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总是小心翼翼,对方不愿说的事,她从不过问;几天的失联、她当作是独处的试炼;启人的讯息、来电,她用彼此仍是男女朋友关系来自我安慰,因为她想交换的“安定”,在对方眼中绝非等价、而是天价。等价交换的意义,端看彼此是否心甘情愿。

文|Doris Y.

也许我

只是个类情人

在你孤单时候

给你温柔的人

坐在咖啡厅写文,耳边传来歌手梁静茹最新主打歌—类情人,听着歌词,心中浮现陈悦前一晚,隔着电话泣不成声地说:“我越来越觉得,是不是我根本不配得到一段正常的爱情。”

“正常的爱情”,该怎么定义呢?是双方情投意合、没有他者介入;还是彼此有相同的兴趣、聊不完的话题;抑或是都有正当职业、稳定的收入来源?如果是这三种,其实陈悦与她历任的男友都兼具,可偏偏她遇到的,都是不愿定下来的人。

像是标准程序一般,他们从互有好感、发展暧昧关系,每当陈悦觉得幸福触手可及,对方总会在即将确认情侣关系时,提出不愿意安定下来的前提,原因不外乎渴望陪伴却害怕被捆绑、不愿关系只剩负责而没有其余花火,他们的渴望与害怕,总是如此理所当然与张狂,我愿意与你一起并肩同行,只是这趟旅行,没有目的地,可每一次,陈悦总会从容就义。“也许只是现在这年纪男性的通病,过一阵子就没事了”陈悦都是这样认为的。


图片|来源

你不说的事

我从来不问

你说失望才残忍

喜欢我对你

要求不过份

有人说爱情就像是一种等价交换。所谓交换,从抽象地用青春换一个永恒、具象地用两年时间换未来扶持一生,当然也有用甘心放弃被更好的对象追求、甘心耗费独处时间与一人磨合;至于等价,绝不限定数字层面,约会吃饭 AA 制是等价,一次次争吵,她夺门而出、他再生气终究会追上前去安抚,也是一种等价。(延伸阅读:【单身日记】这一天你决定比任何人都照顾自己

等价交换的意义,端看彼此是否心甘情愿。陈悦总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对方不愿说的事,她从不过问;几天的失联、她当作是独处的试炼;启人疑窦的讯息、来电,她用彼此仍是男女朋友关系来自我安慰,因为她想交换的“安定”,在对方眼中绝非等价、而是天价。

小心维护一种单纯 挥霍过暧昧的青春

买卖总有资本,而陈悦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高估了自己的筹码,最多两年、最短不过 5 个月,迎来关系的终结。就连结束也都有标准流程可依循,看不见未来的关系、没有要求改变的底气,对方飘渺的温柔其实是种慢性残忍,直到陈悦筋疲力竭,提出分手,陈悦每一次说出心底最深的渴望,都是独自反覆练习,希望说得动人但不失优雅,或许能有绝处逢生的可能,但对方永远像早已洞悉全局般,没有惊讶,自然也没有挽留。(推荐阅读:【单身日记】何必留恋甘心错过你的人

“接受前提的是我,不愿再接受前提选择分手的也是我”,这是陈悦认为自己不配得到一段正常爱情的理由。那一晚隔着电话,我多想拍拍陈悦的肩膀告诉她,问题从不在于妳不配、妳做得不够、妳不值得,而是妳不适合。

妳从来都是一位好情人,为什么总要勉强自己,扮演一名不适合的,类情人呢?从一开始便委屈,便无法在最终走到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