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仲基与宋慧乔离婚,许多人称“童话破灭”。有人批评,大众热爱媒体八卦,别人离婚,关你屁事。爱看的我们,难道真的比较愚蠢、易受媒体摆布吗?我们想说,作为观众,你的悲伤、不安、对未来的不确定感,都是真的。当我们哀悼名人感情消逝,也是一种我们悼亡个人爱情的方式。

今日最大的新闻,是韩国“宋宋夫妻”宋仲基与宋慧乔,由经纪公司证实两人已离婚,原因是“个性不合”。许多媒体、网路评论都称之“最后童话破灭”、“今天无法上班”、“再也不相信爱”。(延伸阅读:宋慧乔宋仲基证实离婚:结婚是勇气,要结束一段关系也是

有人或许认为,大众俗气无知,热爱名流八卦,别人离婚,到底关你屁事?但其实,这是种集体情绪的凝聚哀悼,毕竟,婚姻从不只是脸书贴文,IG 蜜月,而是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从名流故事中,每个人都多少看到自己。


图片|来源

浪漫爱想像:我不完美,遇到你,才成为完整的人(真的吗?

社会学者纪登斯(Giddens)在《亲密关系的转变》书中提到“浪漫爱”(romantic love)与“汇流爱”(confluent love)两种概念。浪漫爱指由爱恋的对象被理想化,而产生的亲密关系。它常始于“一见钟情”,两个灵魂相遇结合,确认彼此为“真爱”,结局则是走进“婚姻制度”。

当代浪漫爱想像,满足了现代化社会中的个人缺憾。我孤零零的在现代社会中生存,人与人的关系薄弱,不完美的我,毕生都在寻找失落的另一半。但当我遇到你,产生爱情,我因而成为完整的人。人们的自我认同,并非奠基于我认为自己是谁,而是奠基于,我的伴侣能否满足我缺失的部分。

当饱受情伤的宋慧乔,遇见年轻 4 岁的宋仲基,对方温柔体贴,诚恳决心,如同《太阳的后裔》,没有任何一方被矮化的姜暮烟与刘时镇,从此走进浪漫爱最终结局──婚姻。正如同小时候我们念过的大多数童话结尾:王子与公主,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同场加映:【单身日记】《太阳的后裔》我要一场棋逢敌手的恋爱

但是,这也反应了一种真爱的吊诡。所谓真爱,代表着世界上每个人,都会有个“失落的一半”,并且将会(或者应该)与你携手走入永恒婚姻吗?

媒体建构:宋宋 cp 到宋宋夫妻,难以反映现实的网路与主流媒体

除此之外,我们对浪漫爱的想像,很大一部分也与媒介建构有关。宋仲基 2017 年公开恋情时,曾在公开信写道:

“拍摄《太阳的后裔》期间,我认识了一位弥足珍贵的朋友,之后她也成为我的爱人。2017 年初,我们俩决定携手共度接下来的日子。为了开始一个让我们可以共同面对困难的未来,宋慧乔和我决定要在十月的最后一天结婚。”

不过,社群网站发言,从不代表现实生活中的一切。美国心理学者 Sherry Turkle 便曾在《在一起孤独》(Alone Together)指出,社群时代,人们往往倾向在个人媒介上表现自己光鲜亮丽的一面,而隐藏相对不快乐的真实生活。

这并非出于自私或炫耀,而是散布正面资讯,往往能够得到更多的社会支持,而使人们倾向这么做。

除个人社群网站,主流媒体报导也多用“童话”、“世纪恋情”形容他们的关系。所谓童话,意指不会在现实生活中发生,它的梦幻与不破,巩固“浪漫爱”的婚家想像。当媒体大幅报导宋仲基以“亲爱的”称呼妻子、30 人见证求婚、西班牙浪漫蜜月,作为观众,多少也从这样的报导中,巩固了名流恋情“也在找真爱”的想像。(延伸阅读:【关系日记】宋慧乔与宋仲基,因为是你,我才想共度余生

但是,婚姻经营,从不是报导的两分钟影片。不是脸书贴文。婚姻是柴米油盐。是日夜共眠。是 IG、脸书和大众媒体以外的线下生活。即使后来婚姻生变,也不代表他们曾经历过的亲密关系,会被完全抹灭。(延伸阅读:【宋慧乔与宋仲基】若我们真真切切爱过,童话就不会被打破

回头来说,爱看八卦的我们真的这么俗气吗?

但是,爱看的我们,真的代表我们比较愚蠢,易受媒体摆布吗?其实作为观众,你的悲伤,你的不解,你对未来的不确定感,都是真的。我们仍然是有能动性的。

当媒体再现名流婚姻,无形中巩固大众对“浪漫爱”与“婚家童话”的想像。而热爱八卦的大众,对名流故事的幻想(fantacy),真的如此不堪吗?英国文化研究学者 Fiske 认为,大众热爱影剧文化的现象,作为一种“幻想”,提供了常民情绪与欲望的逃逸出口。也透过阅读分析这些流行文本,我们产生出自己的解读,建构出更渴望追求的生活,拉出新的可能性。

端传媒曾在一篇分析名人过世的文章中,分析英国歌手大卫鲍伊(David Bowie)过世后,网路一片悼文的现象,并称其为“网路追思会”:

这种情绪如此普遍,也是如此准确地描述时代精神:网络愈快,我们愈害怕失去;但藉着网络,我们反而重获了哀悼旧物的能力。(中略)在网络上进行哀悼,不必然是集体忧郁,也不必然是廉价的情感表达,一千个哀悼中的网民,就有一千种情感形态。

社群媒体时代,当我们哀悼名流感情消逝,也是一种我们悼亡个人爱情的方式。当我们从报导中,窥见婚姻的不同切角,我们也认知到,名人婚姻虽不“完美”,但就跟你我一样。有喜有怒,有悲有痛。梦幻之处,我们从中得到逃逸现实的喘息机会,现实之处,我们也认清,我们都是一样的。

在这些文章里,大家集体悲伤与欢愉,辩论或彼此安慰。这或许也这时代的媒体承载的责任之一:提供公共讨论区,并且给予宽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