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君如形容陈可辛敏感到即使躺在床上聊天,脾气也会突然地从零涨到 100 分,清醒得睡不着。有时候,吴君如会觉得这样的相反的个性是配得“刚刚好”,他俩至今不结婚,是对爱情有信心,不需要传统仪式约束。

从女丑到影后,从痴情到淡然,吴君如分享她的幸运心法。六点半,吴君如原本已经到门口要出门了,又回头,再看一眼正在喝奶的女儿,女儿说:“妈,妳陪我再睡一下,”吴君如说:“不行,妈妈要去工作,”女儿就开始哭了。

吴君如只好妥协,“妳送我去机场,但等一下下车时妳就别哭了,”两岁多的女儿陈是知点点头说好,但到了离别时刻,女儿苦着小脸忍住不哭。

这是现代职业妇女同一组密码,要放开孩子牵着的小手去工作,每次都在对自己残忍,但也是一种幸福。

“孩子是全世界最讨厌、最可怕、最令妳牵挂的人,”她的话每个母亲都懂。

吴君如的生命伴侣、知名导演陈可辛曾说,这 10 年,吴君如从一个对很多事很不满的人,变得很满足。访谈的一个多小时,吴君如说了数次“我是很幸运的人”。最大的幸运,是成为母亲。“母亲这个角色是无论赚多少钱、赢得多少奖,都比不上,”吴君如坦然地笑。

年过 40 的吴君如原本觉得年纪太大不适合生小孩,反而是陈可辛鼓励她一试,因为女人有了孩子会更圆满。孩子让吴君如变得顺从,更有耐性,学会包容,原本脾气一来,从零分高涨到 100 分,现在只会涨到 40 分就停了,而且告诉自己,快点降到零分吧。


图片|陈德信摄

孩子也让她认清自己原来那么喜欢工作。工作的意义不只是赚钱养家而已,她爱小孩,也爱演戏这个兴趣。或许是母性泛滥,吴君如笑说当上母亲后特别热血,对公益体会特别深,很想做些事。(延伸阅读:职场妈妈的必修课:不再因为太忙而感到愧疚

愿力在哪里,道路就在哪里。

吴君如一有这个念头就看到一则报导,香港有 100 万个穷人,每 7 个人就有 1 人活在赤贫以下,她便建议香港 TVB 电视台制作“100 万人的故事”,由影视名人走访活在贫穷线以下的人,这个节目在香港引起回响。

以防盲、救盲为宗旨的奥比斯基金会也找上她当光明大使,在隆冬随同奥比斯前往内蒙苦进行慈善探访,零下 10 度的气温下大夥抖得说不出话来,她还家访病童,陪伴病童进入手术室进行眼科手术。

其中一个个案李强 9 岁被炸伤,眼睛从表面看不出问题,晚上妈妈问他看不看得见,“一声看不见,心被刺了一刀”李强的妈妈说,吴君如摸着李强的头问他还痛不痛?一面安慰李强母亲,“妳的痛,我懂。”

都是我要的,所以不辛苦

吴君如的第二个幸运,就是拥有自己喜欢的工作。

狮子座、爱看名女人权倾天下故事的吴君如,在残酷的演艺圈里,因为不够美,始终无法当上第一,只能扮丑搞笑。有影评家认为,为吴君如赢得金马奖的代表作“金鸡”,不仅是香港的奋斗史,也反映吴君如 20 年来的扮丑、搞怪的坎坷星途。听到这些话,吴君如一愣说:“不辛苦,因为都是我要的。”

吴君如从小喜欢搞笑,外婆带大的她,喜欢学老人家对人品头论足,她说自己从小就“尖酸刻薄”,会把别人的缺点或优点放大,成为笑点。念中学时,因为爱讲话被老师叫起来罚站,她才一站起来,根本没做什么事,全班都笑了。

16 岁进入演艺圈后,吴君如第一部戏就红了,幸也不幸,吴君如从此走向女丑之路。找上吴君如的电影都是类似的角色,挤眉弄眼、踩香蕉皮、撞玻璃,后来吴君如连剧本都不用看就可以去现场拍摄。

她决定用减肥来突破瓶颈,“我不想自己由高片酬的女星,变成没人欣赏最后沉入谷底的演员。”但当时大家都说她“完了”,再也没有演出机会了,因为观众就是喜欢看她胖、看她丑,即使她瘦了,漂亮也斗不过张曼玉、关芝琳。甚至早有相士预言,吴君如是愈肥愈红,不能减肥。

但吴君如决定要做就是要做,因为她就是很累了,她不喜欢那样的自己,“顺着心走比较对,不开心赚再多的钱有什么用,”吴君如说。还有另一面的原因是,当时所爱的人离弃她,马上交往一名纤细的女模。

吴君如三个月足不出户,勤做运动,以淀粉和肉类不同时吃的方法,身心遭受极大的折磨,最后减了 15 公斤,回到穿什么都好看的身材。

减肥后,还是有喜剧找上她,但都被她推却,她要过自主的人生。于是一年后她自资拍摄《四面夏娃》,由于要求品质,严重超支,票房最终又不理想,吴君如赔了港币 400 万(约台币 1600 万),却获得香港金像奖与台湾金马奖的双项提名。


图片|《四面夏娃》剧照

转型后,吴君如再以《古惑仔情义篇之洪兴十三妹》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2003 年更凭《金鸡》获得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

一个房两个门,相爱又独立

工作表现之外,吴君如的另一个幸运是遇到了另一半陈可辛。(推荐阅读:超越一纸婚书!陈可辛与吴君如选择不婚20年相守

只是这位导演沈稳内敛、细腻敏感,吴君如开朗率直、大情大性,吴君如形容陈可辛敏感到即使躺在床上聊天,脾气也会突然地从零涨到 100 分,清醒得睡不着。

有时候,吴君如会觉得这样的相反的个性是配得“刚刚好”。但有时也会觉得有问题,但问题也不一定要马上去解决,因为每个人出生、气质、性格不同,人没有十全十美,一旦缺点暴露,就要深呼吸,啃掉它,吴君如大笑:“要啃好大一口呀。”

另一个相处之道竟是“分散风险”。方法一,陈可辛常需在外地拍片,必须分居两地,已经减少冲突机率。

方法二,虽同住一个屋檐下,吴君如与陈可辛却有两个可以独立进出的门。陈可辛那边需要创作空间,空间布置得极简;吴君如这边就极力呈现她喜欢的古典蕾丝、玫瑰花朵的维多利亚风。各过各的生活,需要对方时,只需要推开门。

陈可辛在某次接受采访时也说:

“是不是天作之合,是用时间去证明的,甚至不是证明,是用时间让它变成天作之合。”

他俩至今不结婚,是对爱情有信心,不需要传统仪式约束。

喜剧人生,开心最重要

回顾人生种种,吴君如说:“生活开心最重要,我学会在每一件事中找出让自己开心的地方,学会满足。”

当自己开心时,也会成为磁场,吸引身边的人接近你,自己开心,也会让身边的人开心。

年过 40 后,吴君如有时也会迷惑人生下一步会去哪里,“我要一直说自己幸运,吸引更多幸运上门,”殊不知,她不是生而幸运,而是透过改造了自己的思想、情感与行动,转亏为盈,化悲为喜,创造了自己的幸运。(推荐阅读:【插画专栏】20、30、40,属于女人的生命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