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力专题【同婚之后】,我们邀请不同群体,聊聊同婚。许毓仁身为蓝营立委,却挺同婚,曾被党内威胁、也招网友讪笑。对此他说:“我一直相信,我投下的票,没有在伤害国民党。”

2019 年 5 月 17 日,立法院院会三读通过《司法院释字第 748 号解释施行法》,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同婚合法的国家。同婚之后第一波,我们邀请国民党立委许毓仁、民进党立委尤美女聊聊参与历程、以及如何回应党内压力。

这篇,让我们谈谈许毓仁──国民党党籍,第九届不分区立法委员,多次表态挺同志。

在蓝营挺同,是什么感觉?曾有人要他退党,也有人笑他收割同运。他说,自己有很多同志朋友,也支持同志权益:“被提名国民党不分区,我想,至少给国民党带点不同声音。如果连这都不敢说,那我干嘛来?”

专法还有三大问题:“回看历史,我们够负责吗?”

5 月 24 日,《748 号解释施行法》上路,尽管同志已可登记结婚,但许多人心中在意的是,由于并未直接准用民法,而是另立专法,因此仍有部分争议未在专法内解决──包括尚未成立姻亲关系、限收养亲生子女、尚未允许跨国婚姻。

“一开始,我们都是支持走民法的。”他回忆,然而去年 11 月公投结果,第十案“民法婚姻应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结合”通过,让民法派希望落空。同志婚姻,只剩专法一途。事情至此,垂头丧气,不是办法。行政院版本《748 号解释施行法》,成为多数挺同派共识。

不过,许毓仁说:“我认为,这是个 60 分的立法。我不会说它懦弱,但我们还称不上勇敢。”

他更担忧,《748 号解释施行法》通过后,社会舆论倾向认为“同志能结婚就好,不该一次奢求太多”,很有可能导致短时间内,没有政党敢碰后续议题。

“我明白讲,照现在风向,很可能通过这个法,十年左右,台湾都很难再重启讨论(后续争议)。”

“你记不记得之前有法国教授自杀的事情?到今天,我们还是无法解决他的困境。因为他的伴侣就是台湾人啊。”

他指的是 2016 年,法国籍教授毕安生坠楼过世。当时,包括毕安生的妹妹、学生,均曾指出他的逝世,部分原因可能与他和伴侣曾敬超的关系,不被法律承认有关。(延伸阅读:【性别观察】法律漠视的同志故事,没了爱人没了房的毕安生

“我相信,你问尤美女,她一定也是不够满意的。回看历史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还是没有对自己负起责任。”

内外不是人:被网友嘲笑,被党内威胁

2019 年 3 月 5 日,《748 号解释施行法》迳付二读。投票那天,许毓仁没出席,成为网路笑柄。许多挺同网友指责他,说许毓仁受不了国民党党内压力,不敢出席投票。也有人骂他,挺同不挺满,就是收割斗士。

“那次是程序投票,不是法案内容投票,不像 5 月 17 日那样逐条。党团说有不同意见,就不要进来。我当时想说,好,我不投票,也表达我就是反对。结果被大作文章。大家一直攻击我。”

他如此解释。

讲到网友他仍有气。那天他在脸书写“没去投票,不代表反对”,洋洋洒洒七百多字,写满不甘心。

那个气从何而来?或许带点无奈。政治水深,比他更侃侃而谈的大有人在。想贴近关心人权的年轻族群,却又被嫌弃颜色不对。就像伊索寓言中的蝙蝠。

“我一直记得,那几天,乓乓乓很多人冲进来我脸书攻击。”都是哪些人?许毓仁想了想:“他们大概是深绿台独。他们应该很难忍受,国民党有挺同的立委。”


图片|来源

“他们想证明,国民党每一个方方面面都很烂。可是,现实就是多面的啊。”

他说,2018 年年底公投,挺同方大败,渐渐指出,同婚未必纯粹蓝绿议题,而更倾向世代议题。年长一辈与年轻一辈资讯落差,造成理解差异,渐渐长出多少苦大仇深。

这个道理,我们都知道呀。但做起来,总是困难。许毓仁接着说:

“每个委员有各自信仰,你看林岱桦、赖士葆。我自己没有因为他们不支持同婚,就大力抨击他们。我觉得,走到这步已经很难了。把彼此当仇人,我觉得不会更好。”

“很多人等着看我笑话,我就偏要全勤。”脸书盈盈发光的背面,许毓仁听起来有很多不甘心。

“被留言攻击,我的第一个念头,想的是不能让他们得逞。”

“哇,这下只能全勤了。”我说。

“对啊,后来我每一条都投。”

所谓的后来,是国民党党团未祭出党纪约束,5 月 17 日,逐条投票时共有 7 位国民党党籍立委,跑票挺同。许毓仁说,除了自己,另外 6 个支持关键第二条、第四条的国民党委员,背负压力更大。

“他们过去不像我表态这么明显,可能只是支持,但不敢表态,所以当他们出来投的时候,我很高兴。最后发言也说‘谢谢你们,让我不孤单’。”

他说,他认为这种分裂情况,在民进党、国民党都是一样的。

“过去大家都以为,只有民进党在支持这个议题。但公投后,大家才发现,两党其实也都有来自选区、教会的施压。”

价值观的对立冲突,不会因为同婚通过,一夕消失。

法律修订,或许能协助弭平歧视鸿沟。不过婚家制度,崎岖难行,每人有自己的路。“法律能做的,我们尽量作,但很多事情,法律不能帮忙的,要靠对话来完整。”

这段时间的体验,是非常活生生的。像是快速一次尝过人情冷暖。

“而且人的记忆短暂。我也开始思考,如果政治都是这么 short term 的话。我还要不要留在这里(政坛)?”

“我投下的票,没有伤害国民党”

“我本来被提名国民党不分区。当初想说,好,既然要作,就帮国民党带一点不同声音。但是如果,连这种声音都不敢说,那我干嘛来?”

下次大选在即,如果没被党列入提名,他会后悔吗?他想了想:“如果我当初害怕处罚,或有利益交换,投了反对票,我可能还是会一辈子抬不起头。”

“我一直相信,这件事情没有在伤害国民党。而且在台湾社会的进步,我们有尽一份心力。这样就好了。”

采访后记

采访后闲聊,我问,许毓仁都会自己看网路留言吗?网民支持、攻击、反串,复杂无比,许多立委都选择不看,交助理代回。我问他,这样是不是很容易被影响情绪。

“对啊,我都会看。”他沉默了一下。“可是我知道应该学着不要看啦。”

他在专访时侃侃而谈,像急着想对两方都作答辩。到了这时,才像在跟自己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