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让自己蒙着眼被毕业潮冲进就业市场前,不妨先问问自己,究竟想从职场和工作得到什么?是财富、成就感、快乐,还是稳定生活的基础?出发总得有个方向,想过了、想好了,再跳下职场这片汪洋,朝设定的方位游过去吧。

职场,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地方,最初,让人急着奔赴,最终,又让人想急着逃开?来去之间,殚精竭虑,终想获得些什么。不急着想答案,我们先做个心态调校:既然要以孤独,成就职场的自我实现,就必须让自己有些根本性的不同。首先,就是不从众的独立思考;因为你想得不一样,所以你于职场的存在与行事,看起来,就会与别人有些不一样。

在职场上,作为孤独力的修炼者,首先,我想告诉你,让自己这样想:今天我任职这份工作,不是要来领这份死薪水,而是要来帮助企业成长的。这与职位高低、薪酬多寡都没关系,纯粹是思想建设的问题,彼此之间,没有高低,只有对等。先将思维拉高,所作所为,才能立于高度;气度做高,视野才能放远。当你站得比别人高远,自然感到孤独,这是一个好的开始。而当清楚你自己要的是什么,到了这个时候,渴求有没有人懂你,是否还重要?一点也不,你懂自己要什么,才重要。也许有人会反驳:拿多少薪水,做多少事,没事干嘛想这么多。在这里,我们不纠结值不值,或对不对,你没错,那是多数人的想法;而我试着鼓励你,成为职场的离群值,未来,才有机会出众立群。(也推荐你:给毕业生的一封情书:所谓转大人就是含着泪水,带着孤单,学着自处

做好思想工作后,就让自己开始平静地,赤手空拳,只身带着孤独,迎向职场,请拥抱它,但不与它形成依存关系,你们是比肩,一起走往理想的远方。而你想要的答案──安身立命或功成名就,那都是后来的事了。

本以为又一次求职失败,结果录取了

作为一个职场新生儿,当年的我二十六岁,算是异常晚熟。求职历程坦言也没那么顺利。虽然拿到硕士毕业证书,然而十多年前,硕士早已不太稀缺。当年 104 人力银行是最时兴的求职网站,每次浏览职缺时,总觉得它巍巍的,我矮矮的。我拥有的仅是一份硕士学历、已出版的两本言情小说。那段时间,曾应征过百货公司、饭店等各式各样十多份的行销企画,最终都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万念俱灰的情况之下,差点就要以小说家作为我终身职志了,正当下了决心,通知面试的电话就来了。面试当日,面试官看完我的履历与言情小说后,她皱皱眉,带着些许意味不明的微笑:“你是写小说的喔,可能跟广告公司要的文案有点不太一样。”对话中,面试官无意透露此次还有另一位竞争者,也是写小说的,此人已出版非常多本小说,似乎有些知名度。当下,我不知道企业的录取考量是什么,面对一个新鲜人,可能也没什么经历好问的,顶多看看眼缘、掂掂求职态度。就这样,面试结束,我也没抱太大的预期,就像过去无数的失败经验一样。

面试过后那几日,我常晃到家里附近的麦当劳呆坐整日,点份便宜套餐、看免费杂志消磨时光。那天,接近傍晚下班时间,路上车水马龙,红灯变绿灯,所有机车骑士奋力往前冲,似乎尽管奔赴他们的生活,没人能阻拦。突然,我接到了录取电话。女性面试官在电话另一头,很温馨地恭喜我面试成功,下周开始上班。当这一切到来时,好像也没想像中这么狂喜。“原来录取工作是这样的心情啊。”面试成功,走回家的路上,又一股巨大莫名的孤独感袭上。

文案发想信手拈来,几乎是用本能在工作

新公司规模不大,公司大约十来个人,办公室设计明亮简约。老板有种哲学家的气质,白手起家,本身也是设计师出身,而老板娘负责会计等帐务,是典型传统的夫妻店类型。部门结构非常简单,就是设计部门与业务部门,哲学家同时也参与业务开发。

哲学家是沉默温和的人,日常上班从不多话。多年来,我最常记得的画面是,他不发一语,慢慢步出办公室,穿越设计部,进到茶水间,两手端着两个马克杯,倒完水,再默默地走入他的办公室。工作起初,哲学家对我有没有任何限制,只简单表达:当有人需要文案或企画,你就协助。后来我才明白,那时候公司以纯平面设计为主,但为强化文案与企画服务,才开始招募相关职缺的人。当时我感觉,哲学家似乎也不太明白,招募一个文案企画,该怎么使用他。他给了我很多余裕,没有设限,但我只得继续摸索。

入职后,我被安排与设计部一起上班。设计师女孩们聪明机伶,设计能力极强,观点灵活犀利,也常嘴上不饶人。她们常毫不客气地欺负我,这里讲的不是字面上的欺负,大概就是言语调侃,没有真正的恶意,而我也没特别在意。事实上,我喜欢与她们共事,她们完美演示了何谓办公室日常:聊设计、聊餐厅、聊团购、聊美妆,我大概就是一旁听着,偶尔她们想到我,就扭头讪笑我几句。

