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卫七号即将发射,来自台湾的朱崇惠,是第一位主持福卫系列计画的女性。刚开始加入计画时,她常被问:“妳来这里干嘛?”难道当女性踏入科学领域,就必须承受更多的检视与质疑吗?

说到科学家,你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是谁?爱因斯坦、伽利略、霍金?如果是女性科学家,除了“居礼夫人”玛丽亚・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礼,你还举得出其他例子吗?在科学领域中,我们很少能看见女性身影,最近有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福卫七号”要升空了,幕后一大功臣,是身为女性太空专家的朱崇惠。(延伸阅读:【性别观察】还给居礼夫人她的名姓,为何女性们很在意

根据《中央社》报导,福卫七号将要发射升空,该计画主持人朱崇惠是台湾培养的太空专家,也是福卫系列计画第一位女性计画总主持人。当时是 1994 年,国科会(今改制为科技部)为发展人造卫星,选派近 30 名种子人员,赴美国 TRW(Thompson Ramo Wooldridge) 公司受训,参与卫星工作,而朱崇惠是这批受训人员中的唯一女性。


图片|截图

朱崇惠毕业于国立台湾大学大气科学系学士,而后又取得宾州州立大学大气科学硕士;她直到进入太空中心后,才真正开始从事卫星相关工作。在美国受训期间,她在白天进行学习与观摩;太阳下山后,则像学生般上课,慢慢累积卫星专业知识。

至今,太空产业工作人员仍以男性为多,朱崇惠曾感受到性别歧视吗?根据《自由时报》报导,朱崇惠认为,台湾的太空研究环境相当友善,看专业、不看性别,她感谢台湾提供这样的环境,培育出她的太空专业,也让她的生活充实愉快,“我是台湾本土培育出来的卫星专家。”

尽管如此,朱崇惠一开始在美国受训期间,仍常被问起:“妳来这里做什么?”年纪轻轻的她,心里难免觉得不舒服。不过,后来随着专业能力的展现,她就再也没听过这样的问句。

上述这件事,是否隐约透露,当女性踏入科学领域,必须承受更多的检视与质疑?

女科学家的“关键少数”力量

科技部全国科技动态调查资料统计, 2016 年,全台(包括企业、政府、高等教育及私人非营利等部门)研发人力共 31.7 万人。处理行政事务的支援人员中,以女性为多,占 56.5% ;至于研究人员,相较于男性占 77.6% ,女性仅占 22.4%,虽与 2006 相比已有所进步,但成长空间仍大。

在科学领域的女性,至今仍是少数,但不应该因为她们的女性身份,而抹煞其贡献与成就。

2019 年 4 月 10 日,人们终于第一次看见宇宙黑洞,幕后团队中的一位重要成员,是女性电脑科学家 Katie Bouman ,她所负责的是拍摄黑洞所需的演算法, BBC将她喻为“黑洞影像背后的女性推手”。


图片|截图

本是一件让人欣喜与骄傲的事,后续却引发争议:根据《风传媒》报导,有匿名网友指称,团队使用的演算法大部分都是由另一名男同事 Andrew Chael 完成, Katie Bouman 不过是浪得虚名。最后 Andrew Chael 和计画领导人 Kazu Akiyama 只得出面澄清,希望大家不要让性别歧视抹煞女性在科学领域的成就。(同场加映:算出黑洞照片的科学家凯蒂.包曼:“尽管未知,还是要踏出第一步。”

“So apparently some (I hope very few) people online are using the fact that I am the primary developer of the eht-imaging software library to launch awful and sexist attacks on my colleague and friend Katie Bouman. Stop.”
“显然地,某些人(我希望很少)利用我,来满足自己的性别偏见,并攻击我的同事 Bouman ,请停止。”
—— Andrew Chael 

电影《关键少数》 (Hidden Figures) ,入围第 89 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等等三项大奖,叙述 1950 年代三位女性黑人数学家在美国太空总署 (NASA) 的贡献,当时,透过 Katherine Johnson 和同事计算出来的重要数值,让约翰格林 (John Glenn) 得以顺利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进入地球轨道的太空人。这部电影探讨的是,当你身为团体中的少数——或许是种族(黑人),或许是性别(女性),你该如何自处与试图反抗?(推荐阅读:《关键少数》的时代启示:身为少数,更要投身改变歧视


图片|截图

“ They let women do some things in NASA, and it’s not because we wear skirts. It’s because we wear glasses.”
“女人可以在美国太空总署做事,并不是因为我们穿裙子,而是因为我们戴眼镜。”
—— Katherine Johnson ,《关键少数》

第 12 届台湾杰出女科学家杰出奖得主李莹英在一次采访曾说:“个别差异,远比性别的差异要来得大。”朱崇惠在女性相对少数的太空领域中,无所畏惧,勇于追求心之所向,带领福卫七号计画团队,让它顺利发射升空,也让世界看见台湾女性在科学领域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