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公众人物外遇的家,有人聊八卦,有人当笑话。但是否没有人真正关注,这些家庭内的小孩?

在阿翔外遇事件之后,我们对此聊了很多,大人世界的事;从感情关系破碎与修复、婚姻背叛里的原谅或不原谅,看似想共同梳理关于家的难题,但却容易忽略,一个家除了父母,孩子也是其中的成员。(推荐阅读:是不是一定要温柔原谅,才能挽回一个家?Grace 首次发言回应阿翔外遇

今天家内有什么样的变化,影响的会是整个家庭。你的所做所为,孩子都在感觉。因为他们也是家人,他们也在等待,这一个家会走向哪?自己会在哪里,再一次被爱吗?

而相对大人而言,孩子通常更难在没有任何支持援助之下,面对眼前的伤害或变革。除了家内共同承担的压力,他们最容易接受到的,还包含校园同侪间的嘲笑蜚语:

“你爸是坏人。”

“哈哈哈,你妈很贱。”

在每一个校园角落里,可能是曾经的你,或曾经的他,面红耳赤,想着原来这就是家丑外扬,原来我的家,不会在这时候挺身保护自己。你知道那只是无知的言语,但就是从那些无知里,孩子开始被这个世界真心地刺伤。


图片|来源

“我是不是不值得被爱?”孩子们,正受什么样的伤?

一个正经历家庭变化的孩子,将产生什么样的心理状态?

美国家庭临床心理学家安娜诺.加莱斯(Ana Nogales)曾对 800 名经历过父母外遇的儿童进行调查,结果显示:

超过八成的小孩认为自己被父母欺骗,这些孩子未来都很难再度信任他人

父母外遇,或关系撕裂,破坏了儿童对人的信任感,他们会经常觉得别人在说谎。

除此之外,父母情感的破碎,将导致孩童进入混乱的情绪,他们与人建立关系的能力从根本开始受到影响。他们会开始认为婚姻是虚假的、爱情只是一种错觉。这也进而影响自己对感情、人际关系的态度。

另外还有六成的儿童,会为这样的家庭事件感到羞愧、耻辱与尴尬。因为他们会感觉到自己正在承担一件秘密;这无法对外人言说,或者担心这样的家庭将不被接受。而他自己作为这个家的一份子,他也会担心,如果自己是一个没有被普世家庭价值包容的孩子,那么这个社会、他的同侪,是否会开始排挤自己?

“我爸妈感情不好。”说出这句话,像是同时也在否定自己,我并不是一个被家所爱的小孩。

总体而言,安娜诺.加莱斯提出,大多数孩童会被父母的不忠所伤害,因为他们会感觉到自己彷佛遭受父母的背叛。不知道怎么爱人,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值得被爱,有如被悬置在空中的漂泊的孩子们,需要再次看到属于他们的家。

你的重新复原,是对他最好的示范

当一个家不同以往,即使是在微小的讯息,孩子比你想像中敏感。而在未被告知或关心的状态下,他们将进入困惑,与不安全感。“为什么爸爸妈妈不一样了?”、“我会因此被抛弃吗?”在这种时候,他们也会开始害怕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让爱消失了?

安娜诺.加莱斯建议,这种时候应倾听孩子的情绪。不论是难受的、愤怒或疑惑,你们可以试着共同讨论,或者相互陪伴;作为一个事件发生的良好倾听者,也会为这个问题的后续解决奠定良好基础。接着,安抚孩子,告诉他们不是他的错、我们正在解决问题。并且让他知道自己仍被爱着。

我们知道在这些时刻,大人们内心也非常慌乱;你也正为从未有过的情绪所困扰、焦虑、沮丧。你可能会想问,如果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接下来的进展,我如何保证孩子们的未来?但如同心理谘商师成蒂提到的,孩子们其实具备了坚毅的韧性及包容力。只要你给予足够的安全感,修复他的自尊,让他能感觉到自己被肯定;那么,他将可以发挥你想不到的潜力,与你共同度过家庭危机。

你便好好地对待自己、对待这个家,你让自己有能力再次坚强起来;你的孩子,他也会跟着你,从历经心碎,到重新获得复原的能力。因为家人不就是这样,要能一起快乐,也能一起经历悲伤。你以为一个人很难经历的事,让这个小小家人陪你,或许就给彼此,更大的力量。

别再说,撑不了婚姻,就别想要孩子

在阿翔,或者其他更多公众人物的婚变例子里,我们看过网路讨论风向,会说你对得起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家吗?先不论别人的私人家庭关系,只讨论在这些话语里,其实也煽动了某种我们对于婚姻的恐惧。

无论是外遇当事者或受害者,今天加入“孩子该怎么办”的讨论时,好像就会开始有人被责怪、有人要牺牲。你可能也开始想问,如果我也不能保证自己不会一辈子忠诚于婚姻,我是不是就不够格当一个母亲,或者父亲?

但我们要先看到的是,我们的社会,正在被所谓“完整”的家迷思所绑架。譬如时令毕业季,贾静雯与前夫共同出席大女儿的毕业典礼。媒体记者于是兴奋地强调“一家三口”、“再度同框”;好像我们就在那张大团圆的照片里,才真正美满。反之你现在看到阿翔一家人的合照,会觉得家不像家,即便有谁正在为谁努力。


图片来源|贾静雯 IG

贾静雯的大女儿、阿翔家庭里的孩子,或者回到你我的童年,那个充满无知言语的校园里,我们像玩扮家家酒,用孩童的眼光,想像一对完美的爸妈,一个完美的家。因为没人告诉过你,如果你的家不是那样,其实也并不遗憾。

不论你是被霸凌者,或者曾经因为无知而讪笑他人,作为孩子,可能都在嬉闹的原地,感觉到一股羞惭。要到长大了以后,你才慢慢明白——原来完整的家,它并不存在。

你会知道,家的意义,不在于追求这些。所有支撑孩子的,不一定是父与母终身不变的婚姻本身,而是信任感与爱的建立。如果今天你为了孩子而做了自己不想要的选择,你所忍耐的,都只会变成另一种无形的压力,再次加诸在孩子身上。到时候,那也不会是你们想要的家。因此,不是要保证永远没有意外,才能成一个家;而是当你选择婚姻、决定生小孩时,你便知道自己要有面对家庭变卦的能力。

那个能力或许是,你永远知道,你做了当下自己能做的最好的决定。

而所有曾经为自己的家感到羞耻的孩子,会在看到家有能力被修复的同时,重新与这个家一起,愿意勇敢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