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的逆袭第三弹,韩国画家闵瑞瑛画下女性深夜在外的经验:搭电梯每层楼都不得不按按钮、一上计程车便默背车牌号码、听到脚步声就得立刻回头。“或许有人问,如此害怕为何还要在凌晨出门。但是,我想要活在一个,即使半夜为了吃汉堡出门,也不需要担心害怕的世界。”

深夜惊魂记

不久前某个深夜,我好想好想吃汉堡。那时大概是凌晨 1 点左右。

先确认了手机有没有电,再把平常关掉的定位功能打开。要是发生什么事,至少还能找到我的位置吧。传了简讯给几个还没睡觉的朋友:“要是 10 分钟后联络不上我请报警。”也带上了钱包。如果是大白天的话还会准备耳机,但这次没带着,因为要听清楚周遭的声音。就像只正在防备天敌的动物。(延伸阅读:空间里的性别与权力!写在计程车司机性侵韩女之后

为了抵挡凌晨冷冽的空气,拿出厚厚的大外套穿上,怕吵醒还在睡的家人,蹑手蹑脚地出了门。呼,突然一股冷风拂过后颈。不过更令人背脊发凉的事在后头。

一路上我不断地东张西望,环顾四周,担心有人坐在阴暗处的椅子上,或是拐了个弯后突然有人跳出来。但,连个人影也没见到。接着看到一两个路人和外送食物的货车,就尽可能地远离他们。每当有车子从旁边经过,身体总会绷紧神经,害怕车门会突然打开,有人跑出来捂住我的嘴巴、将我拖进车厢。头发则是以帽兜藏好,刻意迈着外八字的步伐。没错,就像男人走路的样子。还一边担心聚集在地铁站附近的流浪汉会注意到我。

好不容易到达了麦 X 劳,却绝望地发现因为内部施工的关系,大门深锁。结果最后的目的地成了便利商店。幸好还有便利商店。平常人来人往的街道现在竟然这么安静,冷清得令人毛骨悚然。

听说“练歌房”的招牌上如果写的不是“房”而是“吧”(Bar),或者在“房”字中加入“♡”图样,代表这里是特种营业场所,而我家附近有不少这种地方。为了不让人以为我是从这些店匆忙逃出来的,还故意慢慢地走。尽可能,以最慢的脚步。

走着走着,经过某栋建筑物的时候,不知道哪来的车减速经过身边,我好像和驾驶对看了一眼,吓了一跳。通常我是尽可能不横越马路的,那天却不顾一切快速跨越四线道的马路。跑进对面的便利商店后,看着那辆车驶进停车场。到了便利商店,双脚好像都瘫软了。

提着装了泡面和优酪乳的袋子,脑中只想着回家的最短路径。走人行道吗?啊,不对,另外一边已经快要绿灯了。可是那段路又太暗。从便利商店出来的时候,拿掉了帽兜,因为戴着的话无法看清楚四周环境。冷风吹着我的头发,寒意都渗入了发根。看看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就开始奔跑。一边跑一边张望,还是没看到半个人。但仍然担心有人突然从哪里跳出来,心脏好像也快跳出来了。(延伸阅读:不属于女人的“公”共空间:无所不在的性骚扰

家附近特别地阴暗,因为路灯故障了。一走进黑漆漆的巷子里,马上打开手机的照明。按了大门口的密码锁,再用手机的灯光照了照四周。就怕有人趁着这瞬间尾随我进屋。

接着搭上电梯。我家在 10 楼。按了 3 楼、6 楼、8 楼,还有 10 楼、13 楼、14 楼。3 楼到了,电梯门开了,自动感应灯亮了。6 楼到了,门开了,灯亮了。8 楼到了,门开了,灯亮了。10 楼到了,门开了,我走出电梯,灯亮了。到了 13 楼、14 楼依然如此反覆着。我非得这么做,因为万一有人尾随进来,他就无法得知我住在哪一层。

又怕有人会看到密码,快快解锁进家门。脱下大衣,背部是温热的,却又同时在发冷。从颈部到腰部都渗着冷汗。

我不过是去买了一碗泡面而已。

或许有人会问,如此害怕为何还要在凌晨出门。但是,我说但是――我想要活在一个,即使大半夜为了吃汉堡出门,也不需要担心害怕的世界。一个在夜里行动,也不需要时时确认是否有人尾随在后的世界。一个不需要担心搭上计程车后,司机会中途改变目的地的世界。正如同男人生活的那个世界一样。

比起妖魔鬼怪,此时此刻我更害怕的是,刚才和我擦身而过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