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拥有快乐的生活,一定要用高大尚的方式才能够获得能量吗?Amazing 打破这个框架,分享快乐其实从来不远,就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把“身体”打开去觉察“环境”,改变就会发生!

说到快乐,我最先想到的却是最不快乐的那几年。

刚大学毕业时的我,投入了一份从学生时期就喜欢的 NGO 工作,担任国际志工的领队。每一年寒暑假,我都会带着不同的志工前往柬埔寨,进行 10-14 天的服务。每一次出队,我都期许自己是一个“更好的人”,在一个新的环境里,与一群新的夥伴,我总觉得像一个 reset 的机会,可以重新选择想呈现的面貌,建立什么样的人际关系。

柬埔寨的生活步调很慢,人们之间的互相与友爱都很深,在那里我不必与谁竞争,就能轻易获得居民的喜爱。对于团员,我也尽力想成为一位“好领队”,展现专业、熟悉当地的一面,同时努力与大家亲近、装熟,希望他们更加活络,更希望他们喜欢我。

初期确实与大家相处愉快,可是随着时间渐长,我发现自己原本个性中的自我怀疑、不安全感,再度在这个新的地方、新的人群面前浮现,特别是当团员做出不适当的行为被我指正时,我担心他们会不会讨厌我,或是当他们更喜欢另一位领队时,我害怕自己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

每一次出队我都在“充满期望,又跌落失望”的循环里轮回,像老鼠再怎么拼命地跑,仍逃不出笼里的轮子。


图片|来源

为什么到了一个远方,我还是没有改变?

我以为到了远方,我就会自动变好,就能全部打掉重练,成为一个全新的自己。我以为就像《白日梦冒险王》或《我出去一下》那样,经历一段旅程,我就会有所体悟,然后成熟开朗,但是魔法没有发生,我还是原来那个我。我好失望。

后来我才发现,那个不喜欢的自己,来自对于原生家庭的纠结。父母感情从我小时候就不好,父亲背叛了母亲,在外面有了第三者,我就在一个充满怀疑的童年中长大:为什么他们会结婚?为什么他们要生下我?为什么不快乐却不离婚?为什么要勉强大家在一起?

母亲告诉我,不要把家中的事跟同学说,他们会瞧不起我,会开始说我的闲话,所以为了保护自己,什么都不要说。我觉得自己的生命里有了一个黑暗、见不得光的秘密,说出来会让自己很丢脸,不知不觉,它变成我身上的一个烂疮,一碰就脆弱。我开始讨厌自己的出身,多么希望能出生在圆满的家庭,一出场就是受宠爱的公主,而不是被爸爸弃绝的孩子。

我不断藉由出走,想远离家庭的一切,以为快乐在很远的他方,我要去追寻,但原来那根本不是追寻,而是一种逃避。没有勇气从病根处下手,我吞下了的那些逃避,但终究只是短暂的特效药,止不住内在不断发炎。

就地重拾自己,才是真正的快乐超能力

不是远方不够远,也不是去的方向错了,而是一开始我在出发地,就选择了逃避与视而不见,那等同是一种放弃,觉得自己无力改变。但伤口始终长在自己身上,不管你去哪里,它都跟着你,如影随形。

我才渐渐明白,当我们对生命感到不快乐,不是换一个地方、一份工作、一位情人,或是买一件新的衣服、新的口红就能拯救自己,而是在现有的生命里,慢慢从日常的生活里改变,一点一滴重拾掌握生命的力量。

后来我开始接触很多身心灵系统,也尝试与家人诉说我的心情、我的难过,慢慢把那一份心结松开,让他们知道我很在意他们,因为我们是一家人。从问题的源头,去面对自我怀疑与不安感产生的原因。(推荐阅读:诚实面对恐惧,生命才真正自由


图片|来源

除了勇于面对不快乐的原因,我也开始练习把每一天的生活过好,而且发现只要是跟“身体”与“环境”有关的事,都是最快能看见改变,也马上带来快乐的小事。

比如有天我跟朋友一起去吃了蔬食餐厅,新鲜的食材跟无负担的烹调法,让当晚的身体立刻感觉到能量满满,充满饱足感却又轻盈,心情也跟着清爽起来。又像是上周我终于去了逃避已久的洗牙,坐在诊疗台的当下听到器具尖锐的钻动声,还是觉得痛苦又折磨,但当完成疗程走出诊间,却感觉自己为身体做了一件好事,整个人往健康舒适的状态前进了一步。(延伸阅读:经痛、失眠、没时间运动?爱自己要从爱身体开始

整理房间或更动摆设,也是掌握人生的一种实践。我房间本来有台电视,但几乎很少看,后来经历了半年都没打开过后,我决定把它移出房间,结果空出的电视柜,让我终于可以把堆在书桌上一叠叠的书摆过去,而书桌空出的位子让我有了写稿的地方,整个房间变成了更适合我的空间。

这些看起来没什么的小事,其实都是拾回掌握力的练习,当我们把身体状态调好,空间布置舒适,就会慢慢相信自己也有能力,去改变其他的事,挑战更困难的问题。这份力量将会延伸到家庭、职场、亲密关系、人际网络等等,那些我们都好在意,也想好好经营的地方。

快乐不必远方,就地就能快乐,让我们从日常生活开始,扎实种下美好,快乐就会在身旁一一盛开。