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兹太太梅琳达盖兹谈家,说每个家都一样,要常常告诉孩子们你爱他们,不管他们的表现、成绩如何、做了什么,而是因为他们就是他们、盖兹家的孩子。


图片来源|取自 youtube

她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妻子,不穿金戴银、花枝招展。她用传统方式育儿,有空时不是跑趴、喝下午茶,而是从事公益活动,帮助更多女人。梅琳达盖兹怎么从一个家庭主妇开始,发挥在家庭、社区、世界上的影响力,还要提升所有女性的人生。

当全球首富、亚马逊(Amazon)创办人贝佐斯正因外遇与离婚闹得满城风雨时,第二富有的比尔盖兹却写了一篇文章,鹣鲽情深的推荐他的太太、梅琳达的新书“The Moment of Lift”,分享梅琳达在旅途及工作中遇到,许多启发她的女性与人生故事。

称梅琳达为“第一贵妇”,一点都不为过。但是这位最有条件享受贵妇生活的“首富女人”,却不曾以奢华的面貌示人。她多半以上班的套装、或是轻便休闲服现身,她不戴闪亮的头饰或繁复的首饰,简单披下的直发也不特别吹卷或烫直。她纵然拥有许多财富与资源,谈的话题却不是豪门风云,而是怎么帮助穷人、女人、生病的人活得更好,还被称为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女人,也是捐款奉献最多的女性。

邻家女孩迷上电脑

她从不讳言自己来自很普通的家庭,这么一个邻家女孩,是怎么走到现在的位置,而且跟其他富太太们如此不同?

1964 年,梅琳达出生在德州,爸爸是工程师,妈妈是家庭主妇。家中共有 4 个孩子,为了贴补家用,爸妈兼职经营房屋出租。所以,身为老二的梅琳达从小就要用课后、放假的时间,跟手足一起整理、打扫这些房子,甚至清洁、修缮电器等。她 14 岁时,有天爸爸搬了一台苹果电脑回来,她整个人栽进电脑世界,像是着了迷。

父母亲虽然辛苦,但是告诉他们,只要申请上大学,再贵的学费都会为他们支付。所以她也争气,一直是好学生,大学进入杜克大学,双修电脑与经济,还完成了杜克大学的 MBA。

1987 年,23 岁的她进入微软,担任产品经理的角色。在一次电脑展中,比尔盖兹试着约她,看看未来两周有没有机会再见面。念过工学院、女性同学很少的梅琳达,一直有很多人追。“未来二周有没有空”,对她而言,真是太不积极。还好,聪明的比尔很识相,立刻再乘胜追击,下一周就见到面。二人进行低调的办公室恋情,在 1994 年步入了结婚礼堂。


图片来源|取自 youtube

后来梅琳达怀孕,虽然当时已经是微软资讯产品部门的总经理,但她决定辞职,全职养育孩子,就连着生了 3 个孩子。比尔说,这全是梅琳达自己提出的主意。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梅琳达独自面对成堆的家事与尿布,他也没有察觉有什么问题。当时事业如日中天的比尔,加班、出差频繁,很少在家。另一方面,梅琳达一天天失去自我感,也曾怀疑,究竟婚姻对她到底代表什么。

梅琳达还在上班时,职位比比尔低好几阶,比尔盖兹是老板,要在家里反转这种关系,得靠双方的智慧。幸好她有自信、也愿意沟通,让比尔知道她的疲累与无助。在老大要上幼稚园时,他们找到一家比较合适的学校,但是距离家里要开车 40 分钟。她说出她的为难,来回的车程,会耗掉她许多时间,照顾孩子与家事就更做不完了。比尔听了,就自愿一个星期送孩子上学几次。没想到,其他妈妈们看到名人比尔送小孩上学,纷纷回家跟先生说,“连比尔盖兹都自己送小孩上学,你也可以吧!”就这样,愈来愈多爸爸上班顺便送小孩上学,减轻了妈妈们的负荷。

盖兹家中  3C 严格管制

梅琳达体悟,即使当家庭主妇,也可以、且应该发挥点影响力。她说,照顾家人是好事,但是当女性的时间都花在家务时,就没法照顾自己,包括身心健康、学习、自我实现、独立、工作、创业、帮助大家……,也会影响家庭与社区的成长。如果家人能够分担,对大家都有好处。

