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罗马诗人奥维德曾撰写《爱经》一书,从拟定计画、如何赢得芳心,到外遇被抓包时要用什么说词,讲得真是钜细靡遗。所以很多人会被这种步骤化的方式影响,总是希望在学习爱或追求对象时,直接有个专家或团体告诉你:好,这里有三个或五个步骤,你就这样做!只想知道所谓的SOP,以为只要技巧对了就无往不利。但如果爱情是这么简单,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人失败?

男人必读的“游戏爱”教战手册—《爱经》

在《学着,好好爱》这本书中,我们提到一位学者李约翰(John Alan Lee),以及他在一九七○年代提出的“爱情的颜色理论”(Color theory)。他认为爱情跟颜色中的红、蓝、黄三原色可以相互类比,爱情的风格也和原色一样,可以分为三种:肉体爱(Eros)、同伴爱(Storge)、游戏爱(Ludos)。

游戏爱顾名思义是“玩耍”或“游戏”的意思,而游戏爱的典型,在小说、戏剧里面也常常可以见到(而且通常很受欢迎),像是接下来要介绍奥维德(Ovid)的《爱经》(Artis Amatoriae,又译为《爱的艺术》),就是游戏爱的经典之一。

这是一本有点心术不正的书,又是以男人的角度出发,最早的花花公子大概都是从《爱经》学到如何把妹的技巧,因此可以说它是一本写给男人看的“游戏爱”教战手册。

《爱经》的诉求很明确,从拟定计画、如何赢得芳心,到外遇被抓包时要用什么说词,讲得真是钜细靡遗。所以很多人会被这种步骤化的方式影响,总是希望在学习爱或追求对象时,直接有个专家或团体告诉你:好,这里有三个或五个步骤,你就这样做!只想知道所谓的SOP,以为只要技巧对了就无往不利。

但如果爱情是这么简单,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人失败?

我们要讨论《爱经》这本书绝不是为了学会技巧,或是把男人女人概化成一种样貌,而是看见书里提出的情境,注意到某些问题,开始思考、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不要完全把内容当成答案去解决自己的问题。很多爱情的问题并非得到一个解答就豁然开朗或忽然解决,这其实是很多人的误解。你真正需要的是自己思考去寻找出来的答案。(推荐阅读:【性别观察】社会急需的性别教育:被拒绝是理所当然,被接受不是


图片|《我们不能是朋友》剧照

爱的计画三部曲

“如果我们国人中有谁不懂爱的技巧,那就请他来读读这部诗作吧;读后受到启发,他便会去爱了。凭着技巧扬帆荡桨,使船儿高速航行;凭着技巧驾驶,使车儿轻快前进。爱神也应该受技巧的支配。”

在《爱经》的一开始,奥维德就告诉男人要有计画,就像《孙子兵法》告诉你打仗要有计画,恋爱也是一样。

“你呀,第一次迎接战斗的新兵,首先,请着意找好你爱的对象:然后,努力去打动你所喜欢的少女的芳心:最后,让那份爱情长久维持下去。”

所以,爱的计画有三个程序:

一、找好你爱的对象

二、努力打动她

三、让那份爱情长久维持下去

“当你毫无羁绊、随意去哪里就去哪里的时候,请选择一个你可以这样跟她说的人儿:‘你是我唯一的欢乐。’她不会透过捉摸不定的空气从天上掉下来,你应当寻找自己心目中的女子。”

“你要寻找恒久的爱情对象,就得首先知道在什么地方会遇上众多的年轻姑娘。”

“而尤其是请在剧场的阶梯座位中去猎取,那儿会给你提供你意想不到的机会。你在那里会找到你所爱的人儿,能与其调情的女子,一日之交的对象,长久相伴的爱人。”

首先,奥维德建议要往人多的地方去,他预设的是人多的地方总会有心目中的女性出现。其实古今中外都一样,你要怎么找到对象?首先就是先出门去呀,不要一天到晚蹲在家里,何况现在还有很多交友网站,上网交友也是一种办法,你真的不一定要像奥维德那个时代,很辛苦,还得出门去市集广场、剧院、竞技场才遇得到。总之你的对象不会从天上掉下来的。连《诗经》也老早就告诉你:“出其东门,美女如云。”要是以现代来说,大概就是百货公司周年庆的时候,保证你有看不完的人。

