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孩子,“要是你是男生,你外公就不会这样待我”、“要是你不用带便当,我就不用天天做饭洗碗到富贵手”类似的话,若曾让你怀疑过“爱”是否存在,这段文字写给你,我们想陪你一起辨认情绪,相信伤口终能疗愈。

给不会爱自己的孩子们:

你的小学生活大致是无忧的,在家庭之外。在家庭之内,你是父亲眼中的不存在、母亲眼中的火药库。那样下班后爸爸在客厅看报纸妈妈在厨房煮饭的生活、全家人在饭桌上聊天、下了饭桌吃水果看电视谈笑的生活,从来不是你的生活。

你的生活是“要是你是男生,你外公就不会这样待我”、是“要是你不用带便当,我就不用天天做饭洗碗到富贵手”、是“要是你没有忘记带考卷,你爸就不会对我动手”。那些要是、那些可能,也许只是一句抱怨,你无从回应、但似乎也不需回应,你久久地反覆练习,直到以为自己可以毫不在意。在学校你不特别,但不特别是好的,特别的人会被看到,而当所有细节被放在镁光灯下检视,你不知道自己全身上下充满的错会不会让你甚至无法躲藏于不特别之后?或者你会被标注,而大家就此知道你是多麽卑鄙、无用、而惯于逃避的人?


图片|来源

国中朋友说,就是父母吧,你顺着他们点就没事了,即使你一向试着当个乖孩子。高中朋友说,反抗吧,出走后他们才会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对待,进而改变。大学朋友说,爱自己,而你茫然不知该如何进行。你觉得自己已经很宠溺自己,不忌口不忌身材的各项美食、肆意地花钱与朋友玩乐夜唱、文具日用品不会省、衣服跟着季节走,换了流行就换格衣柜。你过得很舒服。

但要说起爱这个字,你无比别扭,不只是对别人,你甚至也无法对自己说出口。你当然曾经想过父母是否爱自己,这谜题难解,你想他们是爱的,不然不会供养你至成人,金钱或屋顶,总是有个遮风避雨之处,即使打骂的来由,不也是关心所致?延伸阅读:【为你点歌】你愿意用爱别人的方式,来爱自己吗

而那是爱吗?

大学后搬出来一个人住,你有了大把的时间。一开始日日与朋友聚会,但终究你开始回家了。回到一个人的家,你才有时间好好整顿自己,你仍然不称那些为爱自己的练习,那词汇显得太做作,但你终于开始好好地、细细地、小心地,察觉自己。

从终于指认出最喜欢的一种果汁开始,你如孩子牙牙学语,一种品项、一种品项地慢慢找出自己的喜欢以及不喜欢、舒适以及不舒适。你终于认知自己是喜欢独处的,不喜欢电影院的喧闹而宁愿等上几个月再看电脑银幕,拿到书喜欢先翻到最后一页看结局,去咖啡厅晴天喜欢点榛果拿铁但雨天喜欢能捧在手间氤氲的热红茶。


图片|来源

一步一步地,你才知道了你对办公室同事宁愿领加班费也不愿回家做家务是不认同的,你对咖啡厅店员无止尽地敬业微笑是不忍心的,你知道了自己什么时候想哭、什么时候想笑,什么是可以咬着牙捺下的、什么又是当场得马上发声否则会独自郁闷上几个月的。

能够辨认自己的情绪之后,你才了解爱自己是如何一回事。第一步,不过就是简单地放过自己罢了,那是不卑不亢地对自己的应对及照料,不是买一条贵的护手霜或者吃当红甜点就能够转换心情的消费模式。你在日常中、工作中、运动中日渐练习修复自己,知道自己的所能与所不能,放过自己无法讨好的那些部份,也放下无法讨好自己的那些部份。

然后你才能在心中放下以前的伤,放下以前甚至不知晓受过的伤。你练习不再怨怼以前不曾拥有的,不比较别人所持有的,也不怨叹别人给不了的。本来并没有人对另一个人有任何义务,个人选择而已,而你的选择是放下,不再纠结于言语、文字,纠结于什么行为是爱而什么不是,纠结于什么是应当而什么不是。你放过了别人,但同时更被放过的,约莫是自己吧。延伸阅读:口口声声说要爱自己,不如先试着放过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