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联合国非政府组织公共资讯委员会主委 Bruce Knotts,他是同志,也是一神普救派教徒。台湾通过同婚法案,他看得实际,说这有吸引人才靠拢之用。“许多在亚洲被压迫的同志族群,会渴望来到台湾,因为他们知道自由在这里,尊重在这里。”

晚上九点,圆山大饭店,Bruce knotts 刚结束花莲的拜访行程,返回台北。他一身正装,身上别了几个友善勋章,一个写 Free&Equal,一个是联合国永续发展目标(SDGs) 的 logo,他说接受专访,还是得帅的。

Bruce Knotts 是联合国非政府组织公共资讯委员会主委,也是一神普救派(Unitarian Universalist)驻联合国办公室主席,他是虔诚教徒,是长达半世纪的出柜同志,他关注台湾同运进程,曾和台湾前现任总统深谈过——台湾必须坚持走在婚姻平权这条路。

他一路见证台湾走过毕安生的风雨,走过公投的社会撕裂,走到通过同婚专法的欢庆。他笑脸满盈说恭喜,知道一路走来不易,“不过这只是第一步,还不是故事的结束。”(延伸阅读:如何看待同性婚姻?家庭的核心是爱,而不是生育

同婚专法不是终点,而是走在路上

“目前的法律是有缺陷的,”Knotts 说,“比如说跨国伴侣权益未获保障,若同性伴侣来自同婚不合法的日韩等亚洲他国,就不能结婚;收养亦只开放继亲收养,无法共同收养。”

他对台湾法律熟,谈起来如数家珍,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关心台湾?他反问,“台湾作为亚洲最可能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不能不关心啊。”

聊到去年公投结果,我说那样的结果,让同志族群感受到一定程度的存在焦虑,自己是被这个社会多数决否定的,“我知道,在公投结果出炉后,有九位同志选择自杀。其实我非常反对公投,因为人权不能投票,你生而为人,即该有权。”他比喻,就像主流族群替少数族群决定,白人替黑人决定,想起来很荒谬吧。

台湾作为亚洲首个通过同婚合法之地,他认为有代表意义与示范作用,若能坚持,在经济与科技发展上,都能有所建树,这很实际,也有吸引人才靠拢之用,“许多在亚洲被压迫的同志族群,会渴望来到台湾,因为他们知道自由在这里,尊重在这里。”

同婚专法是种下一棵种子,让更多人能想像,以后这里将有一片沃土。

给恐惧的家长:性倾向就在那,跟教养没有关系

同婚通过,生活正要开始。很多人想结婚,却发现还没跟家里人出柜,怎么谈,好艰难。

我们聊到许多家长第一时间无法接受孩子出柜这件事,孩子受伤,父母恐慌,家内也有拉扯冷战,很多母亲往心里去地咎责自己,“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你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说如果可以,他想跟恐惧的家长们说,“性倾向就在那,跟教养没有关系,跟环境没有关系,不过天生。”孩子是同志,不是因为交了“坏朋友”,不是因为学校教了“性平教育”,更不是因为作为家长有任何“教养失责”,那是孩子身而为人的一部分,如果父母能看到这件事,会给孩子安全感。

他也想跟旁徨的孩子说,“你的性倾向就在那,对自己真诚,不要尝试成为你不是的人。”他说他那个年代,真的,很多人尝试去过别人口中“正常”的生活,最后常是悲剧收场,伤害了自己,也可能伤害了别人。

尊重你自己是谁,不只是个人的课题,也是社会的。

我们谈下一个战场,会是教育体制,透过教育,搭建尊重平等的网络,告诉大家——任何性倾向,没有好坏之分,不过是我们被创造的样子 how we are created。

“理解性倾向,就像理解左撇子与右撇子,不必矫正,不过不同而已。”

半世纪前我出柜了,因为我恋爱了

他也说自己出柜的故事,在半世纪前,当年他 19 岁,之所以出柜,是因为恋爱。半世纪以前,很早啊,Harvey milk 出柜在 1970 年,他也是。

“我记得他的名字是 Tyron,”当时他们在海边散步,倚坐岩石,远望海浪,他的吻突然飞过来,“刚开始想把他推走,后来我想了想,不对,我其实很喜欢。”后来他们做了比亲吻更多的事。

Tyron 卷动少男心思一如海浪,他飞奔回家告诉妈妈,拜托妈妈不要告诉爸爸,结果没隔多久,他被送到德国的学校,这是一个来自家族的警告。“我的爸妈没有接受我,我感觉我是被 cut off 的。”他脸上出现难得一见的复杂表情,“而我先生的家族是这样的,他们说,Bruce we welcome you to the family,但他们跟我保持一段安全距离。”

口头上说尊重但疏离,其实是很多同志族群常感觉到的互动方式。

他提到先生 Issac 是非洲裔美国人,家族里最支持的,是高龄 93 岁的祖母,祖母的主张如是,“我看到我的孙子比过去快乐,这是我唯一在乎的。”反倒是 40 到 50 岁的长辈很是尴尬,觉得他是家中耻辱,邻居会不会说闲话,“其实这样想,是在乎自己被谴责,多过于在乎孩子。”孩子是知道的。

他说不分国家,几乎都有相似情景。他在哥伦比亚大学碰到一票中国同志,问他们,你朋友知道你是同志吗?当然知道啊。你的同事知道吗?当然知道啊。你的爸妈知道吗?一阵沈默。

很多同志在家不敢说真心话,或成了家里的异乡人。其实未来,同志能否在家里感受到爱,很是关键,如果家能作为支持的力量,他便能从源头,生长出面对社会歧视的力量,是很珍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