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英国同志遭殴事件后,当所有人以“世界上 LGBTQ 最友善的国家之一”、“我以为伦敦对同志很友善”、“西方国家不是很开明吗”来谈论这起案件,或许我们忽略掉最重要的一件事:同婚通过不代表平权终点,这世界上,还有许多误解需要被消除。

文|WEIHONG

上周五 5 月 30 日,即将迎来 2019 六月 LGBTQ 骄傲月的前夕,伦敦一对女同志情侣在夜间巴士上遭四名青少年男子骚扰、攻击,最后酿成血淋淋的性别歧视暴力事件,为这个本该值得欢庆、值得喜悦的时节添上了重重阴霾。(推荐阅读:快讯|英国女同志情侣遭袭击:逼我们表演接吻,不照做就挨揍

各大媒体以“世界上 LGBTQ 最友善的国家之一”来报导这起发生在英国的事件,许多人吓到了,怎麽在这个极为自由开放的伦敦都会,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好多台湾朋友纷纷有了以下回应:“我以为伦敦对同志很友善”、“西方国家不是很开明吗”。是啊,英国在 1967 年将同性恋行为除罪化,2005 年通过同性民事伴侣法,2014 年将同性婚姻合法化,这过程看似合理、顺遂,但很遗憾地,50 年过去了,法案终究只是躺在国会的冰冷文字,对大多数民众来说,毫无意义。或许一直以来,英国都是一座“恐同王国”。

2016 年民调公司 YouGov 对 5000 名英国的 LGBT 族群进行问卷调查,2017 年英国最大的同志团体 Stonewall 根据该民调发表了一篇研究报告 [1],结果肯定会让许多有着“西方美梦”的人们跌破眼镜:

  • 在过去一年以来,每五位 LGBT 人士中,就有一位曾经遭遇恐同经验

  • 在过去一年以来,每五位跨性别人士中,就有二位曾经遭遇恐同经验

  • 每五起反 LGBT 仇恨犯罪事件当中,只有一件会向警方报案,因为年轻的 LGBT 族群通常不愿意向警方求助

不是说伦敦有着全欧洲最大的同志社群吗?伦敦市长 Sadiq Khan 不是多次公开挺同甚至为同志游行开队吗?我们在媒体上看见的亮丽表现,如今正逐渐腐蚀,底下尖锐的钢筋针钉已裸露了出来。这项近年来英国 LGBT 界的突破性调查,显示英国人对于在性别和性倾向不同光谱的人,仍抱有不少偏见、歧视甚至仇恨心态,而这群人的人数更在逐渐上升当中。

再看看今年二月“英国平等部”(Government Equalities Office)所发表的全国性 LGBT 调查报告:

  • 对比英国其他大众的生活满意程度高达 7.7(满分 10 分),LGBT 受访者仅有 6.5

  • 超过三分之二的 LGBT 朋友因为害怕旁人眼光,会尽量避免与伴侣在公众场所牵手

  • 高达五分之二的 LGBT 人士曾经遭遇恐同经验(这比 2017 年那项调查还高)

其实几年来的众多数据都赤裸裸地告诉 LGBTQ 族群: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近期这起女同遭袭事件则唤起了英国社会仍未做足的性别平等教育,这不单单只是“恐同”,其中还包含了很大一部分的“厌女”,这群人对于我们的不一样感到恐惧,更企图掌控我们的性别主导权。

国际特赦组织英国分部曾发表了“英格兰和威尔斯地区恐同事件地图”[2],在 2015 至 2016 年之间,出现了 7194 起恐同犯罪事件,而地图中颜色最深也代表犯罪率最高的地区,前两名之一竟然就在伦敦,而其中伦敦河岸以南的区域、以及东伦敦穆斯林众多的区域又被认为对同志最不友善。


图片|来源

同性婚姻合法化、同性恋除罪化、平等法、同志教育强制纳入中小学教材、全球最大的同志大游行之一在伦敦、英国许多本土企业公开挺同甚至换上彩虹 Logo,比起台湾,英国政府及主流社会对 LGBTQ 族群已相当友善且将人权波澜往前推了不少,做了很多,但是,这还不够。(推荐阅读:D&I 策略间|国家级的 D&I 变革:苏格兰将 LGBT 全面纳入学校教育

我想起曾经牵着男友的手走在伦敦观光景点 London Bridge 附近,遭一名男子疯狂叫嚣着“附近小孩很多,你们不可以这样”的那般吓人嘴脸。歧视仍然存在,痛苦尚未减轻,英国 LGBTQ 人权奋斗史走了超过 50 年,而今年的六月同志骄傲月,我们要将这起悲剧放在心里,牢牢记着。

远方的台湾今年刚迈入了一项全新里程碑,歧视和仇恨的战争却很有可能才正要展开,让我们继续挥舞彩虹旗帜,扇动后吹起的风将成为我们社会更加进步的一波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