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总觉得达不到父母期望的孩子:世上的标准不只一种,在众多评量中、在父母亲眼里,抑或是你自己定义的高要求中,其实你早已足够地好。

给曾经成绩是一切的你:

你们的家中,妈妈是撑起屋顶的那人,赚钱、家务都一手打理不说,做便当,出席家长会也还是她的工作范围,但你总是说不出理由地,有些害怕妈妈的出席。

妈妈对你的成绩很要求,但她从不定下标准分。她只是说,你要尽力,你的程度不只这样,你的表现差强人意。你再怎么念书,似乎总是不够,你开始相信自己就是不聪明,就是无法达到妈妈心中的目标。而那目标好远,优秀的妈妈不是你能比得上的。妈妈在公司获选最佳员工,她领导的团队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热卖商品,她的年薪节节上升,而你作为他的孩子,似乎只有让他丢脸的份。

一次你的考卷发下来,老师改错了一题,分数不多,但正是自低于标准跃过标准线的那几分。你心中交战,不知道该诚实向老师说,还是以这薄薄的几分盼望躲过妈妈的怒火?你还是招认了,被扣掉几分,但你想总是守住了妈妈从小教你的诚实。回家,你小心地说了来龙去脉,递上考卷,妈妈依然大发雷霆: “考这种分数,你以后对社会可以有什么贡献?怎么不为自己觉得羞耻?”

上了高中,你的选择只有三类,因为“你的能力够”。你不喜欢物理、更搞不懂化学,在努力了一年后升上高三时,终于想着好好地为自己负责,跟妈妈沟通。你挑拣适合的字,重述班导跟你提起,你的国文才华明显高出其他科目许多,转组是不是更适合你?妈妈脸色瞬间大变,吼的音量自耳中钻进脑里,大声得令你头晕:“你只是投机”、“只是想挑软柿子吃,才想选轻松的文组路走。”、“人不能负责任,就不要浪费社会资源,这麽想逃避,怎么不死一死算了?”(推荐阅读:荷兰的成绩单不排名:孩子,你的价值无关考试成绩

长大的年代中,说爱太矫情,你们家人之间鲜少表达,顶多有些片刻会以夸张的语气搭配大大拥抱喊着我爱你,但真实的、纤细的、互相感谢的爱,终究不曾好好地被沟通过。你长大后,常常思索在社会规范的责任之外,妈妈究竟爱你与否?如果是,为什么你一跌出他的标准之外,他便射出那么多伤害你自我价值的话?如果是,为何你每每想与他分享喜讯,他却爱端出自己的成功经验,表示你的成就比较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一度你是失望的,觉得自己是个不良品,永远达不到社会的标准。幸好还总是有些什么支撑着你走过,无论是那个义气相挺的朋友、短暂珍视过你的某人、或更多时刻,是你自己当时也没辨认出的勇气。大学之后,曾经的成绩再也不是衡量的基准。你开始知道自己在成绩之外,还有好多能得分的地方,你处理社团事务细心周到、写的文章简单便动人,总是负责帮系上活动构思文案。你仍然渴望家人的认同,但也慢慢学着为自己打气。

妈妈仍然鲜少给你肯定,但成熟许多后,你开始理解那可能也是一种惧怕,怕给了你赞许,你便驻足满意而停止进步。你仍旧不认同,但已不再纠结有关爱的议题,你与心里曾经的疑惑愤恨都和解了。那是许多年后,你开始懂得,世上的标准不只有家庭里的一种,而在许多其他标准,包括你自己的高标准里,你早已足够。(推荐阅读:【马欣专文】《模犯生》给残酷社会赏一个响亮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