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是我们无法选择的,但我们可以选择用自己的方式“成长”。从小女孩成长为女人,陈雪分享自身同志经验:“把自己安顿好,才有能力面对爸妈。”

大四的时候曾经与父亲闹翻,我当天下午就到学校附近的中餐馆找打工,此后几个月一直在那家餐厅里,一天晚上四小时打工,没拿父亲的生活费,也没有回家。

那时我不会骑摩托车,总是穿过校园、走下长长的斜坡,很远的路程去到那家生意非常好的餐厅,每天一顿员工餐,是我吃得最饱的时候,打烊时,我们几个服务生会把客人没吃完的包子点心都打包分好,各自领走,那就成了我的早餐。

从那时起,我知道,要走自己的路,得先具备独立生活的能力。

大学毕业后,因为不想考公务员或老师,只想写小说,再度与父亲争执,虽然还没找到工作,我也决定不住家里,要到外地去打工。当时我还是不会骑车,也没有摩托车,是我弟弟骑着脚踏车带我去找房子。

把自己安顿好之后,才有能面对爸妈(无论是指责或支持)。


图片|来源

那之后与父母的关系时远时近,原因难以细述,但我知道,就该是长大成人的时候了。

父母是我们无法选择的,他们的观念与我们不可能都是相同的,父母因为身为照顾者,时常会将小孩当作所有物,因为过度关心,变成了干涉,极端的例子里,父母甚至会动用语言行为暴力企图“教育”、“矫正”自己的孩子。但我们可以选择用自己的方式“成长”。方法有很多,但共同的原则都是要有耐心、要坚强,并且有长远的计画。

当你还在求学期间,经济无法独立,至少要有支持你的朋友,倘若父母对你的感情、生活或将来选择的工作都有强烈的“反对”,你更要准备好“突破父母的干涉”,这个准备不仅是物质上的,更需要精神上的自我建设,大多数的人都希望自己能达成父母的期望,甚至使父母感到骄傲,对于自己选择的道路是父母所反对的,甚至轻蔑的,不可避免会伤心难过,自我怀疑,或气愤难耐,但你要仔细认真面对自己的心,无论是你的志业、爱情或人生道路都是你一辈子的事,倘若只是为了让父母开心,却违背了自己的心,将来你不会快乐,甚至要付出一生的代价。(延伸阅读:回家路上|真正爱父母,就把父母的课题还给他们

把自己照顾好,为自己找到自己要走的路,活出真正的自我,实践生命的价值,这些才是真正使自己也使父母光荣的,即使他们最后也无法理解。

假如不幸在某些时刻,被父母管制了,无法出门,一定要想办法逃出来求救,即使没有可以帮助的朋友,外面也有很多单位能够帮忙,无论发生什么事,先冷静下来,即使父母说出最可怕、最伤人的话,要知道,那也只是他们的想法,别人的想法并不能论断你的价值,即使他们手段激烈,无论是基于关爱或是专制,父母不是孩子唯一的保护者,当你的心壮大起来,你会知道父母有时也会犯错,不必为了他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图片|来源

作为一个同志,在漫长的生命里,会遇到来自亲人、朋友、同事甚至陌生人各种奇怪的批评、反对、阻碍、干涉,会因为性倾向而导致种种不便、麻烦,但是,这就是真实的你,要真正成为自己总是困难的,你必得为这件事奋斗,必须为这个而成长、坚强,因为,即使世界改变得很慢,你还是得为自己奋斗。

我在十二岁时第一次想要死,十九岁时觉得不可能再活了,三十八岁的时候以为生命已经把我折断,健康与幸福都跟我无缘。但我咬着牙活下来了。如今的我,生命充满着不可知的变数,病痛还是依然着折磨着我,但是,我比年轻时快乐,因为我知道我已经变得坚强,我有能力去爱,也有能力被爱,我不再是柔弱的小女孩,也不再只能自卑地躲在黑暗的房间里。这些都是漫长生活里,跌跌撞撞,摸索出来的体验。(延伸阅读:为照顾父母而中断梦想,我以后会后悔吗?

你绝对不是孤独的,走出来或者逃出来,还有许多人跟你一样在为自己的幸福、自由而奋斗。

无论如何艰难,请忍耐一下,度过那个想要一了百了的时刻,穿过那片你以为看不到尽头的黑暗,即使身体暂时不自由,也要设法忍耐,找到可以脱离的时机,让我们一起活下去,因为活下去才能争取机会、才有可能幸福、才能看到自由的那天到来。

让我们一起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