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 Netflix《大卫・莱特曼:下一位来宾鼎鼎大名》邀请到知名脱口秀主持人 Ellen DeGeneres 受访,她在节目上谈到了自己幼时被继父性侵的经验,多年后她告诉母亲,母亲却不相信她:“我不应该为了保护妈妈而伤害到自己⋯⋯这对我来说是很可怕的回忆,而我会选择说出来,是因为我想要让所有女孩知道 ,没有人能如此对待你。”

5/29,Netflix《大卫・莱特曼:下一位来宾鼎鼎大名》邀请到知名脱口秀主持人 Ellen DeGeneres 受访,她在节目上谈到了自己幼时被继父性侵的经历。

在 Ellen 15 岁时,她的母亲被确诊得到乳癌,而他的继父藉此对 Ellen 性侵:“他说他觉得妈妈的胸口有肿块,所以需要检查我的胸部⋯⋯我当时对身体并不了解,他说服了我。在那次之后他更试图闯进我的房间,我知道有事要发生了,所以赶快打破窗户逃了出去,接着在医院睡了一整晚。”


图片|Youtube 影片截图

Ellen DeGeneres 当时为了不让母亲难过,选择隐瞒继父的行为,一直到长大以后她告诉母亲,但妈妈却不愿相信她。

“我不应该为了保护妈妈而伤害到自己。多年后我告诉母亲,她却不相信我,还继续和他相处了 18 年。后来因为继父的说词反反覆覆,她才选择离开。”

其实早在 2005 年,Ellen 就曾经在自己的脱口秀上提及年轻时遭的经历。2018 年,针对美国大学教授福特案引发的性侵争议,Ellen 也藉着自己的故事,谈这个社会是如何二度伤害性侵受害者。(推荐阅读:奥斯卡主持人 Ellen Degeneres:衷于自己,获得自由

“当看到受害者勇敢说出自己的遭遇时,我就会非常生气,气为何大家不愿意相信他们⋯⋯他们会问事情何时发生,几点发生,但你根本不会记住这些,你只会记得发生了什么事,还有当下的感觉。”

“我们不会凭空捏造一切。”

“我没有被因此击倒,只是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在事件发生后能好好处理伤口,如果妈妈愿意相信我⋯⋯。”

之所以选择在节目上分享自己的经历,是因为 Ellen 希望受害者不要独自受折磨,要勇敢说出来:“我很气我自己,气 15 岁的我太软弱而无法反抗,这对我来说是很可怕的回忆,而我会选择说出来,是因为我想要让所有女孩知道,没有人能如此对待你。”


图片|Youtube 影片截图

为何社会不相信受害者?

Ellen 的经验,并不是单一个案。

我们看见社会对性侵/性骚扰等性暴力受害者的普遍不信任,譬如 2018 年引发群众抗议、声援受害者的美国福特案。当时教授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指控美国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诺,曾在 36 年前性侵自己。但社群上不断有人质疑她的记忆,怀疑时隔多年,为何在政治敏感的时机点提出控诉?然这些声音对性侵幸存者来说,都是二度伤害。(延伸阅读:性侵嫌疑者成美国最高法院提名人,控诉者 Christine Ford:我永远忘不了,他压在我身上笑

为日本 #MeToo 运动鸣第一枪的伊藤诗织,2018 年在接受女人迷访问时,谈到社会对性侵的认知,仍停留在“被陌生人侵害”,若事件发生在熟人身上,群众的第一反应往往是怀疑指控方的真实性,例如“一定是你做了什么举动,所以才受害”,或者认为受害者是为达到目的,而将指控性侵作为一种手段,也因此受害者必须花更多力气去说服他人。(延伸阅读:#METOO 专访伊藤诗织:打破日本性侵沈默,我赌的是谁会相信我

而每一次的证明,都让受害者再次回到伤痛中。

在 #MeToo 运动之后,社会鼓励女性说出自己的遭遇,但伤痛无法被弥平修复的情况下,她们的一举一动及自白,往往被社会大众质疑,我们倾向去怀疑受害者指控的动机,若是受害者年纪小,更会被认为是记忆错置,告白没办法被取信。我们却忽略受害者在事件发生当下的情绪与状态,甚至认为受害者的指控,将毁掉加害人的一生:

“为何你不早点求助?”
“为什么你当下不拒绝?”
“你说的是事实吗?那你为何不记得何时发生?几点发生?”
“他的一生被你毁掉了。”

不责怪、不抨击,我们需要修正社会的风气,多一些爱与同理去聆听,我们的鼓舞,能让越来越多受害者鼓起勇气走出黑暗。

女人迷会一直陪着你们:

我是性侵受害者,我愿意说出口:性侵匿名留言板

正视性侵,陪伴他们走更长远的路:陪伴幸存者

台湾友善的性别服务:性别服务百宝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