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不为偏见服务。”同婚合法化不仅仅只是同志的权利获得法律保障,它更是意味着同志作为一个主体受到认可。而同婚通过,也让我们对家庭有更多元的想像。

文|江世威

“法律不为偏见服务”。此次台湾同志婚姻合法化非常切实体现了这句话的精神。这是一次具有启发性的民主实践,不是因为同婚议题本身的性质,而是因为它以具体的实例指出民主不只是大多数民意的展现。一直以来,民主的一项难题是如何确保弱势的少数,他们的声音,他们的权利能够受到法律的保障,同时又不损害到大多数人的权益。非常欣慰的,台湾在同婚的课题上做到了。


图片|来源

乍看之下,同婚的通过与大多数人的想法背离,但是实质上它并没有对大多数人的权利造成损害。它也证明了,一件事情只要它是合理的,正确的,那么它的价值就必定会得到伸张。同时它也让我们理解到,人们的认知并不总是正确的,很多时候这些认知里头都是豪无合理性的偏见。   

同婚合法化不仅仅只是同志的权利获得法律保障,它更是意味着同志作为一个主体受到认可。如果说将同性恋从精神病的名单移除是去病化,那么同婚合法化就是对同志群体的除罪化。不管是精神病的污名,或是对同志的道德指控,都是将同志群体贬低为客体的标签。同志群体获得法律认可,无疑是从客体的位置转移到主体的位置上。

这是一个重要的转折,成为一个被法律认可的主体,是在下一波对话,下一场战斗里的有力支点。它的意义就有如女性与黑人的解放,从这里开始,是扭转压迫和歧视的起点,这意味着不再有理所当然的伤害,社会不能再对公然的伤害保持缄默。   

虽然同志获得了合法地位,但是社会中的反同力量依旧巨大,就像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也依然存在,同志过去面对的迫害也不会就此消失,但是法律让同志在一个对等的位置上与反同阵营对抗。过去同志为承认而斗争,现在他们因为被承认所以可以去斗争。   

至此,同志的存在无法再被否定,这也是为何反同人士极不愿意同婚合法,因为他们真正的目的不是反同婚,而是反同,他们不是不让同志结婚,而是希望同志不要存在,至少不要以正面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对反同人士来说,同志可以是疾病,可以是罪恶,可以是一切要被消除的,具有负面意涵的指涉。   

因此接下来才是展现民主价值的关键。民主最基本的底线,是让受法律认可的个体能最大限度的自我实现,这是一切民主实践的前提,但是真正决定民主价值的内涵的,是这个社会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包容差异。所以接下来的对话与斗争至关重要。(延伸阅读:“台湾让我们看到希望!”以台湾为榜样,日韩也要力推同婚

有一点可以预期,反同阵营担忧的事情不会发生,他们所捍卫的家庭价值不会消失反而会更加稳固。这听起来有点吊诡,但是事实确实如此,正因为同婚体现的差异,反同方才真正开始去思考家庭的形式,也是从此处开始“传统的家庭价值”才真正地构筑起来。长久以来家庭的组成,家庭的内涵,从未被人有意识的思考和理解,因为在过去它未曾遭遇过差异,家庭的形式未曾受到质疑,而此刻当它需要捍卫,人们才开始为它填入内容。

毋庸置疑地,在不久的未来,家庭的组成和价值将会在各种差异的共存当中得到重塑。差异所带来的斗争和对抗对民主社会来说不是坏事,正是在一来一往的辩证过程当中,人们所捍卫的价值才会进一步的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