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人觉得台湾很乱,但尤美女从中却看出可爱之处。小小岛屿,我们继续努力耕耘,也能开出一朵朵花。她说:“因为,只有在一块自由的土地上,才能够有这么多创意。”

只有自由的土地,才有这种创意

从妇女运动者到立法委员,尤美女进了政坛,时常得协商。协商目的,让你没有全赢,我也没有全输。立法看似困难,但这是政治,也是艺术,更是人生。

回顾同婚立法过程,她说她也看见台湾的缩影。其中揶揄,但是有爱。(延伸阅读:【专访尤美女】同性婚姻是人权,对的事情,就要去做

台湾是个移民社会。如果不是祖先冒险犯难,怎么移民到这个岛上来?大家都是韧性很强的。另外,台湾也是个殖民的社会,好不容易适应一个朝代,立刻又换了一个政权,甚至整个民族,换语言、换名字、思想也换掉,否则脑袋落地。

这种成长环境,让台湾人民很有包容性。所以你可以感受到,台湾人民是很务实的。昨天讲什么语言,今天就能换成另一种语言。

“台湾喜欢把别人的东西吸收起来,揉啊揉的,变成自己的东西。当然,我们可能因此文化浅层,但同时我们很包容。”

当西方老爱问所谓亚洲价值是什么?大家都以为,是很缓慢古老的东方价值,但她认为,台湾的价值,就是“翻转”。

“我们是移民社会,也是殖民社会。有好有坏。”坏处在于,我们的民族很健忘,事情发生了,笑笑骂骂,一阵子就忘了。可是好处在于,我们弹性、幽默,也很务实。

许多人觉得台湾很乱、很混杂,但她从中看出可爱之处。蕞尔小岛,我们努力耕耘,也能开出一朵朵花。

“我们是乱中有序的。这种乱中有序,反而让台湾得以保存很多珍贵的价值。”

“只有自由的土地上,才有这种创意,只有言论自由的国家,才会发生这种事情。”她说。

同运女神退休后?“想回民间当律师”

立法委员、人权律师、女性主义者。

beautiful lady 尤美女,最近又多了年轻人给的一个称号,唤她“同运女神”。同运女神今年 64 岁,下一步,不做立委了。她说这任做完,就打算退隐江湖。要做什么?女神要回到民间,当人权律师。

专访尤美女,我们发现,再硬的标签黏在她身上,都显得温柔坚毅,温温暖暖,做专访就像晒了场和煦阳光。她本人也像是她口中的台湾价值。坚定的内心,柔和有弹性的说出来,偶尔开开可爱玩笑,很真心,很鲜明。写稿的时候我看着她的名片,心想在台湾做性别,做人权,真是好玩啊。

尤美女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同场加映:

【专访尤美女】不是“良家妇女”!我的性别启蒙,是党外教我的

【专访尤美女】同性婚姻是人权,对的事情,就要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