再来,寻找自己心目中的女性。你到底要爱什么样的人?有没有一个想法?这是爱情中常见的迷思,因为我们会被从小到大接受的通俗文化影响,在脑海中塑造一个理想形象,但这形象是依靠几个条件拼凑出来的,比如长头发、身高一百八十公分以上,或者认为女生要乖乖的、讲话细声细气等等,由此认定我们要喜欢什么样的人,条件很硬不能更改或者根本找不到,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爱一个怎样的对象。

然后,你要找的是能调情的女子、一日之交的对象,以及长久相伴的爱人?最重要的是弄清楚自己要找的对象是哪一种,而且《爱经》中的爱情类型虽然是游戏爱倾向,奥维德还是告诉你要找对象不是朝三慕四、换来换去的。

“妇女们也一样,个个浓妆艳抹、花枝招展,都拥向民众群集的戏场。她们人数众多,常常令我选择为难。她们为了看戏而到此地,她们到此地也是为了给人家看的。对于贞节的羞耻观念,这是个危险的地方。”

奥维德在这里不仅鼓励男人想像女人也跟他们一样需要对象,甚至说到竞技场:“你就坐到你所喜欢的她的身旁吧,谁也不来阻止你的;靠近她,贴得越近越好。无论她乐意与否,地方所限,令人不得不相互紧靠。正是这样的位置安排使那美人儿只好任你触碰。”

然后他又说:“如果偶然有一点尘埃落到你那美人儿的胸前,你便用手指轻轻地拂掉它。”


图片|《我们不能是朋友》剧照

这种事或许在奥维德的时代还行得通,但如果你现在这样做的话,马上就会进入性骚扰的司法程序,千万不要做这种事—我再强调三次,不要做、不要做、不要做!维德建议这些事都是非常危险的,根本是教人做坏事。不要被告了、被关了,才要找奥维德算帐。他已经死了很久了!有些理论认为,能表现男子气概的场合常常可以吸引女性的注意,因此在一九七四年,加拿大的心理学家达顿(D. G. Dutton)与艾伦(A. P. Aron)做了一个着名的“吊桥实验”。

他们请一位女研究员站在终点,让几个男性受试者分别走过一条平稳的桥跟一条摇晃的吊桥,并收到女研究员提供的电话(可以电话联络她询问研究结果)。实验结果呈现走过摇晃吊桥的人,比较容易因刺激而产生情绪。(推荐阅读:学妹拒绝你?你追求未果,何必她来负责

坦白讲,虽然吊桥实验在恋爱心理学上相当有名(又称为“吊桥效应”),但这个实验做得满差的,只能证实走过吊桥会让人类的情绪、生理比较有起伏;但心跳加速就等于感情吗?这种状态可以持续多久?有时候,心动只是一场误会吧!

不过吊桥实验还是有抓到一些重点啦,就是为什么联谊活动通常要办在户外,然后要有一点刺激性?因为刺激性可以增加情绪的转移,比如联谊去爬山,女生忽然间体力不支,男生过来扶一下,两人光明正大有点接触然后就会产生好感,因为你觉得好累而他好殷勤,你平常不吃的泡面可能那时候都是美味。总之需要一个稍微有点困难度的活动,你会认为有机会看到对方的各个方面,要不然参加那种什么都安排得很好很妥当的行程,那出门跟没出门一样啊。

谈恋爱对某些人来说,就跟奥维德、《孙子兵法》的概念一样,你要计画会赢,打这场仗才是有意义的。但这是很世俗的观点—我要是喜欢一个人,最后他也喜欢我,这才是所谓的“成功”。我一直不这么想,假如这样才是成功,那成功的人真的也不太多。我认为只要你发现自己真心地喜欢一个人,勇敢地表达自己的感情,如果对方接受,你就能跟他在一起;如果不接受,你也勇敢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我觉得这才叫“成功”!作为一个人,勇敢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没有欺骗,这是爱情关系中比较重要的一件事。

何况,即使是《爱经》步骤这么详细的一本书,也没有提到你找到喜欢的对象,但对方不喜欢你,怎么办?我想这也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