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面对无视人权的庞大势力,无论男性女性,“服从”也许是解方。但是,那我们就落入“父权”的圈套中了。它告诉我们,应该服从权威,尤其,当妳是个女性。否则,妳会被踢出权力核心之外,永远不会有发声的机会。但是,我们要为此屈服吗?

文|陈亭蓉

这几天,七分之一的香港民众上街抗议“送中条例”,香港中央毫无退让之意,更指挥警方使用辣椒水、催泪弹、布袋弹等武器扫射民众,受伤人数持续增加当中,包括无辜的当地民众与前进第一线的各国媒体。不仅如此,手无寸铁、毫无还手空间的人民还被强加“暴民”标签。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却以“母亲说”,也就是“养不教母之过”的荒唐言论无视民意,持续攻击争取民主自由的一般民众。(延伸阅读: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养不教母之过”:这句话如何彻底误解了“母亲”

说到这里,可能会有人认为,“看吧,这就是女性掌权的结果”。然而,不是的,完全不是。本来,女性能够掌权,就必须经过各种父权体制的层层检验。她必须符合结构剧本写下的“阳刚特质”规条,以及“菁英男性”的围绕,作为她的“军师”,才有“可能”被推举上台。性别打结(The Gender Knot)的作者亚伦·强森(Allan G·Johnson)告诉我们,父权体制容许少数的女性掌握权力,只要不破坏体制均衡,以及支配与控制的核心思想即可。


图片|来源

即便林郑月娥已经当上特首,我们也看见,她背后有一股庞大的极权势力。虽然目前没有直接的证据指向是中共政权指使她目前的一切作为,包括力推“送中条例”,以及指挥警察“镇暴”。反之,网路上疯传,习近平还亲自解释,条例是林郑月娥自己执意推行的,是她罔顾民意。(虽然后来被截图的该新闻台出来解释,那是过去习林会面时的画面,并非近日习对林的训责,“割习”之说并没有经官方证实)此外,也有中国商人拍影片“爆料”,林郑月娥就是为了个人的利益,遂推行此法。

但是,她的丈夫和儿子人都在北京。我们不会知道,是不是北京政府要胁她家人的性命、财产,以换取香港的命运。

或许,两者说法都对,也都错。但是,无论哪一套说法是事实,我们都不能无视“父权”在其中运作的迹象,因为一切都无法脱勾于“利益”与“权力”的捆绑。而利益与权力都与“控制、支配”相关,有了利益与权力,就能持续享有既有地位、生活水准,甚至牺牲他人权益与生命,为了稳固既得利益。

但是,这是父权结构的逻辑。

父权体制中的“控制”,来自于“恐惧”被其他人控制,以致人开始壮大自己、推翻他人的控制。最终,人在恐惧与控制中恶行循环而不自知。

现在,我们来看看林郑月娥的故事。她出身贫困,以母亲的坚毅形象为榜样,在艰困的环境下苦读,几乎每次考试都是榜首,在学校是品学兼优的模范生。后来她读的是香港大学社会学学士,她在学时还是“社会弱势社群及公义而奋斗的社运分子”。照理来说,她应该比很多人懂得阶级、劳动、社会运动的概念,怎么会对于103万人的怒吼无感?

但是若我们从另一角度来看,她从社会底层力争上游,一路爬到香港顶层。至此,我们能看见,因为她遵循提拔她的体制,才走到今天这一步。因此,我们能推测,她信奉的,是“只要服从体制、乖乖听话,就能过好生活”这一规训。依此观点我们就不难理解,她的做法为何如此蛮横。因为那是多么庞大的体制,可以孕育我们,也可以掐死我们。

若面对一个无视人权的巨大势力,无论男性还是女性们,“服从”也许真的是唯一解方。但是,那我们就落入“父权”的圈套当中了。它告诉我们,应该服从权威,尤其是女性。否则,妳就是不可取的,妳会被踢出权力核心之外,永远不会有发声的机会。就像林郑月娥那样,从“为民服务”路线,走向屈服极权,从此不复返。(延伸阅读:听不见的女声:我想抗议,他们却说贱人闭嘴

因此,当女性开始发声、甚至掌权,性别就达成平等了吗?民主自由就得以遍地开花了吗?不是的,我们必须摆脱对于父权写下的权力剧本,也就是权力的意涵,并不仅止于“权力的施展”。权力可以蕴含更多美好的意义,像是彼此合作、关怀基层。唯有如此,我们才能看见体制外的光,呼吸自由的空气。(延伸阅读:V 太太专文|少数女性成功,不代表多数女性得以发声

请大家一定要记得,我们对抗的是滥用权力的“父权体制”,而不是特定人士、一群人,不是男性群体,更不是拥有权力的女性。愿我们都安好。(延伸阅读:侠女的内力!专访张小虹:“女性主义的努力,是为了让女性主义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