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之骄女其实也有烦恼。

 

她是当今天子的同母妹妹,第一任驸马刘承绪是南朝宋的皇室后裔,两人门当户对,可能年岁也相当,唯一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刘承绪有点驼背,看起来不是那么体面,而且,他早死。

 

我们猜想第一段婚姻可能并未在她的生命中留下太深的印记,但是带给她许多属于她自己的东西:包含一个叫做“彭城公主”的爵位,一份每年从国库中发放的收入,一幢装饰得富丽堂皇的公主府,可能还有一群下人及一片沃野。嗯,可能实际数量比我们所能想像的还要再多一点。

 


唐代永泰公主墓壁画侍女图

 

我们无从得知她的闺名,不过在当时,她的名字也不那么重要,因为包含她的兄弟姊妹,都是用她的封号来称呼她的。当她是彭城公主时,叫她彭城;至迟到她哥哥孝文帝执政的后期,别人已经改叫她陈留公主了。

 

她是陈留公主,北魏献文帝的女儿,孝文帝的第六妹,是个不折不扣的天之骄女。

 

不过天之骄女也不是每件事都可以随心所欲的,比如说终身大事,就几乎没有她置喙的余地。

 

太和二十二年 (499),她的正经皇嫂冯皇后,为自己的弟弟冯夙向孝文帝请婚,虽然她对这桩婚事并不乐意,然而孝文帝根本没有询问她的意见,就直接答应了。我们可以合理推测,她大概受够了徒有家世的纨裤子弟,显然不愿意再让自己寄身于一个除了家世之外,一无所长的人。

 

大部分的皇帝都没有父亲,所以我们陈留公主的父亲,当然也已经过世了,因此她只能任由自己的哥哥安排婚事。人家说长兄如父,长嫂如母,哥哥嫂嫂为妹妹安排婚事天经地义,更何况她的哥哥不是别人,正是位于权力金字塔顶端的皇帝。经由皇帝金口玉言同意的婚事,如何能轻易撤销呢?

 

所以,她只好拐一个弯,把强迫她成亲的冯皇后拉下台。

 

她踏上了她的征途,往南征的前线悬瓠前进。

 


Dina Goldstein's Fallen Princesses,持枪的茉莉公主

 

当时孝文帝热衷于南征,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在洛阳,冯皇后空闺寂寞,竟趁此良机不管不顾地与宫内的宦官高菩萨好上了。这件宫廷秘闻不仅触犯了皇帝的忌讳,还彻底践踏了孝文帝身为男人的自尊。虽然孝文帝一开始并不愿意相信,可是在审慎的交互调查、比对后,陈留公主的说词被证实了,最后孝文帝只好下令将冯皇后幽禁在别馆之中。随着冯皇后的失势,陈留公主与冯夙的婚事,自然就不了了之了。

 

悬瓠位于现在的河南汝南一带,距离洛阳大约有六百里之遥,差不多相当于今日从台北到高雄的距离。为了反抗这桩婚事,一向在洛阳城内娇生惯养的她,只带着十余名侍婢与家僮,就风尘仆仆地奔赴悬瓠。公元五世纪的北魏,没有客运、没有高铁,更不用说是飞机了,陈留公主就那样乘着一辆车 (还可能是辆牛车) ,带着一些奴婢,几近穿越了一整个台湾。

 

女人,一个生活在传统中国的女人,即使贵为天之骄女,也不见得能事事随心所欲。夸张一点地说,就算是关乎她们一生幸福的终身大事,她们的意愿也经常被忽略。然而,北魏的陈留公主,以她的生命经验告诉我们,女性并不是全然束手无策的,只要决心够坚定,就算面临的环境再棘手,也有可能展现她独立自主的一面,您说是不是呢?

 

 

图片来源:【pic1 / pic2 / pic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