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批跨性别国会议员之一的谭瓦林(Tanwarin Sukkhapisit)持续为少数族群发声,近日让他们受挫的总理选举结束,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向众人喊话:“我不是花瓶。我想写下泰国政治史的新页。”

今年 3 月 24 日泰国举行众议院选举,最终共有 27 个政党 500 人进入众议院,其中有 417 名男性、79 名女性,以及 4 名跨性别者,比例虽然不高,但却是国会殿堂出现首批公开的跨性别者。


图片|来源

从电影到政坛 谭瓦林向世界证明影响力


图片|来源

首批跨性别国会议员之一的谭瓦林(Tanwarin Sukkhapisit),原名叫披尼(Pinit Ngarmpring)的他,曾任泰国知名的导演,多部以性别议题为题的电影代表作,其中在 2010 年的《后花园的情欲》(Insects in the Backyard),内容描述跨性别父亲面对污名的紧张亲子关系,裸露男性生殖器的画面而遭禁,经过多年司法战后,将争议片段删去,终于在泰国播出,也让谭瓦林想有了跨界政坛的念头,两年前,谭瓦林决定从父亲变性成为一名女性,随后加入捍卫 LGBT 权益的政党“未来前进党”(Future Forward Party)。

接受 BBC 采访时,谭瓦林表示自己本身就对参政感兴趣,然而过去还是男人的她却不敢做自己,直到两年前,完成变性手术后,终于从心所欲的参政了。她说:“我要向世界证明,变性人也能从政,也能在政治界有一席之地。”

然而,在选举期间遭到霸凌、批评,他仍然坚持走上这条路,致力为跨性别者发声,一路跌跌撞撞,到今年 6 月 5 号泰国总理选举之际,谭瓦林要投票时,国会议长仍然称他为“谭瓦林先生”,对于跨性别者的歧视意味浓厚,而最终由于参议院几乎为军政府势力,250 席参议院席次让军方出身的帕拉育(Prayut Chan-o-cha)连任总理职位。

存在表面的性别开放 跨性别议员如何让泰国走向实质平等

提到泰国,多数人认为在此处对于同性恋、跨性别 LGBT 人民相对友善,然而摊开亚洲 LGBT 权益,泰国对 LGBT 相较其他东南亚国家相对开放,然而事实到底是如何呢?让我们先回到泰国 LGBT 权益演进。

在泰国早在 1956 年,同性性行为开始合法,2005 年,泰国军队解除了禁止 LGBT 人群在军队服役的禁令。男性和女性的同性性活动在泰国是合法的,然而,同性伴侣和家庭并没有获得提供给异性夫妇的法律保护。

在一般民众及政府的公共政策眼中,对性少数族群(LGBT)态度的改善大致是始于 1990 年代。2015 年 9 月 9 日开始实施的“性别平等法”《Gender Equality Act》则给予性少数族群有关性别认同及性倾向不受歧视的正式法律保护。

直到 2002 年,泰国卫生部才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名单除病化,2015 年才通过《性别平等法》(Gender Equality Act),给予性少数族群有关性别认同及性倾向不受歧视的正式法律保护。(同场加映:不被男女二分框架束缚!泰国宪法承认第三性

一直以来,LGBT 在泰国受到歧视的问题也未少过,对于跨性别者的宽容只存在特定的工作场域,像是电视喜剧演员、歌舞表演者等等泰国变性者的传统工作,然而在其他就业领域像是银行、教育、法律、商业等等不平等对待的事实一直备受争议。


图片|来源

以今年 5 月 17 日国际不再恐同日当天,震撼国际的同性大事-台湾成为亚洲首个通过同婚的国家,至于那个一直被同性者视为天堂的泰国呢?事实上,自从 2011 年起,民间人权团体及政府单位多次试图推动同性民事结合的各种法案,泰国政府曾于 2012 年底草拟婚姻平权法草案,到 2014 年获得不同党派的共同支持后,随即因泰国政局持续的动荡不安而一事无成。(延伸阅读:亚洲婚姻平权地图:从台湾开始,让我们把平权传出去

而目前在泰国最新版的“同性生活伴侣注册法”的实质意义是如何呢?伴侣关系在法律上是“民事上的结合”而不是“婚姻里的配偶”,其法律用字是‘伴侣’,目前泰国国会尚积有待解决的法案,此“同性生活伴侣注册法”搁置到今年 3 月 24 日全国大选日都尚未处理。

2013 年《曼谷邮报》文章说:“泰国被看作是同性伴侣的一个旅游天堂,但实际上对于当地法律和民情来说,这不是那么自由的。”

以文化角度来看,对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LGBT)虽然开放,但是在更核心的法律、人权保障、职场里却不是想像中的友善。(同场加映:活着的玫瑰少年!泰国畅销作家Sha:我相信自己,我选择做自己

泰国的变性人被视为次等公民,工作机会受到限制经常受到歧视,泰国跨性别者不得改变身分证登记的生理性别,不能结婚、领养小孩。跨性别的谭瓦林曾在国会被视为演艺人员、被议长称为“先生”,对他来说如何证明自己是未来从政的重要课题。

这不是一个公平的选举,也不会是一个真正的民主,但已经向前迈出关键的一步。”

今年四月份谭瓦林接受卫报(The Guardian)采访时所说的,如今从总理选举结果仍然相呼应。

理解和实质上的机会平等之间的屏障仍存在泰国社会,跨性别议员站出来只是第一步,对谭瓦林来说,过去透过电影来宣导性别议题已经不够,决定从政的他也曾看好台湾同婚法,推动泰国同性婚姻、性别教育,不论是教育、就业和家庭环境能够带来真正的性别平等,企盼能藉由参政真正改变充满歧视的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