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恋后,每每都在问着自己:为何还不能走出来?亲爱的,不要苛责自己,慢下来沈淀,你能够看见你自己。

文|风花

写在失恋后:不需要急着 Move On

虽然是要写失恋后,但其实离意义上的“分手”早已过了一年多了,甚至再几个月就一年半了,却直至现在才有勇气开始面对这件事。记得大学时上礼记课的时候,老师提了一个理论,那时候懵懂也就将它记到笔记本里,后来去查,是由心理治疗师 William Worden 提出的“哀悼任务”,细节不再此多讨论,因为我也不知道。

老师那时提到中国的守墓,如中国子贡为其师孔子守丧六年,虽然于礼不合,但其实符合刚刚说的“哀悼任务”,这个哀悼指的是两种挑战:失去的悲伤以及适应新环境的挑战,这也是为什么每个人在失去挚爱(亲人朋友爱人都可以)后,有不同的疗伤时间。(延伸阅读:超科学失恋复原指南:失恋的心痛,是真的

回到失恋,我觉得我在知道对方有新对象后,才真的开始发现一切都不同了,记得那时候我只崩溃的跟问我还好吗的朋友说:“我想死。”他大骂我脏话,表示不能理解;另外有个朋友在我向他哭诉怎么对方这么快就进入下一段关系时,安慰我说毕竟我们都分手一年多了,大家都要 move on 的。我却连现在都还没办法接受这件事。

直到对方进入下一段关系后,我才开始面对失去的悲伤,比较像是由适应新环境退到失去的悲伤,这两种挑战会不断地交替,所以有时候觉得我可以面对他的消息了,有时却又痛心地取消追踪对方,但难道我们真的 move on 吗?一定要吗?

在这个理论里提到:

“哀悼这件事永远不会结束,只是慢慢地淡化”

因为面对这个曾深爱过的人(我仍可以知道自己还爱着),再怎么样也没办法说前进就前进吧?他就像是泼上镜子的水珠,风干后就永远擦不掉了。

对,我现在还是会在走过的咖啡厅、对方喜欢的事物、曾有过的相似片段想起对方,面对失去的悲伤我好像比别人走的更慢一点,甚至有意无意的停止不前,这个状态却让我比平常时更能沉淀、更能思索自我,不是自我检讨,而是去看自己内在的声音,我了解到所有我的缺点、我的自卑、我的卑微,如果我前进的太快,或许我就不能看到自己了。

哀悼这件事比起为他人悲伤,不如说更是给自己时间好起来,这个好起来的时间每个人不尽相同,也不一定能真的“好起来”,只是不要苛责自己为什么不能 move on,这个停滞不前的状态,更是能自我对话的时候。


图片|来源

但这也不是总是那么理性的时期,记得我痛苦地打给同志热线时,我们 50 分钟的话题就像鬼打墙:我想他、我还爱他、但不能、我要前进、我想他⋯⋯,那通电话唯一让我记得的是,志工一直反覆说着觉得我很理性,但他所谓的理性却是让我痛苦不堪的原因之一:道理都明白但我却都接受不了,不像做数学题,画对了辅助线就能顺利获得解答(讽刺的是,我在打这篇时旁边真的有家教在教数学)。

刚开始面对失恋后,我的确想过好多遍,怎么一年多了我还放不下?怎么对方能这么快开始新的关系?我怎么不能好起来?为什么不能前进呢?(延伸阅读:《分手旅行》:书写遗失的美好,找寻下一段怦然

但也是这段“不前”,让我去思考更多自我的性格,甚至未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尽管这个放不下让我很痛苦,直至现在都还是很痛苦,但我真心感谢这段“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