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基因科技论辩,经常倾向探讨伦理道德、永续发展或医疗科学等等层面,但如果尝试拿这些问题试问自己或身边的人,我们可能会发现根深蒂固的善恶、美丑、好坏等等社会价值观的论述主导权,才是实践上真正面临的危险。

文|Dou

之前看了 Netflix 上的 Explained 流行大百科——基因编辑(Designer DNA),短短 18 分钟却探讨了许多庞大的难题:

  • 基因编辑的设计是否可以阻断细菌的繁衍,进一步帮助人类减少疾病的痛苦?

  • 制造出优生宝宝 designer babies,可以创造出更优于社会一般人的下一代?促进人类社会进步?


图片|来源

  • 现在的弱势团体如唐氏症者、聋哑人士、侏儒症患者等,跳出来试问自己的生存权在哪?

  • 医疗照护已经是不平等的,那么有了这项技术后,来自不同国家、区域的婴儿又会如何被对待?

无意间的讨论:你就跟那个基因编辑影片讲的一样!

以个人经验来说,观影或阅读有趣的是当下可能不会有太多的省思(毕竟日常生活有很多的责任工作、或是社群媒体的分心),但其实尔后在生活里默默潜移默化着自己。看完基因编辑(Designer DNA)一两个月后,有一次出于好奇,问了同性倾向的朋友,如果有一天你想要小孩,那你会选择:

  1. 找一个男性生小孩,但纯粹只是生育

  2. 去基因库借精生子

  3. 领养

其实当我还没问到选项 3 的时候,朋友直接回答我:“非得要的话,领养啊~世界上还有很多值得被好好爱的小孩,我不追求要有自己的种”,以那种泰然轻松写意却又果断的口气说着的她,是那样的可爱又纯粹。

后来,又一个突然,跟其他人聊天中谈到,如果,身为女性我喜欢的也是同性,我想要有小孩却又想要有自己的基因的话,然后呢?

“那其实,我会想要知道那个借来/买来的精子,是什么样子?长得怎样?好看吗?”(看看更多:蔡依林《怪美的》谈外貌焦虑与拥抱真实:“谁有资格定义好看?”

“不然如果来源是丑的胖的矮的或是有问题的,那怎么办?”

“或是学历怎么样?个性怎么样?人善不善良?至少让我看看图片吧!”

“总不希望得到的基因是不好的!”

(对啊~回想起来好可笑,真的是自己提出来的自私又有歧见的论点。我果然还没有到达那种准备好可以给下一代好的教育的心智年龄)

后来,对方没有直接打脸我,人很好的提醒我“就是那个影片!你就跟那个基因编辑的影片讲的一样!你应该要去看我推荐过、影片里也有的电影 《Gattaca》 ”

Gattaca——若人类社会以基因阶级被划分


图片|来源

《Gattaca》/《千钧一发》1997 年的科幻电影,内容讲述的即是“当我们开始使用‘基因编辑’在人类的生育上,可以选择更优生的后代后,社会将是什么样子?”而看了维基百科片名是由 G、T、A、C 四个 DNA 的组成物含氮硷基的开头组成,又把 Gattaca 视为片中航太科技公司的名字,真的是双关讽刺的很俐落啊~(以下有雷)

片中的哥哥 Vincent 是父母的自然产小孩(God-child) 而弟弟 Antonio 是父母去做基因筛选、经过优生学而来的 designer baby。每个小孩无论是自然产或优生筛选,都透过血液、基因技术断定这个孩子的未来:“心脏病机率”、“智力”、“心耐力”、“肌力”、“犯罪机率”甚至“寿命”。

看着从小就被捧着养的弟弟,Vincent 身为社会上的 In-valid 劣等产物被家庭、社会形塑的歧视和差别待遇,尽管再怎么努力的健身、研读自己喜欢的太空书籍,都没有办法让他顺利进入Gattaca 公司成为飞上太空的一员。每次兄弟两人都爱游泳竞赛,总是输的 Vincent 除了当下的气馁外,有更多的韧性及努力使他也有反败为胜的时刻。看着 Antonio 得意还有坚信自己就是最棒的好棒棒基因,那样的狂妄自大,某部分可以助长自己对做任何事的信心,但有时候还是自信过了头。

