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日本 TBS 话题春季职人剧《我要准时下班》一播出后就受到日本广大回响,聚焦于凡事讲求晚辈尊敬前辈、加班就是认真的日本职场文化,无奈与厌世的处境几乎每天上演,“社畜”这个字眼因应而生。

文|王则颖 Luke Wang

2019 年日本 TBS 话题春季职人剧《我要准时下班》一播出后就受到日本广大回响,聚焦于凡事讲求晚辈尊敬前辈、加班就是认真的日本职场文化,无奈与厌世的处境几乎每天上演,“社畜”这个字眼因应而生。女主角东山结衣洒脱的准时下班,表面上是为了要去上海餐厅来上一大杯六点十分前才享有特价的啤酒外,其实更是对加班文化和男女职场地位不对等的柔性呐喊。

东山结衣任职于一家网路广告设计公司“Net Heroes”,专职承包客户委托的广告、网页设计专案,必须透过不断沟通与脑力激荡,并在被时间追着跑的进度时程下,完成每个专案的使命,这种无法一蹴可几的智慧财产发想,加班可说是在所难免。而东山特立独行的准时下班打卡,刚开始可说是格格不入,被同事投以吃惊的眼光,久而久之大家反而发现她效率满点的工作技能,把代办事项与完成事项分的清晰明瞭,桌面保持干净整洁,在上班时百分百投入,下午六点一到就准时收工,这样的行事作风也感化了身边老是以全勤和加班为使命的同事。

《我要准时下班》除了聚焦在日剧典型擅长的职场文化外,更是进一步扩及到日本女性在面对家庭与工作的压力与抉择,就如同由不老女神内田有纪所饰演的贱岳八重,还未能好好享受初为人母的喜悦就重返职场,一对刚出生的双胞胎儿子就只好麻烦请了长期育婴假的老公照顾,这个看似前卫的“女主外,男主内”的规划,却老是受到各界惊讶与异样的看待,剧中也不讳言地提及,女性往往在结婚生子后,对公司的贡献度与工作效率会下降,故也通常无法在家庭与职场取得双赢的平衡,这种长期下来的社会观感,就如同无形的枷锁,框住了女性对于追求职涯发展的人生目标,更限制了男女在职场取得平等尊重的愿景。

不仅是职场妈妈的困境,剧中也精采的描绘不同年龄层的女性视角。女主角的妈妈嫁给丈夫后,就长期担任家庭主妇,突然决定来个“中年离婚”的震撼弹,向几十年来老是使唤她的丈夫宣示主权,毅然决然地离家出走,也让宛如生活白痴的丈夫措手不及,同时却也是给倚仗大男人主义的中年男子一道强烈的当头棒喝。又好比“Net Heroes”约聘设计员樱宫彩奈,在第五集的剧情中,因为姣好外表而受到客户喜爱,进而相约下班后的饭局,一开始樱宫认为这只是增加客户好感,进而促成案件成交的必要社交,但没想到一个分寸的拿捏不恰当,而引来双方的理念分歧,这种近似陪酒的行为(你没听错,樱宫就是跟客户下班去喝酒),抑制女性在职场的专业发挥,沦落为取得男性愉悦的配角,是种写实的社会呈现,也是对于这个社会的深刻批判,而当然最后在男女主角的介入下,才终止了公司与客户的后续往来。(延伸阅读:为你挑剧|《我要准时下班》:我们都需要勇气,决定想要的生活

女主角的选角也绝非一时之选,由国民女星《花子与安妮》吉高由美子所饰演,她将初阶主管的百种心境诠释的讨喜又亲近,就像每个人的求职生涯期间一定会有的亲切小主管,适时给予温暖的提点,不管是茶水间的问候,或是在公司顶楼的心灵喊话,都为整部日剧注入满满正能量,在每次的潇洒下班后,也不忘提醒身边的助理也该准时下班啰,故也因此让她结下好人缘以及同事间的信任。

一个深受观众喜爱的作品,往往来自它所带来的共鸣感与社群高度讨论,其中几段情节无疑是赤裸裸的展现职场容易遇到的棘手处境。像是客户老是没有想法,却往往在你提供想法时百般刁难,又或者主管因为人情压力,迳自同意客户的各种无理要求,甚至是为了躲避公司的加班时数,长官要求员工到外面的餐厅集体变相加班。这部作品以犀利却不过度谴责的手法呈现这些不对等的职场生态,清晰流畅的力道带来了深刻的提点与反思,其中也不免俗地加入日剧最喜欢的欢乐甘草人物,像是上海酒店的中国老板娘,一板一眼却每每对东山热情款待,又好必东山未来的婆婆,老是带着高八度的娃娃音,传授着东山各种好媳妇的必备厨艺,令人莞尔。(同场加映:《我要准时下班》上班族语录:比起升迁,生活更重要

这是一部在笑闹与流畅叙事的笔触下,对于工作文化有不同见解的好剧,拥有相似职场背景的台湾,也能在观看这部日剧时得到满满共鸣,观看过程也不会觉得沉重难耐,反而是提供观众更多自我省思的空间。不以男女主角老掉牙的爱情故事作为主轴,而是将重心围绕在职场生态的各式描绘,不管是对于女权在职场的平等追求,或是与客户的千百回过招,贴切到位而不拖泥带水。多一点聆听与沟通,多站在对方立场设想,以建议和鼓励维系客户、主管或是同事间的互动桥梁,建立起不只是准时下班,还有舒适而平等的职场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