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有议题论辩,总会有会人感到自己被牺牲。若你支持的理念曾经受挫,若你相信这个社会该包容更多不同的声音,惦记这份失落,怀着一点温暖,当你拥戴的价值最终“获胜”,能不能别用过去你被伤害的方式,创造更多伤口?

在我们的生命里,常常会遇到自己所期待的事情被别人大力反对。

那些你所信仰的价值观、转动世界应该有的模样,并不如你的想像,用你觉得很不公平的方式,让你觉得受伤。在这样的时刻,其实真正重要的并不是谁对谁错、谁的价值观被支持、谁当选或谁落选、谁的法案有没有过,而是一直以来你辛苦疲累了很久,不论最后是什么结果,你都值得为自己好好过。(延伸阅读:同婚合法化:在社会分歧之时,我们该重新思考家庭价值

这个世界本来就会有不同的声音,每一种声音都代表一种看法。就像其他人不能够强迫我们一样,我们也无法强迫别人要和我们拥有一样的想法。以先前的公投案来说,公投结束之后挺同的社群哀鸿遍野,那些相对于同志友善的法案都被否决;而用今天的这个法案最后的决议来说,行政院修正版本通过,下福盟等团体势必也会面临同样的内心世界崩溃的感觉,而今而后还有其他的选举、公共议题,只要有争议的地方,就一定会有人感受到“自己所信仰的信念不被支持”,那该怎么办呢?


图片|来源

和解是一条漫长的路

Terry Cross(1988)提出“文化能力”的六个连续阶段,主要是在谈,当一个人面临一个“和自己极为不同的想法”的时候,内心可能有的调适过程。从最左边的相信主流文化价值观宰制,到最右边能够兼容并且整合各种的价值观都同等重要,这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图片|来源

安静能系望:5 个字,渡过运动伤害

多年前在郑捷无差别杀人案发生的时候,社会大众也度过了集体创伤的阶段,只是那个时候的创伤是来自于捷运的喋血,而现在的创伤,是来自于自己的信念不被支持。这样的一种时刻,你可以利用心理师杨如泰当时建议的这五个字,陪伴自己走过情绪的幽谷:


图片|作者提供

  1. 安:找一个让身心能够感到安全的环境,这可以是你家、和你同仇敌忾的朋友们所聚集的公园树下,也可以是你重要的网路社群。

  2. 静:尽量维持心情平静,减少去看和自己立场不同的新闻。

  3. 能:想想目前的自己有什么事情是还可以做的,有什么事是在什么努力也无法改变的。重整自己的步调,再出发。

  4. 系:联系朋友和支持你的人,彼此互相呵护安慰,说白了就是在同温层里面取暖啦。

  5. 望:前几天我听许荣哲老师说,在纳粹集中营当中能够活下来的人,其实没有什么特殊的竟然,唯一的差别在于他们比那些死掉的人,更会说故事。给自己留着盼望与梦想,是目前的你能够拥有的最强大的力量。

如果你觉得上面这些方法很抽象,下面三个具体的方式,也提供给你参考:

  1. 书写:你可以利用花园的情绪树洞功能,或者是拿出日记本来,纪录你现在的感受和想法。这是你的国度,所以你可以在里面尽情地发泄和愤怒。若你想要在社群网站讨拍,可能要留意一下自己分享的权限,以避免大量的意见不同的声音涌进来。

  2. 发泄:如果你不喜欢用写的,那么用讲的也是一个可行的方式。找到愿意支持你的人,找个一直以来愿意陪你奋斗走这条路的人,互相拥抱、给予关怀。

  3. 待在舒适圈:上面这两件事情其实都有一个重要的核心,就在于不论你做什么事情,尽量让自己保持在舒适圈里面。或许你现在觉得愤恨不平、或许你想要再做点什么来扭转局势,但在这样的时刻,其实你更需要的是照顾自己。安抚这些日子以来,你为自己所信仰的价值搏斗,所造成的运动伤害。

最后这一段最重要!如果你是在这场拉锯当中,闷了好多年终于“获胜”的一方,请不要刻意到你意见不同的社群去留言呛声,那些过去你所受到糟糕的对待,留下的伤口你比谁都还要清楚,如果你也相信不同的声音本来就应该要彼此尊重,你也是他每一个人都值得被爱和被关怀,你也可以选择,不要用过去他们对待你的那种方式,来对待他们。(也推荐你:美国大选后的疗伤心理学:失落之后,不忘给世界多一点温柔


图片|《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约会》剧照

面对决议,意见的双方,很可能都要调整自己的脚步,去适应一个变迁的社会。在这个同时,你内在的社会也正在改变,给自己一点时间,那些还没有明朗的答案,会随着彩虹,出现在彼岸。

(参考文献 Cross, T. (1988). Cultural competence continuum. ISO 690)

 

罪恶有时,生命无常。面对幽暗的自己,你还敢梦吗?
《2019 心理祭:罪生梦死》7 场跨界论坛 探讨 7 种人性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