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独立报》报导,日前一位巴基斯坦裔女孩,在英国居住大半辈子,并拿到多间名校入学通知,却被要求回巴基斯坦与堂哥结婚。她说,父亲长期对她使用心理暴力,并威胁:“如果我不照作,要杀了我”。当她试着向英国申请庇护,却遭到拒绝。

“如果我不愿意嫁给我堂哥,我的爸爸能以家族名誉之名杀死我。”

《独立报》独家报导,日前一位英国的 23 岁巴基斯坦裔女孩,拿到英国数间大学的天文学入学通知,并在英国居住了大半辈子,但仍可能将因为移民政策,被遣返回国。回到巴基斯坦,等着她的命运,是她的父亲将会作为她的男性监护人,并要求她回到巴基斯坦后,就要与堂哥结婚。

今年二月,她曾试图申请英国内政部的庇护,却遭到拒绝,原因是官员认为她所提供的证据,并不足以构成“立即身处风险”的程度。这个月,她仍在等待上诉的后续结果。

她的律师萨拉·贾夫德(Sairah Javed)说明,英国内政部(home office)判定她的父亲是一位巴基斯坦裔的公务员,过去也没有家暴的纪录。“可是,一旦她回到自己的国家,她的父亲将有权力替她做出大多数决定,她并不享有太多自由。”


图片|来源

我爸爸说:“等回到巴基斯坦,看我怎么修理你”

根据报导,这位女孩已经拿到许多知名学校的天文学学位奖学金,包括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布理斯托大学、谢菲尔得大学、以及皇后玛丽学院。生于伊斯兰马巴德的她,11 岁就搬来英国。尽管父亲不会对他们使用直接的肢体暴力,却时常对他的家人,长期采取心理恐吓。(同场加映:【图集】性侵害、言语暴力、亲密暴力!你不知道的性别暴力日常

“他总是恐吓我们来展示他的权力。”她说。“他不是生理虐待我们,而是心理折磨。例如他会不断告诉我们,‘你们等着看,等我们回到巴基斯坦,我可以作哪些事。’”

2011 年,他父亲就曾经诱拐他们回到巴基斯坦的外婆家,“当时我爸爸把我跟妹妹锁在家里。”后来辗转逃回英国,他的母亲曾试图向英国当局申请庇护,却未成功。

而他的父亲则声称,这举动并没有违反他的宗教信仰、家庭习俗与文化。“在女儿尚未出嫁前,父亲有权力将她们留在家中。”

他在一封信中继续自陈:“大多数时候,我们安排婚姻是不会延后的。我的女儿还没成年时,我就已经答应我的哥哥,要让女儿嫁给他的小儿子。”在巴基斯坦,如果你违反了父亲的意旨,往往会被认为是有损家族的名誉。

“他们有权力惩罚你,甚至杀害你,以荣誉之名。”女孩说。(In Pakistani culture if you don’t obey your father, his honour would be affected,” she said. “They can go to any extent, they can physically abuse you and kill you in the name of honour.)

女人是男人的财产 五千件“荣誉杀人”案

7 月 1 日,据《路透社》报导,也有一位巴基斯坦木尔坦市男性,在家里射杀他的妻子、两位子女、以及妻子娘家的另外多名亲属。原因是,他看见一张在沙乌地阿拉伯当裁缝的妻子,跟陌生男子的合照,便认定她有了外遇。因此在她返家后,将她杀害。


图片|来源

“这很明显就是荣誉杀人。”负责侦办此案的木尔坦警官伊姆兰·穆罕默德说。“他并没有为自己的行动感到抱歉。”尽管这位丈夫被以谋杀罪起诉,但这无助于改变人们根深柢固的观念。

《独立报》报导,荣誉杀人(honoring kill)在少数信奉伊斯兰的国家,仍不时出现。据报导资料,每年有近 1000 名巴基斯坦女性,因为名誉杀人而遭到杀害。

女性眷属作为男性财产,她们在就学,婚配,甚至行动上,都受到男性亲属的严格限制。而当女性不遵守男性约束,则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作为“维持家族名誉”的洗门风行为。

一个女孩被威胁,一个女孩死去,世界上还有多少女性,必须以家族、宗教、男性眷属的面子之名,受到不人性的对待?

女性是婚姻财产?性别暴力,不只在巴基斯坦

回看这些事件,其实女性被视为男人财产的观念,也没有离我们那么遥远。

根据移民署资料,截至 2019 年 2 月,共有 54 万名外籍配偶在台。不过即使如此,我们仍时常看见她们受到性别暴力的对待。即使大部分的人已用“新住民”的名词称呼她们,但外籍配偶,依然不时被视为丈夫的所有品。甚至也有政治人物曾说,“台北市已经‘进口’ 30 万的外籍新娘”,彷佛一个一个生命,是可以任意进出口的物品。

许多人误解,以为当“媳妇是用聘金‘买来的’”,就表示女人是商品,可以任意对待。一旦婚姻仅只被理解为某种交易行为,对丈夫来说是市场消费,对父亲来说女儿就是生来的财产。

不能否认,婚姻作为一种长期的社会契约,确实难免关系的交换,格差婚,低方婚,老少配,在任何形式的婚姻中都一样。不过,即使有些时候,婚姻被理解为“市场”,也不带意味着任何人能够被视作低等的一方看待。

这依旧是人与人的关系,而非人与物的关系。

致被宰割的女人:“不论击垮多少次,我都会卷土重来”

2016 年,巴基斯坦一位女性 Qandeel Baloch,因为推广女性主义,被亲生哥哥杀害,死在自家沙发上。过世之前,她在社群网站上留言,非常值得阅读。(同场加映:巴基斯坦“荣誉处死”:她被我杀死,因为她是女性主义者

“不论我被击垮多少次,我都会卷土重来,因为我就是战士。致那些被社会宰割的女人,我会持续实践的我承诺,我也知道,你会继续保持你的恨意。”

英国这位天文学女孩,目前仍在申请庇护,等待内政部的上诉结果。无论如何,我们都希望,不论英国,不论巴基斯坦,不论台湾,这样的事件,不要再发生。如果你也关心性别暴力,希望能够做得更多,可以看这些文章:

关心这样的事件,是因为他离我们并不遥远,只要这种婚姻完全被当成交易来看待的观念没有破除,它不只可能发生在偏远地带,更可能发生在任何一个女性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