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近代的女性创业家,绝不能忽略 Coco Chanel 和她的传奇故事,即使在逝世的三十多年后,品牌仍以简单舒适的奢华风格,掳获人心。Chanel的成功,标志着二十世纪女性的活跃,她们不仅从家庭生活步入职场,甚至令男子望尘莫及。

 

“不用香水的女人是没有未来的!”(Une femme sans parfum n'a pas d'avenir)

 

然而从新世纪女性的丰采回望,印象中男子称霸的古代商场,又何尝没有女性的努力痕迹。秦代四川的女子“清”,可能是最早史有明文的女性业主,以寡妇之姿,继承了家族的朱砂矿业,最后发展成蜀地巨富,甚至受到秦始皇的礼遇。

巴寡妇清的故事传颂多时,堪称古代女性从商的第一人,考虑到她甚至用财富组建了一支地方武力,可以媲美诸侯,太史公司马迁称她“礼抗万乘,名显天下”,大概不是虚辞。不过,读者或许还有疑问:既然是家族事业,当然就谈不上什么创业,也没有太多风险顾虑。说得更直接一点,企业家的第二代,与白手起家的距离好像不只一点。

 


秦始皇陵的兵马俑,巴寡妇可能还独力承包了始皇陵所需的朱砂货源也未可知呢?

 

这当然是古代女性商人的特色之一,在大部分案例中,孀居的妇女继承了丈夫的事业,不免使她们的成功多了层附属于男性的阴影。不过,细心的读者又会想到,正如 Chanel早年受到Étienne Balsan或Arthur Capel的资助一般,资助并非重点,女性创业者即便有良好的先天优势,也仍需仰赖自身的能干与勤奋,才能在瞬息万变的商场觅得一席之地,英雌不问出身高低,其实对富人或穷人都一体适用。

上海地区关于黄道婆的传说,或许可以是很好的例证。黄道婆是宋末元初的传奇人物,据信她习得了海南岛黎族的织布技术,并将之引入上海,使长江三角洲的棉制业产生重大改变,她自己固然受用无穷,也连带提升了当地的经济水准,一直到明清时代,还广受当地人崇奉。

 

南宋,《耕织图》,可别忘了,女性始终是纺织业的主力。

 

像这样凭藉专业能力成功开创事业的女性,还真是不乏其人。譬如清朝康熙、雍正年间的制砚师顾二娘,虽然她的技术也是继承自丈夫,但凭着自身的努力,技术可谓炉火纯青,据说她只需用脚尖碰碰石材,便知道品质好坏、可否做砚,在综艺节目里,大概可以称作“制砚达人”吧,顾二娘砚也是宫廷的重要藏品,直至今天仍是收藏界的逸品。

 

左为国立故宫博物院藏,顾二娘焦叶砚。右为北京故宫所藏,顾二娘款洞天一品端砚。

 

不过,传统印象中被男性把持且书写的商业史,对于女性创业者的态度,多少还是有些敌意与疑惑。这或许也说明了,为什么那些成功的女性在男性文人笔下,偶尔会带有一丝神秘乃至灵怪的成分。在唐代,一位经营饭店致富的板桥三娘子,就被描绘成使用邪术的黑心商人,她使用妖法制作出烧饼,客人吃下后变成驴子,她便可将客人的财物收为己有,再把这些变成驴子的客人卖掉。清代蒲松龄笔下的一位女性陶黄英,靠着精湛的技术,在菊花养殖业大获全胜,但她实际上却是一株菊花精。读者当然不必相信这些故事真有其人,但这些神怪记载,却也反映出当时社会对女商人的某种疑惑,从而也验证了这些女性的成就得来不易、甚为珍奇。

 

【左图】《聊斋志异》的〈造畜〉,乃是板桥三娘子故事的变型。【右图】《聊斋志异》的〈黄英〉,善于栽种菊花的姊弟,其实都是菊花精。

 

时至今日,女性的创业机会,早已超越前人,除了西方的Chanel,近代中国的张幼仪(是的就是徐志摩的第一任妻子)曾在家族的支持下,创办女子商业银行,更晚一点的台湾,吴舜文继承了丈夫的庞大产业,打造了裕隆的汽车王国;另一位在北京发迹的张兰,更是建立起无与伦比的饮食帝国。这些女性来自不同背景,面临不同的挑战,但回归最原始的本质,则热诚、创新、冒险与专业,好像仍是古往今来创业女性的共通特质,回顾前人的轨迹,新一代的创业女性,是否早已蓄势待发,准备迎向成功了呢?

 

担任上海女子商业储蓄银行副总裁的张幼仪

裕隆集团创办人严庆龄、吴舜文夫妇                                 俏江南集团创办人张兰




作者:Patrick
历史硕士,偶尔不安于室的研究助理,主攻宋史、古代政治文化史。

参考资料:【《西谛藏珍本小说插图》(北京 : 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 2002),册1,页504、766。】

图片来源:【pic1左 / pic1右 / pic2 / pic3 / pic4左 / pic4右 / pic6 / pic7左 / pic7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