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谈前任,烧着从曾爱过的人身上学会的拿手菜,时间让我们终会懂得:谢谢我们爱过,也爱过我们的人。

昨日晚餐,照例地逛市场时阿早都不会先透露菜单,或许她心中也没有菜单吧,只说了:“今天来吃番茄炒肉吧!”买了绞肉,板豆腐,小黄瓜与青葱,“还要买柠檬。”她说,我们又折回去买,看见柳丁很漂亮,也买了些。

她做菜时,我拿了椅子在一旁坐,两人就聊起来。

“每个前女友虽然不是特别会做菜,但每个人都教给了我一两样家传的拿手菜。”阿早说,比如今天要吃的番茄炒肉就是第一任女友家传的云南风味,不过当时吃到许多香料,阿早用手边可以找到的替换了。

看她把青葱切碎(不同等级的碎法,因为有不同的用途),姜跟蒜头也这么处理,她大盆子里放进青葱与姜末,绞肉也倒一半进去,然后打开豆腐⋯⋯

“你一定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对不对?”

我努力地想,好像有点印象了,豆腐加绞肉?

“豆腐丸子汤!”我大喊。(延伸阅读:【庄祖宜专文】真的爱下厨,你不该依赖食谱


图片|来源

对了。

阿早一边捏丸子,我们继续聊天,“豆腐丸子汤也是在第一任女友家里吃到的。”她说。一边把丸子跟姜片在汤锅里炖煮,一边做着腌小黄瓜,加了砂糖、白醋、蒜头,稍微腌过就可以吃。

“这也是某一任女友教的。”她说。

“那我贡献了什么呢?”我说,我一样拿手菜也没有。

“好吧,那U的笋仔饭算你贡献的。”阿早说,呵呵,U是我的第一任男友,相识几十年了,像亲人一样,阿早也与他相熟,阿早教他腌小黄瓜,他教阿早做笋仔饭。

我也回想以前的情人们做些什么菜给我吃,阿早开始做番茄炒肉的时候,我沉溺于回忆里⋯⋯,真可惜我什么也没学起来。

切上新鲜香菜,淋点柠檬汁,番茄炒肉啊,拌面配饭都很棒⋯⋯,我想起第一次吃到这道菜,是我们在花莲结婚的时候,海边的民宿,共用的简单厨房里,台风刚过,我一直担心着冰箱的菜不够吃,阿早就做了番茄炒肉拌面,在海边的小屋,端着大碗吃着,那时我就想,恩,我想要跟这样的人共同生活,想要一起创造一份我们的生活。

谢谢我们爱过,也爱过我们的人。(延伸阅读:关系树洞|致前任:请拥有那些我给不起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