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用一次次的鬼脸,只为了寻求爱人们的认同,我们都曾经是松子,在他人的身上,找着自己幻想出来的幸福。

文|陈湘宜

在一个个鬼脸背后,躲藏的是一颗拼命寻求认同,却遍寻不着的寂寞灵魂。


图片|《令人讨厌的松子的一生》剧照

她是川尻松子,《令人讨厌的松子的一生》的女主角。一个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他人身上的女人,始终在寻找生命的意义,换过一个又一个的男人,只要一爱上便把对方当成全世界,就算被暴力对待也不离不弃。

爱情在她眼中是扭曲的全然付出,而这一切都源自于她的童年经历,无法在亲情中建立一个避风港的她,只好转而寻求爱情,但却总是爱上错误的对象,在付出真心后被抛弃。

她的人生就像活在一片看不到尽头的海洋,不断寻找着能让自己安心的岛屿,却没有意识到触目所及的都只是浮木,于是终究只能过着载浮载沉的生活。

电影的最后,她的人生在颓靡中走向了尾声,生活在脏乱的房中,没有工作,旁人看来她就只是一名肥胖又疯癫的女人,但就是在这样的低潮中,她却突然醒悟,发现自己其实也是有擅长的事情,也是有能力靠自己活下去。

讽刺的是,当她终于决定为自己而活时,却被一群青少年活活打死,以这样荒唐的方式结束了一生。

松子死亡后,整部片却反而变得温柔起来,画面与音乐就像是要接住这个饱受折磨的灵魂般,缓慢的运镜与柔和的色调,配着她的侄子在瞭解松子的一生后帮她所下的注解,观众的情绪在这时被推到了最高点,像是有什么梗在了心头,明明应该觉得悲伤的,却只感受到满满的压抑,一方面觉得这也是种解脱,一方面又为一切感到不值。

“像姑姑那样,让人欢笑,让人打起精神,热爱他人,就算自己变得伤痕累累、孤独一人,甚至笨得不行,我却觉得,这个上帝值得信仰。”

松子很傻,总是拒绝那些真正爱着自己的人们,她身边明明也有许多在乎她的人,像是她的妹妹与她的多年好友,松子却感受不到,只想着要从男人身上索取到安全感。(推荐阅读:【马欣专文】没人像她一样爱人《令人讨厌的松子的一生》


图片|《令人讨厌的松子的一生》剧照

令人不敢置信的是,随着一次次的失败与失望,她却没有因此而放弃信任他人,在每一段的感情中都交出自己全部的爱,这种无私的爱非常纯粹,可惜放在她所遭遇的情境中却只叫人摇头叹息。

就像多米诺效应所言,事情在某个小环节出错了,从此朝向无法控制的结局发展。

松子的情形其实可以用心理学来解释,依照依附理论,她是所谓的焦虑型依附。

该理论中不安全依附的由来是婴儿时期没办法与主要照护者建立精神堡垒,因此无法形成稳定型人格,导致长大后在与人建立关系上容易遇到困难。

焦虑型依附的人会对很多事情没有安全感,且习惯性地把自己的安全感建立在他人身上,演变成不断向他人索取安全感的情形。这点与松子在处理自己与男人间的关系时很相似。

此外,松子的童年也对他造成很大的影响。从小她就觉得父亲偏爱妹妹,不在乎自己,于是对妹妹产生了敌意,想尽办法得到父亲的关注,某次发现自己的鬼脸能够让父亲露出笑容,便在未来不断使用相同的招数,刻意扮鬼脸来讨好对方。


图片|《令人讨厌的松子的一生》剧照

这跟日本作家太宰治所写的《人间失格》中的主角处境很相似,书中的主角戴上了讨好他人的面具,扮演一名小丑,对于这样隐藏自我感到安心,同时却又害怕被揭穿,于是活在痛苦与挣扎中。

事实上这本书在这部电影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松子的一名男友非常热爱太宰治,电影中也带出了松子在得不到在乎的偶像回覆时,崩溃地用笔在墙上写下《人间失格》中最着名的句子:“生而为人,我很抱歉。”(推荐阅读:拜访太宰治的精神原乡:带着《津轻》去旅行

这是她对自己人生的注解。我觉得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当她的侄子在日后追查这些事情后,说的却是姑姑在自己眼中就像上帝一样,这样的对比形成令人心酸的反差,总算有人能理解松子,但松子再也不会知道了。

电影最后的画面呈现出松子回到了小时候,踏着一步步阶梯往上走,而阶梯的尽头是对她伸出手的妹妹,在这一幕松子已经与妹妹达成了和解,也不再憎恨她了。


图片|《令人讨厌的松子的一生》剧照


图片|《令人讨厌的松子的一生》剧照

松子站在舞台上,回头望向观众,坐在那里的父亲看着她,接着笑了。

这一个画面别有深意,松子站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成为最在意的父亲眼中的唯一。这一次她不再需要扮鬼脸讨好任何人。

虽然整部电影用一种非现实主义的型式包装,甚至弥漫着浓浓的荒谬与喜剧感,这之中似乎也有一点存在主义的味道,但故事却是血淋淋的悲伤,这样的反差反而增强了这部电影的情绪,让人在电影结束后仍旧陷在剧情里,为松子的一生感到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