谘询室里,妈妈终于吐出心声:“我好像从来没有为自己而活。”这辈子都在为别人而活,为了别人的需要,跟别人的约定。其实,母亲也是人、也会疲累,我们都需要好好抱抱自己,照顾我们的内心小孩。

这是熙雯第三次来到谘询室谈话,还没坐定,她就迫不及待的说着。

“自从之前来催眠之后,我觉得我的情绪状态变得平稳许多,连带对小孩的耐心有变好一些些⋯⋯只不过好像还是有改进的空间耶。”熙雯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继续形容着。

“从平静到濒临爆炸的状态时间有变得比较长一些⋯⋯但还是很容易爆炸耶!””

“你可以举个例子吗?”我鼓励她多说一些。

“比方说,我的孩子有起床气,我每天五六点起床准备好早餐唤他们醒来,没有得到感谢也就算了,还常常被他们摆张臭脸、嫌弃菜色,其实我也知道,孩子有些小任性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我就是会常受不了讲一些难听的话⋯⋯”

“又像是前几天⋯⋯我忙着处理其他事,忘记帮我儿子送下午的点心,那天就被他骂!我就觉得每天都送,只是漏送了一天,为什么都不能体谅妈妈呢?我就气到好几天都不想跟他讲话。”

“跟老公比起来,我跟孩子们的关系是比较紧绷的,我觉得应该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总是发在他们身上的原因吧⋯⋯。”熙雯的表情看起来有点焦虑、又有点疑惑。


图片|来源

“所以这一次的催眠,我想要控制自己的脾气、调整跟孩子之间的关系。”

接受过多次催眠引导的熙雯,已经可以很轻松的跟着直觉感受内在讯息。这一次几乎不需要费力引导,就来到了一个前世的画面当中。[注]

“我在一口井旁边,那是一个古代的庭院。”

前世的熙雯,是一个年约七、八岁的小男孩,那里有一群与他年纪相仿的孩子,表情看起来是很害怕的,转头一看,是庭院的男主人气愤凶恶的表情。

“他说:‘牛是谁偷的,快点承认,再不承认就要把你们通通丢到井里!’”

意识到自己是被父母卖给男主人作为奴役,熙雯既伤心又崩溃的呐喊着:“为什么我的父母不在身边呢?为什么都没有人保护我!”,哭到几乎要喘不过气了。

我请熙雯深呼吸,待她的情绪稍微缓和下来之后,才开始引导她继续感受这一生的故事。(延伸阅读:【花精情绪疗愈】心灵也会感冒,我们都需要情绪急救

原来,她当时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当中,妈妈又得了重病。看着消瘦的妈妈,以及为了撑起这个家,佝偻又苍桑的爸爸,她知道,自己当时并没有选择的权利。

“我想跟他们说:我不想离开家。可是我知道,我这么说只是引他们伤心罢了。”不得不为之,所以只能在父母看不见的地方,偷偷的擦掉不舍的泪水。

辛勤又老实的熙雯,认份的在男主人的底下工作着,他开始慢慢的受到了重视。甚至,还引来了府中千金爱慕的眼光。

我忍不住问道:“那你喜欢她(千金)吗?”

“有一点吧!但是我自知的身份配不上她,所以总是刻意的与她保持拒离,她会有更好的归宿的。”刻意忽略千金出嫁时不情愿的表情,老实的仅守本份,不敢也不愿多想,就这么继续的待在宅邸默默低调干活。

熙雯认份又可靠,也让男主人越来越信任,甚至到了男主人临终时,将这所宅邸交给他管理。

“老爷希望小姐回想娘家时,还是有个地方可以回,所以把宅邸交给我,要我守护这个地方。”

于是,遵守着承诺,熙雯在后半辈子,就守在这所宅邸之中。那一天,熙雯就坐在庭院的椅子上,像是睡着了一般,安静的死去了。

“离开的那一刻,心情怎么样呢?”我问着熙雯。

“松了一口气,我跟老爷之间的承诺已经完成了。”她的口气淡淡的。

“那你有什么后悔或遗憾的事吗?”我追问下去。

“我这辈子都在为别人而活,为了别人的需要,跟别人的约定。因为家里需要钱所以当奴仆、因为老爷的托付所以终生守在这所宅邸内⋯⋯我好像从来没有为自己而活。”熙雯这么说着。


图片|来源

我接着问:“前世的人生态度,是不是跟现在妳对待小孩的态度是一样的呢?”熙雯点点头表示同意。

社会的价值观带给母亲这个角色赋予很多投射,好像成为母亲就应该自动强大起来,能够无止尽的付出;但是人们(甚至母亲自己)却忘了:母亲也是一个人,也会疲惫、需要休息。

最后,我引导熙雯回到前世的第一个场景:古井旁,陪着她好好的释放当时差点被推入井底时惊吓、受伤的情绪。(延伸阅读:隐藏负面情绪就像否定事实,下雨时告诉自己“外面出大太阳”

我请她感受,当时老爷的心情:“老爷当时生意才刚起步,一切都不容易⋯⋯会找这么多孩子当帮佣,只是存着做善事,帮助贫苦家庭的心情,其实是有点超出他的负荷的。”

“那头牛,是他打算卖掉,换取我们这些小毛头的粮食的,他很生气,为什么不见了!他扬言要把我们推下去,只是吓吓我们,他想知道到底是谁弄丢牛的。”

理解对方的立场跟心情后,熙雯的表情看起来释然很多。

“我突然觉得,现在的我会对孩子这样的付出,是因为我想补偿过去没有这么被对待的自己⋯⋯所以 100 分不够,我总是觉得自己要付出 200 分,却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超支了。”

“我想,孩子已经不小了,是时候让他们学习自立,也该是我为自己而活,找到自己真正要什么的时候了。”

只有当给予者的状态是饱满的,才能够真正有品质的付出;想要照顾好身旁的人,先成为能够好好照顾自己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