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近日发表一份研究报告,表示苹果 Siri 和亚马逊 Alexa 这样的智慧语音助理助长了女性顺从的刻板印象,究竟市场上以女性声音设计的语音助理,有哪些潜在问题?

“Hey Siri !今天天气如何?”“ OK google!我要去101” 每当我们看到科技公司在大秀智慧语音助理时,你是否想过为什么这些助理都是女生,而除了近年来兴起的智慧助理,过去只要电话语音、自动售票、电梯、电子辞典发音多半都是女性的声音,听者也对“语音答录”存在着女声的刻板印象。

究竟为什么语音助理都是以女性声音设计呢?科技公司认为,从科学研究显示,大部分人类更喜欢女声,因为人类的大脑在进化的过程中就是更加喜爱女性的声音。这些设计是从科学角度出发,并非刻意歧视,但这些设计背后,却仍存在许多性别问题。


图片|来源

智慧助理时代 语音性别背后更多性别歧视问题

随着语音助理的智慧化,“机器语音”不只是单向提供资讯,告诉你今天的天气、行程、播放音乐,更能即时对用户话语进行回馈,而当用户对语音助理调戏、甚至性骚扰,通常得到的是逃避性和模糊的回答,反映出更多性别歧视问题。

近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和德国公平技能联盟共同发表一份“如果我能,我会脸红”(I’d blush if I could)的建议书,点名苹果 Siri、亚马逊 Alexa、微软 Cortana 等在内几乎所有人工智慧语音助理均设为女性声音,这会对用户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加剧性别刻板印象。

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观点,大部分智慧语音助理预设为为女性,是因为背后软体技术由为主导,透过传播深化性别歧视,女声助理会加深性别偏见,热情、听话、积极想讨好对方,只要按下按钮、发出声音就能获得帮助,且在面对敌意、挑逗时,礼貌性的回答会让用户继续发表侮辱性言论。

当女声助理以自我贬低和逃避回应时,对现实社会中的女性自我表达产生影响,也就是加强女性服从不良待遇与屈辱的现象。

在报告中强调女性科技教育,“社会中科技应用占比越来越高,但同时,男性在从事科技、工程和申请科技相关专利都明显高过女性,对政策制定者、教育工作者和社社会大众是个警讯响警钟。女性在人工智慧方面的代表性严重不足,人工智慧研究人员只占 12%,软体开发人员只占 6%。

联合国呼吁科技公司和政府当局不要将智慧助理的性别预设为女性,应该开发“中性”智慧助理。同时,透过软体编码使机器能阻挡辱骂或性别攻击,最重要的还有,培养女性从事先进科技研究的能力,与男性一同引领科技创新。

无性别语音助理能解决问题吗?

有人偏好听到女性的声音,也有人认为应该提供多元的声音选择消除性别刻板印象,科技大厂也开始对智慧助理进行调整,像是苹果在 iOS 12 开始加入了男性的声音、 Google 推出六种声音智慧助理,亚马逊也将 Alexa 声音增加至八种,甚至还能让开发者加入自己的声音。

目前,也有公司开始思考,在语音助理这件事情上“去性别”,今年三月,丹麦多元文化组织、 Equal AI 等团体开发出名为“Q”的无性别数位语音,藉由多人声音取样后合成、调校,让音源能在 145 到 175 赫兹间,产生类似于青少年的“中性”声音。

开发公司认为,语音助理设为男生或女生的做法在加强性别二元对立,和先前 Google 在 emoji 上加入中性角色有异曲同工之妙。然而,男女的生理存在客观差异,透过中性的声音,除去性别二元论,能真正达到性别平等的效果仍有限。(延伸阅读:撕下性别标签!Google 推出53 个“去性别”emoji

Women Leading in A.I.的共同创办人艾莉森加德纳(Allison Gardner)在接受外媒访问时表示:“这些是无意识的偏见,并非恶意偏见,我们长期的认知中缺乏对这些偏见的意识。”加德纳认为这些问题是源自于开发团队缺乏多元化思想和创新多样性导致的。

在语音助理的广泛应用下,除了潜在的性别歧视,更多还有加深性别刻板印象。举例来说,已有许多父母将智慧助理当作陪伴儿童的设备,打开语音助理就能听到轻柔的声音,念故事、播放音乐、回答你的问题,让儿童从小就接收使唤女性”“女性是主要照护者”到这些的刻板印象。而随着智智慧助理、服务型机器人越来越强大的功能被开发出来,在未来会加剧更多刻板印象。

智慧语音俨然是未来沟通的方式,对人类社会的认知与行为存在更长远的影响,自性别的多元、包容性都是未来创新科技中需要审慎思考的重要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