不愿被现实束缚的 Vincent 决定挺而走险的到基因黑市里变身,让他自己成为世界上的另一个社会机器公认的基因 Jerome,用着他的血液、皮肤构造,成功进入了朝思暮想的航太机构 Gattaca。每天洗刷自己的皮肤、仔细清洁所有遗漏的毛发、睫毛,只怕一个不小心就露出了劣等人马脚。对着科技社会冷酷形塑的基因等级,此时的他只有做足了所有的保护措施达成不屈服的梦想。尽管他也不时存着被揭发的肇事者或是弱者心态,怀疑自己能不能做到飞上太空的一天而不被揭发冒充的事实。回想只能说如果是我在那样的环境里,可能惧怕到连冒充与反抗体制的勇气都不见得有吧。

其中有提到身为 Gattaca 最高级总监,却是杀害反对太空发射计画的同事,尚未被警方逮捕前还厚颜无耻得声称“我基因的犯罪机率是 0%”,但事实上只是仗着科技检测出他基因的基准,而更放肆的为所欲为而已。

而出租自己身体的 Jerome,是脊髓损伤的轮椅人士,再也无法自由的走动。在那之前,他还是个游泳健将,曾拿过世界竞赛第二名的殊荣。但也是因为他是个 designer baby,优种中的最优种,科技指派他为 Top 1 佼佼者,但他却只拿下“第二名”使自己耿耿于怀,那种不服却又无可搏击的无奈,其实也是基因科技优生筛选的牺牲者吧。决定捐出自己身体,让另一个人背着自己的名字、皮囊在社会中生活,又是什么心情呢?

想到这边,现在的我因为三个月前的意外车祸还坐在轮椅上打着字,尽管一直在进步,但疗程还没结束,还无法不靠轮椅在家移动。试想,若我活在那样的基因优劣社会里也就是最底层、没有人权、被社会遗弃的没产力个体吧。不过《Gattaca》还是给了一些希望,也很庆幸目前的环境还是有接受到社会的保障,对于每个生命体尽可能得有基本的尊重。

片中还有其他许多值得探讨的点、美的剧情画面、不同角色的基因科技议题观点,对这个议题有兴趣的人,很推荐一看。

再看一次《基因编辑》,然后?


图片来源|Netflix 上的 Explained 流行大百科 ——基因编辑(Designer DNA)

当人们会探讨“患有疾病、身体不健全的人该不该存在?”,有人在影片中跳出来呼吁自己以生为侏儒第二代养育者为荣,受苦的并不是自己身为侏儒,而只苦于社会歧视。

这段话很触动我,也与自己生活经历有关,当有时候出外就医、公园晃晃时,因为坐在轮椅上、小腿带着不小的金属外固定器,其实不免会受到一些陌生人言语、眼光表情的异样对待(也可能是现阶段比较敏感)。不过能感受到一点:“若我一辈子都生于社会界定弱势者的身体里,和别人一辈子不一样,那会不会我一生的时光都要忍受这些因为不同而来的待遇,或是一些不必要的关注?”目前我还只是三个月的疗程,我还有机会恢复三个月前健康的双腿、还可以自在得去河堤跑步,其实我是幸运的。而这样的幸运,也要让自己更知道对于和自己不一样的生命,该有更多的同理。(看看更多:肥胖者自白:明明是歧视,为何要用“我是为你好”包装

(哈!有点扯远了。)

当影片中的科学家表示“这样的基因编辑(设计)在生育的应用上,已经不是电影《Gattaca》那样的遥不可及,而是越来越接近这样的技术。”那我们该接受这样的应用吗?

对于这个争议以及文章最前面几个影片的问题,我个人持反对意见。因为我目前能想像到、收集的资讯,是悲观 > 乐观的结果。“人性本善/本恶”对我而言没那么绝对,反而认为人是善恶交杂的复杂个体,因基因、环境、家庭、社会、教育、悟性等等多面的因素交错形塑成一个人,而依照时间、事件的推演,渐渐累积成“变动的个体”。目前,还不认为对于基因编辑科技开放的使用,人有足够的智慧驾驭这项科技。贫富差距会不会因此科技应用而变大,让少数人占有更多资源,而多数人为了抢夺少数资源不择手段?当然,对于这个基因编辑科技议题,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