当妈妈的日子里,她对孩子们的教养,发挥的影响更大。盖兹家对科技产品使用的限制,是出了名的严格。3 个孩子都等到 14 岁了,才能拥有自己的手机。而且除了做功课以外,周间每天只能有 45 分钟的(3C)萤幕时间,周末则一天不能超过一小时。每当孩子们看到同学用手机,都会回家跟爸妈抱怨。等到孩子有了手机,盖兹家规定,在餐桌上不能使用。(推荐阅读:你怎么做,孩子都在学!一起远离网路成瘾症) 

梅琳达解释,3C 产品本身并没有错,但是因为还不清楚这些产品对孩子成长的影响,加上很多研究显示,青少年忧郁症跟过度使用手机有关,为了减少孩子成长的痛苦,她不得不坚持。

比尔盖兹曾在演讲中提及,他们的教养方式,仍循着上一代、1970 年代“爱与逻辑”的育儿哲学。除了 3C 管制外,他们养孩子的方法,跟其他家庭没有太大不同。例如,孩子也要分担家事,领跟大家差不多的零用钱,常常告诉孩子们很爱他们,不管他们的表现、成绩如何、做了什么,而是因为他们就是他们、盖兹家的孩子。

带孩子做公益

他们也常带孩子参加公益活动,相较一些有钱人参加出国奢华旅游,他们常出国当盖兹基金会的义工,所以 3 个孩子都对公益热衷。大女儿特别关心儿童与公共卫生、社工议题,独子会把零用钱捐出来,小女儿也很了解与关注贫穷等社会现象。


图片来源|取自 youtube

至于对孩子们的期待,盖兹夫妇两人都曾公开提及,他们给孩子好的教育,相信他们未来都能有独立的能力,所以每个人只会从父母得到一千万美元的财产。一千万美元虽是一般人的天文数字,但是对盖兹夫妇在千亿美元上下跳动的财富,真的是九牛一毛。在台北,甚至不及富豪们送给子女的一间豪宅。

他们的孩子的确独立,即使是修电脑,也不会找他们身为电脑鬼才的爸爸,而是自己搞定,或找朋友帮忙。

曾是职场女强人的梅琳达,在当家庭主妇时,仍然持续参与比尔盖兹与父亲从 1994 年就开始的公益计画,发挥她在家庭外的影响力。在梅琳达的投入下,将几个不同的基金会整合,关注的问题也从教育、医疗、卫生、贫穷社区,扩张到女性议题。

她在书中直言,因为女性的影响大。“我们要怎么召唤大家提升人类、尤其是女性的生活?因为当你提升女性时,也提升了所有的人类。”

影响力超过美国副总统

在美国,她从家庭与职场的平等出发,在国际,她从女孩的境遇开始。例如,女孩的死亡率比男孩高。但是很快的,她就发现,随着女孩的成长,很多问题息息相关,包括受教育的机会,童工与童婚,能否对怀孕有自主权、用家庭计画避免堕胎与死婴、营养不良,女性在婚姻中的地位,有没有经济独立能力,甚至到协助女性创业,一个串着一个,几乎是女性发展的全方位代言人。她说,太多看不见的负担让女性活得很沉重,他们希望能够把光投在这些负担上,让大家看到,一起抬起这些负担,提升女性的生活。

随着孩子渐渐长大,进入准空巢期,加上比尔及梅琳达盖兹基金会的关注愈来愈广,她也调整了原来低调、不出风头、在台面下默默耕耘的形象。为了倡议,不得不走到台前呼吁大家改变观念。

虽然她拥有资源推展这一切,但也面临许多挑战。例如,在推展家庭计画时,受到不少质疑,认为她鼓励堕胎,还有人说她天真,被医疗厂商利用。

时至今日,梅琳达应该是在各国获得最多奖项表扬的女性,也曾跟比尔盖兹一起,被《时代杂志》选为年度风云人物。甚至,在 2016 年的总统选举中,还有骇客从候选人希拉蕊柯林顿的邮件中发现,曾想过要找比尔或梅琳达之一搭档,担任副总统的角色。

盖兹夫妇的影响力,远远超越副总统的职位。梅琳达的声势,也不会比希拉蕊差。但她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她在德国的一场国际会议中坦承,“老实说,我希望在我们生命终结时,有人回顾我们的作为,会说,比尔跟梅琳达是代表穷人,着手改变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