,来证明自己站在那里,不是因为保护名额,而是因为她真的如此优秀。(同场加映:【性别观察】当玛丹娜遭电台拒播,我们看见“仇老”的性别化


图片|取自推特

爱蜜莉伊维斯:“至少演出者性别要努力达到 1:1”

在 BBC 专访中,也提到爱蜜莉对未来音乐节的规划是:“我们希望能朝向演出者 50:50。过去有些年份,性别比例是男女六比四。目前这还是个挑战,我们正在努力。我也完全同意,性别平等的参与比例,是非常重要的。”(“We are working towards 50/50,” she said last week. “Some years it’s 60/40. It’s a challenge we’ve really taken on, and I’m always totally conscious every day that the gender balance should be right.”)

今年,音乐节最重要的最后一日,他们将主舞台安排给抗癌告别舞台 14 年,终于回归的凯莉米洛(Kylie Minogue)、唱了与英剧《黑镜》合作新曲的麦莉希拉(Miley Cyrus)、以及新生代独立女歌手怪奇比莉(Billie Eilish)。(同场加映:怪奇比莉Billie Eilish:当世界毁灭,青少年却得活着收烂摊子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今年的演出,被 BBC 誉为“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史上的重要女性时刻”,报导写道:

“2019 年的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不只是关乎某特定明星的表演,如何优秀并压过其他明星。今年最大的亮点时刻,就是音乐节本身。”(Glastonbury 2019 wasn’t about one particular star breaking out above the rest. This year the breakthrough moment came for the festival itself. )

我们时常感谢音乐节,赠与我们独一无二的感动时刻,舞台上的灵光,与歌手高唱,流汗流泪。不过,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更特别之处在于,它提醒我们,女性在音乐圈中仍然受到不少限制,并且愿意打破在各音乐节的过去不成文惯例,提供舞台给更多不同的人。

现场的舞台,时常像是人生舞台的缩影。当现场即人生,每个你与妳,都值得在其中找到自己闪耀的时刻。(延伸阅读:过得像个嬉皮!夏日限定活动:市集、音乐祭、露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