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工作者的月薪有多少?自由业真的有大家想的那么轻松吗?让从去年起担任自由文字工作者的女人迷作者 Amazing,与你分享自由工作者的理想生活样貌!

去年是我成为自由文字工作者后,正式完整的一年,上个月去报税才知道,整年的收入是 11 万 5000 元,平均一个月只有1万!

能够以这样微薄的低薪活下来,最感恩家人的帮忙,让我住在家里,不用付房租与水电,有时还包三餐,男友家也时常让我们回去吃好料,实在幸运无比。所以平时我只要付自己的餐费、交通、电信、买书、讲座、表演、保养品等,有多少钱做多少事,想做的都有去做,其实不觉得辛苦拮据。

事实上,去年直到四月开始我才有稿费收入,前半年都靠积蓄过活,然后渐渐开始有专栏、专案的机会,一直到现在,手上已经有五个专栏。门都是一道一道慢慢开,需要踏实累积与耐心等待,没有一夜之间飞黄腾达这种事。

今年截至五月底,收入已达 9 万,平均每月 1 万 8000,较去年成长 80%。虽然跟一般的全职薪水比起还是不太多,却已非常够用。而且看到自己飞越性成长,这种陪着自我突破,持续闯荡开创的快乐,是金钱都比不上的回馈。


图片|来源

以最低限度的工作与收入,也能过上理想生活

事实上我并不是赚不到钱,而是一种选择。我的收入较全职时少了 40%,但工时却是整整少了 70-80%,平时持续经营专栏,跟偶尔接接朋友的案子外,我没有积极去找外面的案子,如果上外包网接案的话,我有信心回到之前的收入,甚至更高都没问题,可是那不是我想要的。

现在平均一天工作约 3 小时,一周写 3-6 篇文章,除了特定的合作案外,都是自己决定交稿时间与想写什么,这份自由与弹性是我回不去全职工作的重要原因。现在也有电影公司邀请试片,和出版社合作书籍推荐,看免费的电影与书,如果喜欢的话书写成文章,还有额外的稿费可拿。文章写的都是我所喜欢、关注的事,跟生活贴得紧紧的,可以说我越认真生活,就可以写越多,得到的回馈也越多。

可能我要的幸福不大,也可能有人觉得没志气,但其实每月一万八都是可支配所得,对我真的相当足够,并且觉得自己是在实验一种“最低限度的理想生活”,以少少、小小的收入,创造大大、满满的幸福。

有些朋友以为,我是天生物欲低,但其实当我还是全职工作者时,几乎每个月都把 3 万多的薪水花光。下班常吃好料犒赏自己,有时太累就搭计程车回家。三不五时上网买衣服、保养品,希望自己更光鲜亮丽。也上了很多昂贵的课程,觉得内在能力有好多不足,拼命想把自己补满。

现在回过头看,那样的消费有许多时候,都是出自补偿与发泄,并非真正需要。想靠花钱平衡过度工作却不快乐的心情,以及觉得自己永远不够好的焦虑,却怎么样都填不满。(推荐阅读:成为自由工作者:如何接到人生第一个案子?

可是过去一年,我没有买半件新衣服与新鞋子,自己都觉得惊讶,应该是做着真正喜欢的事,每天日子都心甘情愿地过,所以物欲自动降低了。以这样最低限度的工时与收入,换取到更多时间与自由,过上了一整年好日子,我比从前快乐许多。

摆脱主流的诱惑与眼光,活出渴望的样子

后来当我在脸书上公布了目前的生活状态后,许多朋友向我表达了同感与支持,很多人也正在同样的迷惘中,拼命工作赚钱却不快乐,想要离职走一条不同的路,却没有那个勇气与决心。

真正走上这条路,知道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个人脱离了队伍想去不同的方向,但主流社会仍凶猛舞爪把你逼近悬崖:“不趁年轻累积本钱与年资,老了会后悔。”“现在就该好好打拼,将来才有好日子。”“不要在该努力的时候,虚度了人生。”“自由工作久了,以后回职场就没人要给你工作。”“都已经快30岁了,怎么还没有个清楚的定位?”一大堆的“应该”与“不做就会怎样”,让人恐慌又窒息。


图片|来源

但真的是这样吗?没有别的路吗?我想要亲自看看,所以转身跳入悬崖,才发现底下这片海其实没想像可怕呀,宽广又自由,完全溺不死呢!岸上的人可能还会笑你跌落,可是那份悠游只有你懂,不必说服更无需证明。清楚自己要什么,抵抗主流社会的诱惑与恐吓,慢慢练习不再以他人的价值、眼光为依归,回到自我的内在,平静安心只为自己而活。表面看来是人生选择,里头的灵魂运动却是汹涌的厘清、辨识、专注、自信。

一头热跟着人群冲刺,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就容易迷失方向与自我,只被恐惧与不安驱赶,而不是让想望与渴求驱动,本质上就无法自由与快乐。也许尝试将紧踩油门的脚松开,变换一下前进的速度,我们更可以了解,什么样的生活适合我们,多少收入就可以满足自己,把方向盘与排档重新握回手上。

曾经我也渴望在 30 岁前功成名就,爬升到主管的位子,拥有中高级薪水,成为他人羡慕的样子。如今我知道,那不是自己想要的,现在的我是“颓而不废”,因为持续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所以一点也没废着,只是态度上稍微松一点、缓一点、慢一点。觉得自己颓颓的样子,还真是满可爱啊!(推荐阅读:不想上班打卡,下班责任制?要当自由工作者,先知道这五件事


图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