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写道,听一听安溥《玫瑰色的你》,你会感伤,读一读谢安琪的《家明》,你会流泪。我们是因为彼此相爱,而成为人。因为伤过、痛过,所以懂得什么是珍贵。

文|陈雯莉

2019 年 5 月 24 日,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同性可结婚的国家,对于此,我觉得这是亚洲国家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为着人权受到重视而开心之际,我也不免反思:“其实,未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不过,我们终究还是往前迈了好大一步。

执笔写下这篇文章时,我比起平常在下笔前有更多的犹豫,然而,这并不是因为没有话想说,写不出来,相反地,我有许多情愫像被塞住,而拼命想倾泻而出的涌泉。表明立场需要勇气,支持同性婚姻的许多人,未必都是同性恋,只是我们刚好都对于爱有更宽广的解释。

请不要打击与你不同的人,因为有天你可能会讶异地发现自己竟然与别人如此不同。

我们活在一个新的时代,今天比昨天新,明天又比今天更新,如果要继续向前走,势必有许多事情会发生改变!我觉得一个成熟的个体必须拥有面对未来变动的接受性,执着在绝对的是非对错,将会错失看见真相或拥抱希望的可能。


图片|来源

时至今日,要接受 21 世代的新兴科技,似乎没想像中困难,如今人手一机的社会,我们可曾在短短十年的过去中想像手机带给我们的生活改变?手机对于大部分都人来说,带来了生活的便利,当然,也不否认,仍有些人认为使用智慧手机弊大于利,然而,这个问题很简单,甚至根本不是个问题,那他就不要用,就好了嘛!总不会硬是要去阻止别人使用手机吧!其实,爱也就是这么一回事,人怎么相爱是很私人的事,很隐私的事,无须向任何人解释我们该怎么爱才对!更何况爱也没有绝对的对错,即便是被认为扭曲的爱,只要当事人感到被爱也就足够了。

试探爱是何其无知和幼稚的事,用自己的立场说了再多“为谁好”,其实,回到根本地扪心自问,只是为了自己。

同性婚姻合法化仅是追求人权的一种展现,我们在享受民主的时候,是不是都轻易地忘了如今这一切的舒适,是用多少人的血泪换来?是谁愿意成为那个阻挡强权的坦克人?听一听安溥的《玫瑰色的你》,你会感伤,读一读谢安琪的《家明》歌词,你会流泪,如此,我便觉得自己无愧于为人。

谁能在今日男女平权的社会,认真回想过去 18 世纪前的女性权利被狠狠剥夺?她们没有平等的受教权、工作权和参政权,然而,当越来越多人开始愿意相信和重视这个议题时,革命才真正成了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诸多社会议题都有不同的立场,例如:禁止堕胎、禁止建立奴隶制度……等,也许,其中某项议题正巧让你共鸣地觉得:“这怎么可以这样!这太不重视人权了!”、“太夸张了!这什么时代了,还不能这样做吗?”

当我们站在反对方的时候,请试想曾几何时,我们也是如同支持者般,多么努力地在追求自己所认为的正义,为什么总要互相切割,让我们都如此孤独呢?

尊重多数者的想法,是现今较能被大众接受的做法,但是,多数并不一定代表绝对正确,正确的事也不一定需要被社会大众认可和定义。我们一路听着许多非同温层的人以各种方式表述自己的想法,有时是同情,有时是指控,有时是辱骂,这些让我们真的都受伤了!不过,为此却也让我们也在捡拾心碎的同时,学着如何以更温柔且坚定的方式对世界表达诉求,因为伤过、痛过,所以懂得什么是珍贵。

“我替所有同性恋者祷告,希望他们都能变得正常!”、“看你平常不关心政治,就是特别为了同志婚姻合法化才去公投的吧?”、“他们躲起来,我就不会反对,为什么要逼我们去反对他们?影响我们正常人的生活?”,诸如此类的这些话听起来很尖锐,也很伤人,利刃还好像插在我的胸口淌血,很深,很深,拔出来,可能会留疤,可能还会死掉也说不定!但是,我宁愿当躺在信念血泊中死去的自己,也不愿假象地伪装自己苟活。(延伸阅读:女性神学家挺同志:是同志朋友陪我走过人生艰难

同志婚姻合法化,或许只是同志人权的第一步,这个议题逐渐唤醒了民众对此事的讨论与重视,我想未来的日子肯定会有阵痛和磨合,不过,最终的目的应该是为各种如此不同的人们,创造一个真正友善的大环境!中华民国宪法第 7 条保障之平等权:“中华民国人民,无分男女、宗教、种族、阶级、党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为此,请用烙印般的疼告诉自己:“别再义正严辞地说着批判的话,因为我们根本没有审判别人的权利。”

现代人对于婚姻越来越保持开放的态度,相爱也不一定要结婚,所以,我们所捍卫的并非仅是一个具体结果,而是过程中的正义,是基本人权的公平、公正!即便如今台湾同性婚姻已经合法,但也不见得所有同性恋都会去办理结婚登记,我们所追求的从未改变,只是是爱和自由。同性婚姻的合法,意味着人权受到平等的尊重与对待,然而,整体环境的友善,还是需要更多人的投入与努力!同性恋者在办理结婚登记后,是否会受到企业在于工作权上的歧视或剥夺?父母与学校教育的价值观,是否会影响下一代对同性恋产生排斥感?这些都很重要,也是我们这个世代的共同的课题。

文末,想分享在网路上看见一段类似这样的文字:“我不是喜欢你同性恋,也不是因为同性恋才喜欢你,而是,我喜欢上一个人,他刚好和我同性,罢了!”我想,爱的限度,从来都无法用人的心胸去度量那份广度,如有上帝,我相信,他也绝不会好不容易教了我们如何爱人,又责罚我们真心相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