于此同时,我在这个时期,慢慢奠基了广告公司的专业知识。她们常常丢一个设计稿,就要我配上文案,中文或英文,像是餐厅点菜一样。有时,我也会为她们设计的商标提案说些故事。对我而言,发想文案都像信手捻来,像是利用本能般地在工作,提案都非常顺利过关。


图片|来源

写写文案之余,后来,当哲学家每次外出拜访客户,也会开始携上我同行,带着我参与各式广告客户的专案执行,包括生技业、保养品业、餐饮业、工业、补教业等;我感谢他都能想到我。他常在前往提案的车程上,教导我许多业务提案与谈判技巧,这段历程对我而言,都弥足珍贵,也慢慢磨练出工作信心。不知不觉,我也对业务工作渐渐产生兴趣。至此,我还是无法清晰地定义自己在职场的角色,只觉得好像眼前的工作我都能做好,但也未必很厉害就是。

老板不是吃素的,犯错还是要捱骂

时间一长,我才发现哲学家在温驯外表下,也不是吃素好惹的。印象中,我曾认真地恼火他一次,他终于大发雷霆,而我不是故意的。当时,我受命要替位于乌日的铸铁工具客户撰写企画书,协助工业园区进驻审核申请。但在这之前,我只有写硕士论文的经验。尽管心中毫无把握,但上头都把工作甩过来了,我只有冷静思考,依循申请书要求,尝试将内容完成。小聪明如我,大致顺利完成,就压在交给客户的最后一日期限。我不知哪根筋不对,内文频频出现各种小错误,但我明明已反覆校稿多次。

当时,哲学家在顶楼办公室工作,我改完后拿上去,他告诉我哪里需要修改。就这样来来回回数次,他从一开始耐着性子,到最后终于忍不住从楼上打电话下来,劈头连名带姓地飙骂我一顿,恶狠狠地问我到底要改几次?握着话筒,我背脊整片发凉,怀疑是不是要丢工作了?被骂之后,我也没让自己消沉太久,办公室里的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也无暇停下来给我一些温情安慰。我没太多情绪,不亢不卑,集中精神一再校对,终于改好。

下班前,我带着原稿,跨上破摩托车,赶往输出店将资料装订,再直奔乌日。耳边有风在呼啸,我一路狂飙,终于在客户下班前,交付到他手上。回程时,刚好碰上下班时间,一群机车骑士上班族挤在红绿灯口,等到绿灯一亮,便趋前狂奔回家接小孩或是买菜,前往各自的方向。当下我忽然意识到,似乎,我也成为了他们其中的一张脸,成为了这样的人。

那份令我被飙骂的企画案,最终申请通过,也顺利收到尾款结案。往后,哲学家又若无其事地端着马克杯,在茶水间里进出,平静地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首支广告上档带来兴奋,但我还想做更多

没多久,我参与了人生第一支家具公司电视广告拍摄案。哲学家老板将整个电视广告筹备企画主责丢给我。是的,当时的我只是一个入行还不到一年的小小文案企画。我后来观察,哲学家也是挺有实验性的,心脏也颇大颗,当时我虽毫无经验,但兴致高昂。从脚本创意发想、找代言人、遴选制作公司、媒体采购与活动记者会,都由我一手主理。面对挑战,我似乎也没有什么抗拒或恐惧,就是耐着性子面对与处理,事后想来,总感谢哲学家老板的大胆赋权。他放任野草滋生似的无为而治,竟带给了我燎原般的成长;本是放牛吃草,最后却帮忙建了座牧场。(延伸阅读:【女人迷儿说工作】刚强女子的温柔哲学:听女人迷 CEO 与主编聊工作

记忆犹新,当年找来的代言人是女星贾永婕,广告脚本就从我发想的创意一笔不改,让制作公司去画分镜,广告片在林口阿荣片厂完成拍摄。最后,当广告在电视上播放的时候,我曾兴奋过一阵。但当兴奋过后,好像仅是这么一回事而已,总感觉自己并未做到精髓。

电视广告专案结束后,日子就好像刚倒进杯子的冰啤酒,一开始泡沫热烈,最后趋于平静,我又回到每天写文案、中午等便当的办公室闲散时光。而原生的深层孤独感,开始质变,想再次定义自身与职场之间的新关系。进入职场满周年后,坦白说,我自觉没为公司创造太多价值;尽管我大量接触客户、累积了许多学习经验,但这顶多满足了职能基本底限,遑论成就。就这样过了一年,熟稔公司运作,好来好往,相处愉快。随着日子流逝,孤独感带来的驱力,越来越明显。也许在潜意识中,我不甘于此,真想做更多。


图片|pixta 图库

我有点茫然,看着日子流逝,你就称职地身在其中,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职场吗?对于安逸现状的抗拒感,从心底油然而生──我又想亲手摧毁它。

孤独力初级修炼

  • 第一步: 找工作跟谈恋爱一样,是很看运气的,没有绝对的坏公司,也只有相对的好公司,必须先明白这点,不要太一厢情愿。
  • 第二步: 别一开始就热衷投入于办公室里的那些琐事,或急于找归属感;你应该迅速找到“职感”,让自己就定位,开始运作。先动起来再说,然后,再来谈方向。
  • 第三步: 别停止思考,一再与自己核对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