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等到问题一发不可收拾,再来挽救。分享给你“策略性道歉”,简单掌握大脑情绪,即使犯错,你也能高效回击!

策略性道歉

道歉对许多人来说非常困难,对于位高权重的人来说更难,因为他们担心道歉等同于示弱。有些人不道歉则是害怕责任会转移到自己身上。

策略性道歉的原理就是说出:“我很抱歉让你不好受。”这么做承认了双方之间有问题存在,却没有责任的归属,还能展现同理心。策略性道歉后,只要简单问一句∶“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呢?”就能开始处理人类脑的问题(需要解决的问题),或是猴子脑的问题(情绪感受)。

灵长类动物的行为模式是这样的:地位比较高的黑猩猩在霸凌同侪之后,会花时间替对方理理毛,也就是先欺负对方,再疼疼对方;伤害一个人之后,多花一点时间加以安抚,避免对方心生不满。


图片|来源

这样的模式很常见,例如家暴之后送上鲜花卡片,或是老板对祕书狂吼之后,给祕书多一点休假。这种模式是内建的。如果在一个团体中,地位较高的成员做出了恶劣行径,事后却没有弥补受害者,冲突双方就会有一种“未竟之感”,这种感觉就是剧本没有演完的迹象。延伸阅读:唯独在这,先忍一忍:职场上的“情绪调适法”

人们不喜欢道歉,原因在于以下特质:我们会想像他人的眼光,而且当猴子脑掌舵时,我们的感觉最重要,事情的真相只是次要。

“他才是混蛋,为什么我要道歉?”

没错,猴子脑又来了。

本书提供的训练技巧有一些前提。第一个前提(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你眼前有个实际的任务需要完成。真正的地位及尊重远比猴子脑想像出来的地位来得重要。争夺权力的戏码存在人际互动中,却无法有效解决社会性冲突。所以,如果你不在乎实际的任务,只想自我感觉良好(有没有原因都无妨),或是只关心别人有没有看见你的头衔地位,而不在乎别人是否尊重你的话,你就不用学习这些技巧了。

为什么我们要对混蛋道歉? 因为混蛋也只是跟着剧本走罢了,一切都是猴子脑的问题。如果剧本还没结束,他就无法解决真正要处理的问题。道理就这么简单。如果道歉可以让剧本走完,我们就道歉。为什么? 因为这样才能开始解决真正需要面对的问题。


图片|来源

但为什么我应该要道歉? 换个角度问好了,为什么不要道歉呢? 如果都已经知道道歉可以解决问题了,为什么还要犹豫不决?

因为这样做好像是在示弱? 其实大家都很清楚,道歉不是示弱。大部分旁观者都知道是谁在无理取闹。通常冲突双方都有问题,当两人争执时,先道歉的人不会被视为弱者。这种状况你我肯定都看过很多,先道歉的人被认为是脑袋比较清楚、比较成熟的一方。有时候团体中的资深成员就算没有卷入冲突,往往还是会出面道歉缓和情势,藉以换取和平。

你担心如果先道歉,就好像是在奖励不好的行为,而不是惩罚犯错? 到底谁会有这样的误会?“对不起”几个字也能算是种奖励? 有这回事吗?延伸阅读:从 ISIS 绑架事件看日本道歉文化“对不起,我的孩子添麻烦了”

猴子脑会让人不想低头道歉,为了想像出来的地位及外界眼光而奋战到底。猴子脑非常强大,它让人宁愿拿开山刀砍杀妇孺,也不愿承受半点侮辱讪笑。然而很多时候,那些令人害怕的侮辱及讪笑,其实只是你自己想像出来的。如果眼前有重要任务得完成,你就该避开自己的猴子脑所设下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