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委员、人权律师、女性主义者。鼓励受伤的年轻世代,她拿出前辈气势,回忆当年推动民法修法,什么风浪没见过。“现在扣在同志上面的大帽子,性解放啊性泛滥的,三十几年前我们也经历过。”孩子们别担心,我们都在这里。

立法委员、人权律师、女性主义者。

一见到她,桃红套装,挑红染发,笑咪咪的,就跟多次曾在电视、立院现场看到的她一样。交换来的名片上头写:“非典型美女”,我们都笑了出来。

1955 年生,名唤美女,多少反映了那年代的父母对女儿的期望。“作为女孩,就应该美丽。”背负着“美女”之名长大的女孩,如何成为一个女性主义者?

漂亮台湾,漂亮淑女。挂着笑容,逻辑缜密,又擅长同理与聆听,个性幽默,这或许也是她在台湾推动妇运改革、同性婚姻,即使已是长辈年纪,但仍深得年轻人的支持的原因。

专法名字,让世界跌破眼睛

回顾今年五月通过的同婚专法,社会普遍认为这是舆论“最大公约数”。5 月 24 日,法案上路至今半个月,面对专法仍有收养、姻亲、跨国婚姻等争议,她如何看待?

去年年底公投结果,民法仅限一男一女结合,同婚修民法派无望,在只能走专法的情况下,到底能不能称同性结合为“婚姻”?为遵守大法官释宪结果,政院版推出名为《司法院释字第七四八号解释施行法》的同婚专法,成为最终结果。延伸阅读:释字748 解释施行法草案:亲爱的,法律上我们不再是陌生人

“你看我们的专法名字,让世界跌破眼镜。这是很有创意的名称。”她直直看着我,笑得诚恳。“你说它不好吗?如果不这么写,法案动不了。但你说它好吗?这名字又好像很怪。可是,看到法案,大家莞尔一下,我们就确确实实地往前了一步。”

“立法就是艺术,大家都在动弹不得的情况下,做出决定。”

我们问尤美女,身为民进党不分区立委,这个议题很多人都不想碰,怎么处理党内压力?

台湾选举还是满传统的。区域立委面对传统支持者,天天见面、帮你张罗人脉、帮你办活动。如果我是多年桩脚,有一天突然说你支持同志,我再也不挺你。你投不投降?这些压力,我都可以理解。但我自己知道,这是人权议题。同志被困在柜子多久了?当然,对的事情,还是要去做。

年轻世代别沮丧: “性解放性泛滥,我们早被骂过啦!”

把沈重议题变幽默,像是尤美女的本领。像要鼓励因为性别运动而受伤的年轻世代,对于这些沈重议题,她总是谨慎中有乐观。拿出性别运动前辈的气势,她回忆当年推动改民法亲属篇改革、推动通奸除罪化,什么风浪没见过。

“现在扣在同志上面的大帽子,性解放啊性泛滥的,爱滋病什么的,三十几年前我们就被骂过了啦!”她说。

“当大家彼此了解,就不会觉得别人的发言是冲着你来。如果要这样想,那你就会有伤害。但如果你理解处境,你自己不会受伤。 ”她说。很多对性别议题发动的攻击,不是针对你个人,别往心里去。

下一篇:【专访尤美女】不是“良家妇女”!我的性别启蒙,是党外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