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Channel、YSL、Prada⋯⋯等时装界各大影响力品牌,盘点名设计师们如何在伸展台上,一步步脱下女性的束缚,用自己的设计为性别发声!

人人都讲女性主义,难道人人都懂女性主义?自 Maria Grazia Chuiri入住 Dior 推出“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Slogan T 恤后,女性主义彷佛成为潮流,各大品牌都乐于占便宜,时装人亦消费得不亦乐乎。究竟是否推出 / 穿上一件简单的 Slogan Tee,便让你成为真正的女性主义者 / 品牌?


2017 年春夏季,Dior 的创作总监 Maria Grazia Chuiri 推出“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Slogan T 恤,让时装界掀起一股“女性主义热”。图片|来源

又要戴头盔,并非说出 Slogan Tee 的都是占便宜,但总觉得所谓的女性主义时装并非单纯一件写了标语的 T 恤就能概括。而事实上,时装界中做实事的品牌和设计师并不少:有些透过剪裁、设计等改变整个时装界的大环境(fashion scene),有一些则透过营销为女性和慈善机构筹款。女性主义一字,设计师们各自表述,真正为性别平权有钱出钱,有声出声,真正的兄弟姐妹站起来。

Chanel

既是老掉牙的故事,却强调 Chanel 在时装历史中的重要性。她在 1920 年代推出划时代的崭新女装设计,不仅抛弃修身显腰线、束腹、长至曳地的晚装衣裙设计,更开创宽裤、衬衫、骑马服等“男装女穿”的潮流。即使当时劲敌 Paul Poiret 评击她为“Inventor of Misery”,她亦只是嗤之以鼻。作为改革女装的先驱,她不仅对后来者有着深远影响,其品牌至今依旧拥有强大的影响力。其实,若非有她的女性裤装和斜纹软呢外套(Tweed Jacket),女性不知到何年何月还在穿着压缩胸腹的马甲和厚重散裙!不争朝夕却留芳百世,才是香奈儿的真章。(延伸阅读:香奈儿的传奇一生:解放女性之前,她先解放了自己


香奈儿女士的设计至今依旧拥有强大的影响力。图片|来源

细看 Chanel 2018 年秋冬系列,依旧拥有很多香奈儿女士的影子和遗泽: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Yves Saint Laurent

同样是家传户晓的故事,也不得不说圣罗兰对女性时装的影响。有人说:“Chanel 以服装给了女性自由,YSL 则从服装给了女性力量。”这句话其实一点不差。继续是挑战女生穿裤装的“禁忌”,因为时至 1960 年代,法国依然存在禁止女性在公开场合穿长裤的法例。圣罗兰设计的“Le Smoking”(意指为女性吸烟时穿的套装)套装衍生自男性西装,现在看来似是保守,当时却对时装界以至法国社会冲击极大。当他的“吸烟装”成为传奇摄影师 Helmut Newton 镜头下的主角,并于 1975 年登上法国版《Vogue》,这套西装便正式进入经典,成为女人“权力穿搭”(Power Dressing)的象征。


Helmut Newton 为“Le Smoking”拍摄的时装大片。
 


圣罗兰的“Le Smoking”西装改变整个女装设计的氛围,奠定女性权力穿着的象征。图片|来源

Saint Laurent 现任创作总监 Anthony Vaccarello 于 2018 年秋冬系列的变奏西装设计: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Diane Von Furstenberg

以上两位殿堂级设计师以男装赋予女性权力,以风格为性别平权打开缺口,Diane Von Furstenberg 则再问一句:“为何女性想有平等权利,非得穿得像男人?”她设计了一套印花连身长裙,剪裁宛如袍子,一穿一裹即可出门上班,休闲与优雅兼备——“Wrap Dress”风靡时装界逾 40 年,强调舒适、易穿、方便配衬,也强调女性能够同时专业和女性化(feminine)。即使 Von Furstenberg 已渐渐退出个人品牌的设计工作,她依旧透过时装帮助女性。在她担任 CFDA(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主席期间,她促成协会与非牟利组织 Planned Parenthood 的合作;而在刚过去的国际妇女节,她开放品牌总部举办活动,广邀学者、商人、设计师、文化人等不同范畴的专业人士,歌颂不同的“inspiring women”之余,也为宣扬女性主义出一分力。


Diane Von Furstenberg 以一条 wrap dress 改变女性穿衣习惯。图片|来源

Diane Von Furstenberg 的新任创作总监 Nathan Jenden 在 2018 年秋冬系列中多向“Wrap Dress”致敬: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Miuccia Prada

曾经记得有本地设计师对 Miuccia Prada 的仰慕,因为她能将艰涩难懂的哲学、艺术化成时装,从最有学问的时装评论人到普通女生都喜欢并懂得她的设计。的确,Prada 本人学富五车,大学时期更是义大利共产党和义大利女性联盟(Unione donne italiane)的成员——女性主义早已根植在她的身心之中。若说现在的 Gucci 与 Balenciaga 在玩“丑时尚”的概念,殊不知 Prada 才是此道的始祖:军用帐幕布手袋、镜片、撞色撞花样的布料⋯⋯。她扬言,她不喜欢时装只为白人中产菁英而服务,她喜欢美学的多元:“常说漂亮、时尚、易懂——太闷了!我的时装背后都会有故事,也许是政治不正确的。”这样的想法在 1970 年代而言,也算非常前卫大胆,说是烈女也不为过。(从安娜温图到 Diana Vreeland!时尚女魔头:不必满足人们,而是要启发他们的渴望


Miuccia Prada 是“丑时尚”概念的始祖。图片|来源

Prada 2018 年秋冬季系列依然贯彻始终: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Jil Sander

谈及 Jil Sander,我们通常会提到她的极简主义与精确的服装剪裁和结构,但绝少会将她与女性主义相提并论。但着名时装编辑 Suzy Menkes 曾在《Vogue》的专栏中称她为“时装界第一个女性主义者”,正是将着眼点放在她的设计上;Jil 接受访问时曾提到,她因不满当时的女装设计,“不喜欢女生展现自己的方式”(not happy with the way women presented themselves)而开设品牌。Jil Sander 的衣服有着简洁而鲜明的剪裁,流线型的廓形充满建筑感,也让服装风格更中性。她说:“或许我并非女性主义者,但我希望透过服装赋予女性力量和强烈的个性。”


Jil Sander 低调沉实的作风与其设计非常相近,惟低调并非懦弱。她曾三进三出自家品牌,坚守自己宗旨立场,非常有骨气。图片|来源

Jil Sander 现任创作总监 Luke and Lucie Meier 依然沿用品牌创办人的简洁、中性设计风格: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