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 王夺得 2019 金曲歌王,在颁奖台上他大喊着:“妈,不要再情绪勒索了!我也爱妳,但我不一定要听妳的话!”

他想告诉母亲,我追求自己的梦想,与孝不孝顺无关。

当初那个被母亲说,辍学做音乐就是不孝的孩子,其实也多次在音乐创作里写着对母亲的告白。但这已经不再是周杰伦〈听妈妈的话〉,而是我不一定要听妳的话,但我还是爱妳,这样可以吗?

Oh 我的妈妈 妳要来一根甘蔗吗
妈妈 我是快乐的甘蔗 man

2019 金曲奖刚落幕,今年嘻哈饶舌歌手 Leo 王夺得歌王宝座,我们看到他兴奋地跑上台前,却在麦克风前大声说着:“妈妈,不要再情绪勒索了,我也爱妳,但我不一定要听妳的话!”(为你统整,金曲 30 精彩回顾大盘点

他想告诉母亲,这是我想要的人生;我追求我的梦想,与孝不孝顺无关。

Leo 王原为台大社会系学生,但中途为专心做音乐辍学。他提到,母亲对此感到非常失望、认为这样的选择是“不孝”的。他那一句想给母亲的“不好意思,不要混为一谈。”成为金曲台上的突兀言语——如果你也有发现,每一年相关大型颁奖典礼致词台上,耳熟能详地“感谢我的妈妈”、“谢谢母亲,有您才有今天的我”,母亲的爱与生命成就相伴而进,你也跟着融化在那一刻的激动情绪。

然而,如果今天妈妈不是那个支持你追求梦想的人呢?

在华人家庭社会里,父母惯性将孩子视为自己生命的所有,或成就自我人生的关键。又在升学体制大环境下,你有没有认真念书、有没有功成名就,成了你爱不爱父母、有没有实践孝道的验证。然而,孩子的个人主体在这之间消失,你是谁不重要,有母亲才有你,你一辈子依附着那个家庭。

这太黏腻了,Leo 王早在脸书上说过,“我这辈子最大的感谢是妈妈,最大的阴影也是妈妈,好的坏的,骨肉无法分离。”

你无法选择你的原生家庭,你或许也不是不爱他们,但为什么,我们的爱不能好好让彼此喘口气,让大家都舒服自在呢?

你想着,爱应该是让彼此自由:

母亲的情绪勒索:每个孩子在成长时,都需要断开脐带

逃脱情绪勒索:划定界线,比你想像得更重要

“这一切都是为你好”情绪勒索下爱始终匮乏

但我们知道,Leo 王很爱母亲。如果不是因为爱,远走高飞,放下不管不是更容易?(你会想看:专访理科太太:如果每个人都可以回家,又何必流浪

他的作品〈快乐的甘蔗人〉写母亲如何把自己辛苦带大,以及他对妈妈的爱;他一句“呀 妈妈 别那么快白了妳头发”你想着少年柔情,下一句“来放个一天的假 一起啃一些甘蔗”你知道他很真的心。

制作〈神经兮兮〉时,他甚至找妈妈一起录音。歌词里他写到自己就是母亲的延伸;原本以为神经兮兮的是母亲,但自己原来也被遗传。他说,这件事好可怕。(推荐阅读:镜中母女:我的一切努力,是为了不像母亲

爱妈妈,心情复杂,人生漫长,大家保重

当初不被母亲鼓励的孩子,如今站到了台上,成为 2019 年台湾金曲奖歌王。黑马、爆冷门、跌破眼镜,媒体大肆下标,Leo 王笑得灿烂,说我做到了,即使有谁曾经对我失望。

他今天在台上说的那些话,反映着世代之间一直存在,却始终难解的课题。然而,为人父母,也许他们也不懂得如何跟孩子们相处。一来一往,我们都好为难。

但很庆幸,我们看到家的唯一威权开始动摇。从过去周杰伦〈听妈妈的话〉,到今天 Leo 王说“我不一定要听你的话”;并且,我们今日的大声疾呼,不是因为不爱了,而是因为很想继续爱着。

亲爱的家,我的妈妈,让我们的爱,让彼此自由好吗?

我们可以这样找家的答案:

重建与父母的关系:他们不是超人或老古董,他们也是普通人

如何摆脱家人情绪勒索?真正的孝不是顺从,而是沟通

亲爱的爸妈:我不是个乖女儿,但我保证我活得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