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女儿伊凡卡也是韩团 EXO 迷妹,反观台湾韩团迷妹却往往受到歧视待遇。

我们一起重看:迷妹文化,其实补偿了我们整个世代的失落。

周末一年一度的 G20 在大阪结束后,川普和女儿伊凡卡 29 日前往韩国青瓦台与文在寅共进晚餐,韩团 EXO 更在聚餐现场守候,由团长 Suho 金俊勉送上签名专辑和书,因为伊凡卡曾经说她们全家人都是 EXO 的粉丝。

玩自拍、转推、要签名,许多评论好奇,相比于 90 年代的哈日风潮未能席卷到欧美,到底是什么魔法,让韩国流行文化在短短时间内入侵欧美,连美国第一家庭都沦陷?


图片|来源

韩流爆红,给世人最真实的梦

从韩流始祖少女时代、Super Junior,到现在的 EXO、BTS 防弹少年团,韩国文化溢出亚洲各国,从上一个十年走向下一个新里程碑。韩国文化之所以长红,来自于它不断地转型,从过去以长发美腿、多女爱上一男等操作手法吸引粉丝眼球,到今日更多的作品选择与社会产生连结,为世代发声。

韩国流行作品爆红关键之一,是善于给社会一个投射渴望的想像,用磅礴的、梦幻的手法包装残酷的事实,但却诚实地直指社会现况。延伸阅读:成绩决定一生的幸福与尊严?韩国强盛背后的五大代价

如 BTS 的出道歌〈No More Dream〉反应了韩国高压学习文化,讽刺没有梦想的少年们。他们的歌词也唱尽亚洲学子心声:

지겨운 same day, 반복되는 매일에
让人厌烦的 same day, 在重复着的每一天里

어른들과 부모님은 틀에 박힌 꿈을 주입해
大人们和父母在框架中给我灌注着死板的梦想

장래희망 넘버원.. 공무원?
未来的志愿是一等的.. 公务员?

강요된 꿈은 아냐, 9회말 구원투수
这不是强求来的梦想吗, 9局下的救援投手

시간낭비인 야자에 돌직구를 날려
给浪费着时间的打者投出直球

지옥 같은 사회에 반항해, 꿈을 특별사면
反抗这如同地狱般的社会吧, 梦想是特别赦免

자신에게 물어봐 니 꿈의 profile
问问自己吧 你的梦想的 profile

억압만 받던 인생 니 삶의 주어가 되어봐
只受到压迫的人生 成为自己生命的主宰吧

音乐之外,影视方面也有许多刻画韩国转型正义的作品都打破同温层,获得极高的回馈,如〈1987:黎明到来的那一天〉改编自六月民主运动,上映涌破 12 亿票房。另一个作品《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讲光州民主化运动,成为韩影史上最高首映观影人数之电影,在台湾也获得超过 3000 万的票房纪录。

韩国文化丝丝入扣的包装、训练成熟的才华,以及每一个作品具备“核心价值”是让韩国文化走向国际舞台的关键。根据李明璁的研究,我们看到流行文化多用“可爱”的形象喂养异性恋男性的凝视视角,但韩国文化为了重塑“全球化的亚洲性感”,摆脱了卖弄可爱的方式,建立有个性、有魅力的叙事观点,在女性角色的刻画尤其明显能感受到其核心价值:对男性从单纯依附到进行抗衡,同时以歌舞宣示女性自身在情爱关系中的独立自主性。

再举一登上国际版面的例子,连续三年蝉联 Bill Board“最佳社群媒体艺人”(Top Social Artist)的 BTS 便是带着“改变人们对于有色音乐及艺术家的看法”的理想前进国际排行榜内。透过作品,他们要谈的不只是发生在年轻人身上的校园霸凌、社会不平等、家庭暴力⋯⋯等,他们更多地在谈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关于欲望、自我、梦想、自省⋯⋯等的呼吁。延伸阅读:不只是实力,还谈别人不敢谈的话题!防弹少年团入选时代百大人物

迷妹,补偿了世代的空虚

剖析人们追星的行为,心理学家阿德勒曾经提出这是一种心理的方位机制,称作“补偿心理”。补偿心理指人们因为自身的缺陷或不完没而不能达到某个目标时,会有意识地采取其他能够获取成功的活动,来代偿某种能力缺陷而弥补因失败造成的自卑感。

对追星族而言,喜爱偶像、收到偶像的回馈,并不是一种痴迷、狂热的行为。就很所有人一样,我们都需要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来获得成就感与自信,而对粉丝而言,追星便是一种能心理平衡的方式。

除了自我满足以外,追星也在学术研究中被证实能够带给人们“身体形塑”与“自我意识建构”,打脸了认为迷妹是无脑的批评。在李明璁的研究中便针对“粉丝喜爱 cover 韩国偶像舞蹈”的现象点出:

如果说,身体建构论的观点在于强调“因为深深着迷于影像里的身体 (visual body),所以我也想让自己的身体变成那个样子”,那么在此我们看到的就是另一种可能:
我并不会成为影像里的身体,但我会因为瞭解了影像里身体的形塑过程,而反过来知道自己身体的形塑可能。
于是,“成为什么”不再是重点,而是实际上在模仿练舞的过程中“体现了什么”。

在许多“饭圈”中,我们也察觉到他们之中存在友情,并形成新型的社交网路圈。粉丝在团体中,并非如舆论说的只懂得关注偶像、堕落没目标,而是自在分享偶像资讯的同时,给予彼此生活建议与目标支撑。

不再歧视偶像崇拜

偶像,提供每一个人学习的榜样,在低潮时能透过偶像的故事重新找回动力。无论你今天热衷流行音乐,或者你只听独立音乐;无论你疯迷韩国偶像,或者钟爱西洋巨星;无论迷妹是川普的女儿伊凡卡,还是平凡的我们,都值得拥有一个偶像,并获得同等的尊重。

没有任何一个人应该要因为崇拜一名偶像,就被贴上无脑、人生没目标的负面标签。迷妹一词,也应被洗白,不再带有贬抑意味。或许,我们应该停止提问韩国流行文化的魅力点何在,而是懂得不分文化、国家、种族地去认识他们,了解作品背后要讲述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